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诱上瘾被禁欲大佬搂在怀里亲免费小说_洛烟顾斯言全文阅读

小冰 2022-03-24 11:16:07 1
甜诱上瘾被禁欲大佬搂在怀里亲免费小说_洛烟顾斯言全文阅读

进去吧!

一双手在背后骤然用力,将洛烟推进了酒店套房中。

砰!门在眼前关上。

洛烟踉跄一下,全身已经烧得滚烫,视线迷糊。

开门!放我出去!

她立马转身,去按门把手。

但门已经被反锁。

下一秒,身后贴上一具炽热的躯体。

男人将她拦腰一搂,压上了墙,呼吸顿时在耳边交缠。

你是谁唔!

呼喊声还没有出口,清冽的松柏气息便闯入唇齿之间,压得她最后一丝理智也尽数消散。

衣物在身后拖曳了一地。

到最后,洛烟只记得自己哭喊着求饶,陷入昏迷之前,耳边响起一道克制至极的嗓音。

放心,我会负责。

话音一落,一夜旖旎。

凌晨时分。

天光刚亮,洛烟颤抖着下了床,看也不敢看床上的人,哆嗦着一双腿,收拾好衣物,匆匆往门外走去。

刚出门,她便摸到了手腕上的凉意。

低头一看,是条血红宝石的手链。

洛烟愣了愣,顿时回忆起一些零散的片段。

昨晚,他在最后一刻时,她抖得厉害,他一边安抚,一边往她手上套了东西。

当时没有注意,原来是这条手链?

好啊你洛烟!竟然偷人!

一声尖啸响彻长廊。

洛烟立刻将手链掩住了,咬唇抬头。

洛家祠堂。

洛烟咬唇跪着,身侧是妹妹洛星雅,以及养母许颖。

早年间,许颖生不出孩子,便让人将洛父在乡下的私生女接上来养着。

因为是双胞胎,母亲就将病弱的妹妹洛星雅送到了洛家,而洛烟就跟着生母,在乡下长大。

直到今年母亲去世,弟弟骨髓需要配型,洛烟自己的并不适配,却发现洛星雅的骨髓,正好和弟弟配得上。

逼不得已,她只能带着弟弟上来。

然而求了三个月,洛星雅都没有松口,她只能暂时在洛家住下。

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洛烟纤瘦的脊背再次颤了颤,闭上了眼。

我看你就是活腻歪了!许颖的脸被气到狰狞,你知不知道房间里那位是谁?!你敢勾引他?!

洛烟睁开眼,浅棕的瞳孔里骤然闪过一丝波痕。

她想到那张冷峻的脸,以及浑身散发着的气息他肯定是个非富即贵的人物。

可昨晚她和那个男人都中了药!

这情况怎么能算勾引?

许颖看着她浓黑的长发散乱在肩头,即使是脖颈青紫的痕迹都难掩一张脸上的惊艳姿容,顿时想起她那个狐狸精似的妈,气不打一处来。

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闯下这么大的祸,我看你爸还能不能护着你!

许颖尖叫一声,抄着木棍就上前!

洛烟闭上了眼。

夫人!管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三少醒了,让小姐过去一趟!

许颖动作一滞。

洛星雅也跟着转过身,眼眸微亮,顶着一张和洛烟相似的脸,气质却相距甚远。

唯独洛烟震了震。

三少!

昨晚的男人,是那个名震京城,坐拥顾家亿万产业的顾三少?!

洛烟一张小脸瞬间褪尽了血色。

原因无他,除开这男人的权贵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他是洛星雅的未婚夫!

妈洛星雅出声,看向许颖。

许颖眸子转动着。

原本顾斯言今天就是过来退婚的!不知怎的突然要了客房休息,才给了洛烟那个小贱人可乘之机!

可现在人没有发怒,反而叫洛烟过去

星雅,你去。

许颖当下拍了板,让管家带洛星雅去了大厅。

随即她转身,刻薄的吊梢眼盯着洛烟。

我警告你,今天的事就烂在肚子里!否则你弟弟的病,这辈子都别想让我出一个钱!

洛烟看着洛星雅离去的身影,手指在身侧收紧。

半晌,她低了头。

许颖冷嗤,心下闪过一丝疑虑。

也不知道星雅那边能不能蒙混过关?

要是能保住婚约,那是最好不过了!洛星雅是个听话的棋子,又是她一手带大的,比较好拿捏。

相比之下,洛烟惹人厌烦也就算了,还带这个拖油瓶!现在竟然还敢爬上姐夫的床,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不治治她是不行了!

这边。

洛星雅转过长廊,勾了勾唇。

果然成了!

她一早就收到了顾三少要来退婚的消息,这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反正是双胞胎,在暗夜之中谁看得请?发生关系之后,顾斯言于情于理都能给她一些补偿。

若是能够能搭上顾斯言成为顾太太,那是再好不过。

再不济也能得个其他好处!

要不是她早不是处女,她才不会便宜洛烟那个乡巴佬!

洛星雅进了门,一眼看见坐在客位上的男人,眼眸微亮。

颀长的身形随意靠坐着,长腿委屈,蹬在桌前,冷眸里泄出几分冰寒,姿态却是慵懒,视线瞥过来时,仿佛气温都随之骤降。

三少。

洛星雅压着自己乱跳的心口,娇羞叫了一声。

她的声线娇软清脆,感觉却和昨晚不太相同。

顾斯言蹙眉,半晌道:昨晚的事,抱歉。

洛星雅脸色更红。

顾斯言看在眼里,心底莫名腾起几分烦躁。

昨天晚上虽然光线不足,但隐约还是能看清五官的线条。

他中了药,食髓知味,只记得她柔软的腰肢和隐忍的腔调

脸倒是确实是这张脸,但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味。

大概是女孩容易害羞,他也确实是吓到她了,到最后哭成那样,莫名惹人怜惜。

顾斯言起身上前。

高大的身形逼近几分,洛星雅全身的血液都停滞了。

订婚的日期还是照旧,明天我让人过来核对礼单。低哑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洛星雅连忙点头:好!

他低身下来,缓缓捏住了她的手腕,拉到跟前。

昨天,他给她戴了家传的手链,从太爷爷那一辈起,这手链变成了顾家传情的信物。

信物用来定情,他给她戴上,就是许下承诺。

而此刻。

面前的手腕纤瘦白皙,上面空无一物。

三少

洛星雅被这距离弄得意乱情迷,别人都在看呢。

她嗅着顾斯言身上好闻清冽味道,恨不得往他身上贴,又不得不在众目睽睽之下假装矜持。

东西呢?他突然开腔。

洛星雅微愣,抬起头来,撞进了那双暗潮涌动的眸子中。

东西?什么东西?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