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人生易克1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小冰 2022-03-22 17:29:13 1
锦绣人生易克1全本小说最新阅读

一会浴室的水声停了,片刻,李莲过来,靠在客房门榜,抱起双臂,看着陈远:“怎么不去卧室?想分居?”

陈远看着李莲,换了以往,自己早忍不住扑上去了,可现在,他却没有任何感觉,甚至一阵恶心。

“既然已经到了谈离婚的地步了,再住在一起还有意思吗?”陈远淡淡道。

“呸,谁说要和你离婚了?我说了那是玩笑话,你还有完没完了?哼,想分居,随便!”李莲气哼哼转身进了卧室,砰,关上门。

合上眼刚想睡,隐约听到卧室里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似乎李莲在打电话。

陈远心里一动,爬起来蹑手蹑脚走到卧室门口,耳朵贴近门缝听。

李莲的声音很小,听不清她的说什么,只是隐约听到有“拖鞋”二字。

陈远心里一震,自己换拖鞋的事引起李莲怀疑了,她在给那男人打电话说这事。

麻痹,早晚得揪出那个男人,早晚得抓个现行,到时李莲可就没理由不离婚了。

陈远回到客房关上门,躺在床上琢磨着怎么找到他们抓到现行,突然想起了老三。

老三叫杨勇,是自己大学的舍友,铁哥们,毕业后辞职开了家信息情报研究中心,说白了就是私家侦探所,承接商业和个人信息调查业务。

陈远摸出手机打开微信,给老三发信息,约定老三明天中午去天天渔港吃饭。

随后陈远倒头就睡,这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上午11点多,起床后没见李莲,不知去哪了。

爱去哪去哪。

陈远洗漱完出了门,打了个出租,直奔天天渔港。

路上手机响了,一看号码不熟,本地的。

“你好,哪位?”陈远接电话。

“陈副主任,这会在干嘛?”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调侃的声音。

竟然是方真真,陈远稍微有些意外。

“我约了老三,中午要一起吃饭的。”

“哇,我好多年没见老三了,你们吃饭不叫我,不够意思,我要去。”方真真有些撒娇的口气。

陈远一时犹豫,自己约老三是想谈点事,方真真去了会不方便的。

“怎么?不欢迎?还是怕我吃得多请不起?小气鬼。”方真真不开心道。

方真真这么一说,陈远不好意思了:“哪能啊,好吧,我去接你,20分钟之后到。”

20分钟后,陈远到了正泰集团总部,方真真正在门口等着。

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休闲装,头发随意披散着,看起来格外清爽。

“真真……”陈远坐在车里冲方真真招手,方真真笑嘻嘻走过来,上车,直奔天天渔港。

很快到了天天渔港预定的房间,推开门,老三早就到了。

“老五,难得请客,吃麻辣烫不行啊,还非要吃海鲜……”老五话没说完,看到了陈远身后的方真真,一下愣了,嘴巴半张。

方真真冲老五嘿嘿一笑:“怎么?杨勇,老三,不认识了?”

“啊啊——”老三夸张地叫着,他没想到陈远今天会带方真真来吃饭,“方真真,你怎么来了?”

“怎么着?老三,你和陈远吃饭我不能参加?不欢迎?”方真真握起小粉拳冲老三胸口就是一下。

老三挠挠头笑着:“能啊,当然能,欢迎,热烈欢迎,哎,真真,8年不见,你可更漂亮了。”

“老三真会说话,我喜欢。”方真真满意道。

然后老三请大家入座,吩咐服务员上酒菜,一会酒菜上齐,大家边喝边聊叙同学旧情。

得知老三现在开了家私人侦探所,方真真眼神一亮,眨了几下。

“真真,你现在成家没?”老三问道。

方真真看了陈远一眼,淡淡笑了下:“这8年来,我一直一个人走路。”

老三一愣,陈远也感到意外。

“为什么?”陈远傻傻地说了一句。

“如果没有一把合适的雨伞,那本姑娘宁可继续淋雨。”方真真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红酒。

陈远发现自己这话问的很无聊,上大学时就觉得方真真是个执着的理想主义者,这么多年,她这性格一直没变。

老三看看方真真,又看看陈远,眨眨眼,端起酒杯:“来,为陈远出山干一杯。”

大家一起干了。

然后老三看着陈远:“老五,你交了什么狗屎运,怎么突然从报社调到宣传部去了?”

陈远摇摇头:“这事我也很困惑,新来的徐部长对外说早就和我熟悉,赏识我的能力,所以把我调到部里,其实他之前根本就不认识我,我以前也只见过他一次,连话都没说过,手都没握过。”

“咦,这事有意思。”老三来了兴趣,“莫非是什么高人在背后帮你?那高人比徐部长还牛逼,徐部长得听他的?”

陈远一脸懵逼,自己哪里认识什么高人,最亲近的靠山就是李长青,他现在进去了,自然是没有机会为自己说话的。

方真真冲老三一竖大拇指:“老三到底是做侦探的,分析的有道理。”

陈远挠挠头,喃喃道:“可是我真的不认识什么高人啊,如果真是这样,那这高人是谁?谁又会帮我?”

老三皱起眉头:“嗯,看来这事大有玄机,回头我帮你梳理梳理。”

方真真莞尔一笑:“好了,别费脑筋了,管他什么高人不高人,反正陈远从山里出来了,而且位置还不错,陈远,真为你开心,来,我敬你一杯。”

陈远相信方真真的开心是发自内心的,和方真真干了一杯。

这时方真真手机响了,一看是集团打来的,忙出去接电话。

陈远和老三继续喝酒。

“老三,你这次去新马泰不是旅游,做什么业务的?”陈远随口问了一句。

“受客户委托,调查婚外情的。”老三边拿起一个螃蟹吃边道。

“哦,调查对象是男的还是女的?”

“女的。”

“这女的是干嘛的?”陈远来了兴趣。

老三翻翻眼皮:“恪守职业道德,保密。”

“靠,不说算了。”陈远有些扫兴。

“哎,为了调查这女人出轨的证据,我不得不自费跟着旅游团去新马泰玩了一圈。”老三吃完螃蟹咂咂嘴。

“我猜这客户应该是这女人的老公吧?”陈远道。

“废话,不是老公调查个屁啊,不过这老公很狡猾,自己不出面,委托别人出面找我的,虽然他不出面,我却知道这女人肯定不是委托人的老婆。”老三得意洋洋。

“你怎么知道的?”陈远好奇。

“很简单的,我一调查,委托人是单身,没有老婆,而且我还很简单查到这女人的老公是谁。”老三呲牙一笑。

陈远笑了,点点头:“不知这位老公调查老婆的意图何在?”

“我猜应该是这老公想换老婆了,找到老婆出轨的证据好有理由离婚。”

“为何这么猜?”

“因为这女人的老公是仕途春风得意的官员,这年头,盛行当官发财死老婆啊。”

“官员?多大的官员?”

“正处。”

陈远心里一震,突然想起季玫昨天刚从新马泰回来,和老三回来的时间相同,而且楚冬是正处,在仕途正春风得意。

难道老三调查的对象是季玫?是楚冬找人委托老三调查的?

不可能啊,季玫和楚冬看起来感情不错的,而且季玫又颇有姿色,楚冬怎么会想到换老婆呢?

但老三说的又太符合楚冬和季玫了,怎么会这么巧合?

陈远盯住老三,突然冒出一句:“那女人是不是叫季玫?”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