快捷搜索:          

小说定远侯府宋清欢傅长歌目录阅读

《定远侯府》的主角是宋清欢傅长歌,小说《定远侯府》的作者宋清欢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精彩章节节选:京城,定远侯府。宋清欢站在凉亭之中,雪一片片落在身上,化开在肩头。这场雪,似乎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大。
 
小说定远侯府宋清欢傅长歌目录阅读

二人一同来到了傅母居住的地方,门口并没有人。许清欢抬手敲了敲那沉重的黑色木门,并没有人回应。

简澈向来做事果断,见状,他便直接上前推开了那道木门。

“你们是谁?”

门刚打开,二人耳边便传来一道尖锐的妇人声音。

许清欢抬头望去,傅母穿着身墨绿色衣裳,从厢房内走了出来。

“我乃兵部尚书之子,简澈。”

傅母闻言,苍老的面容上出现了不屑的神色,“兵部尚书?那又怎样,我儿是当今圣上亲封的定远侯!谈资论辈的话,怎么也得让你老子来谈!”

简澈闻言,沉了眸色,他不爱与这种嚣张跋扈的妇人交往,更不屑与她对骂。

许清欢只是摇了摇头,傅母如此这般模样,是她意料之中。

见二人不说话,傅母挑了挑眉,

“你们俩找我什么事?”

“我与夫人的儿子是至交好友,不知夫人是否知道定远侯王爷身中剧毒之事?”

简澈上前,拦在了许清欢身前。

闻言,傅母冷哼一声:“定远侯王爷身中剧毒,我怎么会知道?我与他不怎交往。”

“夫人莫要同我们绕弯子,我们当然也是知晓了内情才会上门拜访夫人,还望夫人能交出解药。”

简澈冷下了眸,话语之间含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好笑!你说是我给我儿子下了毒?公子说话可要讲证据!”傅母神色有些慌张,声音却依然洪亮。

许清欢见状便也不想再让简澈出声,她知道这位傅夫人不见棺材不落泪,恶人还需恶人磨,她道:“夫人,我们身上若是没有证据,又怎么敢断下妄言?谋杀定远侯的罪名可不小,劝你还是乖乖交出解药吧。”

傅母眉梢之上都全是慌张失措。

她自然知道定远侯一职有多受今上看中,若真是被这小丫头片子手中的证据将此事说了出去,她必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可是傅长歌于她来说,当真可恨!

每看见那孽种一眼,她便能想起自己被背叛时的每一滴泪。

傅老爷甚至将傅长歌送到她膝下寄养,这难道还不是对她的侮辱?

所以她才命人每日都往傅长歌的食物之中投毒,她要毁了傅长歌!

她要让傅老爷痛苦,看着他与别的女人的孩子死于非命。

可谁知天道总有轮回,傅老爷早在傅长歌十五岁那年便离世。

想到这里,傅母笑了笑:“我若说不呢?你们二位又能奈我何?便眼睁睁的看着那孽种去死吧!傅家就不该留血脉,傅家不配!”

简澈强忍着心中嫌恶,看着面前恶毒的妇人道:“你若是非要执意如此,那简某只得动用兵法来将你收入大牢,别的不敢说,简某必定是能保证你要死在定远侯王爷之前的。”

傅母癫狂的面容有些松动。

她还不想死。

许清欢看着面前展露破绽的傅母,心中暗暗感叹,没想到真的要到这地步她才愿意松口。

“我知你对傅家积怨已久,说到底你不过是个被负了的痴情女子。可是傅老爷已去,你为何要对傅长歌下毒手?他是无辜的。”

傅母看着正在说话的许清欢,不知怎的,总觉得有些熟悉。

她这一生都沉浸在恨之中,其实当真有那么恨傅长歌吗?

并不见得。

不过是对傅老爷的爱而不得与被背叛的积怨已久,全数的宣泄在了傅长歌身上。

世上谁不是可怜人。

良久,傅母的额角渗出些许细汗,她神色如常,却红了眼眶。

“他的毒,无药可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