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农的悠闲田园生活爱吸血的蚊子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小冰 2022-03-21 16:09:09 1
仙农的悠闲田园生活爱吸血的蚊子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小龙镇,小虎村。

太阳当空照,烈日炎炎,有你也不甜。村里不少老人正坐在树荫下聊家常。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小虎山转......”张子安上身穿着白色汗衫,下身花色大裤衩,背着药篓,手里拿着短柄铁锹,嘴里哼着小曲。

“汪,汪汪,汪汪汪。”

一条毛发呈棕色的大土狗跟在张子安身后,摇头晃脑,有节奏的嗷嚎着,像似在给张子安打节拍。

时不时的还来一个三百六十度空中回旋式撒欢。

“二狗子,这么早就上山啊。”树下乘凉的马大爷冲张子安说道。

二狗子是张子安小名,在农村谁还没个小名了。

信不信站在村口喊一声二蛋,至少有十个回应的。

“是啊,这两天果园不景气,上山摘点药草拿去城里换钱。”张子安步子不停的回答道。

大土狗冲着马大爷汪汪的嗷嚎两声。

怎么能叫我主人二狗子呢?那我是啥?

我才是狗子好不好。

小虎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将近六百户人家,世世代代住在这里。

村子风景秀丽,鸟语花香,四周山脉此起彼伏,被层层环绕。

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而小虎村只有一条通往外界的水泥路,这也是前年刚铺的。可想而知有多穷。

一人一狗来到山下,树木高大密集,可能是树多的原因,凉快了很多。

小虎山因形似一头猛虎而命名,山上草药极多,村里老人经常说小虎山有猛兽,去不得,可是为了采药换钱,谁在乎这些传说。

“汪汪汪!”大黄狗催促的叫着,让主人抓紧上山。

早去早回,狗大爷还得回去吃饭呢。

张子安从小就经常进山采药,对那些药材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上山的小道走了无数遍,张子安在前面领路,带着大土狗就往山上冲。

山腰以下几乎没有草药了,都被采光了。

“这才两天没来,杂草又这么旺盛了。”张子安嘟囔着,麻利的用铁锹把杂草拨开,弄出一个人行道。

来到半山腰,张子安看了眼大土狗道:“二蛋,去附近溜达溜达,抓两只野兔回来,爷爷重重有赏。”

大土狗扭着屁股跑开。

最喜欢抓兔子了。

张子安仔细的寻找着,不一会便有了发现。

“咦,这是野生金银兰,这玩意可是好东西,发财了。”

金银兰对治疗肺结核,脾虚阴虚以及解毒都有奇效。蹲下靠近一颗金银兰,仔细看了看它的样子,叶片上面有两道叶脉,一金一银,叶下呈暗红色。这棵金银兰已经开花了,上头有一朵黄色小花,花瓣纤细且长,闻起来有淡淡的药草清香。

张子安用铁锹将金线兰挖走了一大半,留下一部分继续生长。

这是响应号召,切勿竭泽而渔,要可持续发展。

有了这金银兰,张子安满怀开心,这几株拿去城里卖,能换个五百块钱。

张子安继续往森林深处走去,逛了两个多小时,毫无所获。

此时能照进来的太阳光越来越少,张子安准备返程,毕竟天黑了比较危险。

“二蛋,回去了。”

“二蛋...”

喊了两声没有任何回应,不知道这傻狗跑哪去了。

“唰唰!”后面草丛传来异响,把张子安吓了一大跳,立刻转身,握紧手中的铁锹,一有情况立刻拍上去。

只见一只棕色大土狗窜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一直肥肥的灰色兔子。

大土狗屁颠屁颠跑到张子安身边,摇了摇嘴里的兔子,邀功似的看着张子安。

看看你狗大爷厉害不厉害。

狗爷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张子安把兔子接过来放进药篓里,摸了摸狗头道:“漂亮,回去给你个兔腿吃。”

大土狗原地跳了两下,开心极了。

张子安带着狗子刚走两步,旁边灌木丛里又传来异响。

这时大土狗猛地朝灌木丛冲去,加速,跳跃,一个俯冲扎进灌木丛。

张子安看傻眼了,这傻狗怎么这么勇猛了,啥情况都不知道就往前冲?

“嗷...”

“汪汪汪!”

两声不同的叫声同时响起,前者是愤怒,后者是惨叫。

大土狗快速冲出灌木丛,夹着尾巴,到了张子安身边也不停,快速朝山下跑去。

张子安心知不妙,能让这傻狗跑这么快的,肯定遇到硬茬了。

只见一头足有二百斤重的野猪冲出来,已经看不到刚才咬自己屁股的傻狗影子了,但也不影响猪大爷生气。

以每小时八十迈的速度冲向张子安。

猪大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张子安骂了句傻狗,撒丫子就跑,这要被撞到,不得缺胳膊少腿的。

可是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四条腿。

眼看马上就要被追上,张子安只能转身,狠狠挥出手中铁锹,砸向野猪,只求能让野猪吃痛。

“啪!”

“碰!”

铁锹落在野猪身上,丝毫不能减慢冲撞的速度,张子安直接被撞飞出去,在空中停留三秒多才落地。

直接两眼一黑,昏死过去。

野猪还想冲上去再撞一次,要不实在不解气。

“汪汪!”

后面传来两声狗叫。

这声音熟悉啊,野猪也顾不上躺在地上的张子安,转头朝咬自己的土狗追去,速度达到每小时九十迈。

此时的张子安,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云雾飘渺之地,一棵参天大树伫立在天地间,枝繁叶茂,似乎能把整个大地遮住。

“我不会死了吧?这该死的傻狗,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你。”张子安感觉浑身轻飘飘的,这不就是电视里说的灵魂出窍吗?

“小娃娃,你好啊。”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在这个空间里久久徘徊。

张子安转头四周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人影。

“好个卵啊,老子都死了。”张子安气愤道,老子还没结婚,还没和女生亲过嘴呢,更没能给老张家留后,亏死了。

“我乃上古树神,亿万年了,终于等到了有缘人。”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同时面前古树的树叶刷刷作响,像似在开心的庆祝。

张子安云里雾里的,老子都死了,你给我扯什么树神啊,现在就想知道自己是下地狱还是去天堂。

二十二年来,我可没做过坏事,当然,偷看邻居家婶子洗澡不能算。

偷李大娘家黄瓜也不能算,砸村痞子家玻璃也不能算,昨天抢了村里小孩棒棒糖,这个也不能算。

古树:“......”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