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蝎子段风流折阴寿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小冰 2022-03-22 11:19:08 1
王蝎子段风流折阴寿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第16章

我们跟着大家把刘波的尸体送到了佛堂里,我和林穗又检查了一遍尸体。这些尸体一直关在佛堂里,到现在也都没有一点腐烂的迹象,真的就像是被点了穴的活人。但是点穴这种事不太可信,这是假死。

他们的心脏在缓慢的小幅度跳动着,甚至让人感觉不到,血液在流动,能最小程度维持着生命,类似于青蛙或者熊冬眠的状态。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死,也许在什么时候,他们就活过来了。

我开始在这些尸体身上闻,女人都有喷香水的习惯,闻起来气味很复杂。男人不喷香水,但是男人抽烟喝酒,烟酒的气味很大。终于我见到了一个很干净的尸体,这是个中年男人,他身上没有烟酒的气味,我在他的身上,也闻到了那股子淡淡的香气。和大帅身上闻到的是一样的。

林穗说:“闻到了吗?”

我点点头说:“这是森森鬼气啊!”

林穗说:“我看是毒药吧。”

我说:“也许只是叫法不同吧。”

林穗说:“你说也怪了,这么多尸体,怎么会只丢了这三具呢?易青蚨,张小山和伍小姐。”

我说:“这易先生不简单啊,他似乎是在这里守护着什么秘密。大帅的小美人丢了,大帅那暴脾气,竟然也忍了下来。看来这易先生背后的人,权利要比大帅大得多,搞不好是金陵那边的人。”

林穗说:“我得给杨老打个电话,征求一下杨老的意见。”

我说:“时间不早了,合适吗?”

林穗说:“杨老不会怪罪的,杨老是个工作狂,他巴不得有工作咨询他!”

林穗和我回到了大厅里,她直接走到了桌子前面,抓起电话拨了出去。医院已经把电话接到了杨老的病房里,只响了三声,杨老就接了电话。

林穗说:“杨老,这边又出事了。”

杨老说:“又怎么了?”

林穗又把今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林穗说:“杨老,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杨老说:“你不要轻举妄动,明天我出院,我得亲自去看看才行了。对了,大厅里的一切都不要动了,明天早上我最先要看的,就是那面镜子。”

林穗看着我说:“你回去睡吧,今晚我亲自在这里值班。这里不能再出任何事了。”

我说:“那我陪你吧。”

我回去抱了被褥过来,把被褥铺在了桌子上,然后躺在了桌子上,到了夜里十点半我就困得受不了了,此时我迷迷糊糊看到,林穗搬着一把椅子就坐在了镜子前面,她一直在盯着镜子看着。

我说:“林顾问,你没事吧。”

林穗说:“我没事,我好着呢!”

我打着哈欠说:“我这眼皮都抬不起来了,我真的不能陪你了。”

林穗说:“你睡你的吧,我还真的佩服你这种人,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你该怎么睡就怎么睡。”

我说:“不是我想睡,是不睡不行,我这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就这样,我就觉得眼前一黑,人直接就睡了过去。

天还没亮的时候,杨老就带着两个学生来了。到了之后直接他就站在了那镜子前面。

我这边也睡醒了,开始收拾被褥,放到了一旁。然后我去厨房拎了一暖壶开水过来。

易先生知道杨老来了,专门过来问安,还带了上好的大红袍过来,亲自给杨老泡了茶。

看得出来,杨老德高望重,就连易先生这样的大佬都得沏茶倒水伺候着。要知道,张大帅也没这待遇。

张大帅随后就到了,到了就大大咧咧地说:“杨老,我的宝儿能不能找回来就指望你老了。”

杨老精神还行,但是脸色还是有些灰白,这都是正常现象。现在他带病上工是很危险的。

我不得不提醒道:“杨老,您该多休息。”

杨老说:“我一干活什么都好了,我知道我怎么回事,我没事。”

他随后步入正题,指着镜子说:“蝎子,你说这镜子会出现幻觉,是吗?你表演给我看。”

我说:“并不是随时都行。”

张大帅说:“杨老,这是真的,昨晚上我亲眼所见,这可是把我吓坏了。我出的石头,它出的剪刀,大家可是都看到了。”

杨老说:“口说无凭,我得亲眼看看。蝎子,你给我做个示范。”

我上去开始对着镜子出手,但是一直搞了两分钟,都没有再出现不同步的情况。

张大帅说:“是不是时间不对呀?晚上再试试。”

杨老说:“现在能肯定的是凶手还在这个院子里。我还担心你们把凶手给放走了呢,这些人走了,幻觉还存在,说明这凶手还在。只要凶手还在就好办,给我点时间,我一定把他给找出来。现在我需要这里所有人的名单和背景调查。”

杨老看向了易先生说:“易先生,你得配合我一下,提供一下你家里人的名单。”

易先生说:“好的,我也想尽快找回小女,还请杨老多费心了啊!”

我和爷爷没来的时候,这里就死了人。所以,杨老把我和爷爷的嫌疑排除了。

按照一般逻辑,段风流的嫌疑也是可以排除的,不过也不能排除是段风流欲盖弥彰,在杨老看来,段风流嫌疑很大,只不过从证据看,倒没有指向他。不过他有作案的能力。

易家有一个管家和我同姓,叫王力。还有个园丁老孙;有个女佣人张妈;有个厨子李师傅。然后就是易家夫妻俩,没有老辈人了,这易青蚨是独生女。本来易青蚨的阿姨住在这里的,这里发生这种事,干脆就在易先生的建议下离开了。

按照常理来说,巡捕房的人也没有什么嫌疑,易青蚨死之后,巡捕房的人才到的这里,所以,易青蚨的死不太可能和巡捕房的人有关。当然,也不可能和大帅的人有关。最可疑的就是段风流,王力,老孙,张妈和李师傅。

但是看这几个人的背景,没有一个和易青蚨有仇的。也许以前这位大明星有些刁蛮,不过易青蚨自从三年前病了,被段风流救了过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个人,待人和善,做事讲究,家人都觉得这位大小姐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孩儿。都巴不得她长命百岁呢。

杨老研究了这些人之后,没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对象。接着他换了个方向,他说:“我得和段风流谈谈,还有蝎子提过的那个苏雅致,和三年前的借阴寿是不是有关系呢?这件事必须搞清楚。”

易先生说:“杨老,我敢保证,这件事和段风流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什么苏雅致,一切都是这小伙子的幻觉罢了。”

我立即说:“易先生,我不这么认为。我想见见我的这位小师爷,也许他知道的事情比你要多。”

杨老说:“易先生,你给我安排个房间,我要和段风流谈谈。蝎子,林穗,你俩和我一起去见见这位段大师。”

我和林穗都点点头,然后跟着易先生往后面走。易先生给杨老安排了一间很大的客房。

我见到段风流的时候,他脸色很不好,像个死人。他很瘦,死气环绕。见到我的时候,他看着我强颜欢笑说:“蝎子,小师爷恐怕在劫难逃了呀!”

杨老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到了他的手里。他还戴着手铐,接过去之后,喝了一口然后捧在了手里。

我开门见山说:“小师爷,苏雅致是谁?”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