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辰洛红颜绝美女帝帝宫选后全文全章节女帝小说阅读

小冰 2022-03-24 12:16:07 1
叶辰洛红颜绝美女帝帝宫选后全文全章节女帝小说阅读

匀城的元旦前已经下过了几场薄雪,冷得天寒地冻,说句话喷出来的都是白汽。

石板村今天热闹极了。

村东头的富户,老岑家的傻儿子终于娶到媳妇儿了!

混着泥巴的积雪上飘着红艳艳的爆竹纸屑,岑家是村子里第一个建砖头平房的人家。

一幢两层,一楼保有当地老房子特色的平房。

青灰色的砖石,宽敞铺了水泥的晒坝。

左侧是单独的厨房,厨房后是猪牛羊圈,院内有一棵老葡萄树。

厨房外有一口吃水井,长了一棵几百年的老桂树。

匀城办酒席的特色是主家出菜,客人到主家附近邻里,等传菜过来,客人上手现炒现吃。

一锅炖,或炒或煮,吃着热乎。

“跳井了!跳井了!新娘子跳井了!”

不知道是哪个孩子大叫,正在厨房吃酒的几个厨子闻声而去。

果然见到吃水井里泡着红色喜服的新娘子。

“看什么看?!快点捞上来啊!”

“真是造孽啊!这叫什么事儿啊?!”

“大喜的日子怎么还跳井了呢?”

“……”

主家都出事了,这喜酒是吃不成了。

村里村外很快就传开了。

“这、这怎么办啊?”岑婆子急得哭。

老两口就剩这么个儿子了,攒这么大家业将来也是要交给儿子的。

儿子虽然脑筋有点问题,可老两口一心想给他找个城里的姑娘。

虽然老岑家有钱,可城里哪家舍得把闺女嫁给个傻子?

十里八乡介绍了多少姑娘,老两口都瞧不上眼。

赶巧儿上个月隔壁的凤仙村,闹了一桩狸猫换太子的事情。

真假千金抱错了,在城里娇养了二十年的假千金验明正身,被送回了乡下。

老两口一想,这不是正碰上了吗?

忙请了媒婆上门打听,两家一拍板,这事儿成了!

谁成想,这新娘子刚进门,后脚就跳井了呢?

“顺儿啊,听叔一句,把人送回去吧。”

“九子他就没这个命,万一那娃子醒了又要闹死闹活。”

“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死在家里多晦气?”

堂屋里,岑家几个叔伯长辈都在劝老岑头。

实在是吓人啊。

这好好的闹出人命官司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老五,你们给了多少彩礼?”

岑顺头上还有个哥哥,岑康。

这人要送回去,彩礼当然也要拿回来。

当地嫁娶风俗繁琐,光是看人、看家、批八字就要好几回。

要不是想着赶紧把新媳娶进门,正好可以过个团圆年,这婚事也不会办得这么急。

“六千六。”岑婆子抽抽搭搭哭着,这闹了一出,以后儿子还怎么娶媳妇?

“六千六?!他们真是敢啊?十里八乡的,谁家娶媳妇敢喊这么多?”

岑康媳妇杨桂芬怪叫了起来。

这些以后可都是她儿子的!

“人是要送回去,彩礼也得拿回来,总不能人财两空。”

岑康沉着脸一锤定音。

“我和几位叔伯,还有村长,再请村里几个说得上话的婶子,用拖拉机把人送回凤仙村。”

“这事情得今天扯清了,不然以后有得闹。”

岑顺闷声坐在神龛主位下,像漏了气的气球。

九四年农村的万元户屈指可数,更别说他们能出六千多娶一个媳妇儿了。

没想到这儿媳还没热乎,就要送回去。

“老岑,你给句话啊!真这么送回去?”

岑顺媳妇莫茹不甘心,那儿媳是她亲自去相看的。

水灵灵得跟娇花一样,腰细臀肥,一看就是个生儿子的命。

皮肤又白,眼睛又好看,她孙子生出来铁定是个顶顶好看的胖小子。

这要是不愿意,当初去相看的时候拒绝不就好了吗?

当时他们也没瞒着,儿子的情况如实相告,儿媳也是自己点了头的。

怎么进了门就反悔了呢?

“送吧。”

岑顺沉沉叹了一口气,不甘心拍了下八仙桌,到底是儿子没这个命啊。

“不准送走我媳妇儿!不准送不准送!!”

穿着西装,胸口系着大红花的新郎官岑九思跑进来,扯着嗓门撒泼。

他刚刚听见小孩说爸妈要把他的新娘子送回去,他不准!

那是他的新娘子!

莫茹见儿子生气撒泼,连忙上前安抚:“不送不送啊!我们不送。”

可是不送又能怎么样呢?

岑九思这么一闹,媳妇儿是暂时保住了。

为了风风光光办这场喜酒,老两口又重新把二层的三个房间重新装修。

最里一间作为婚房,中间做客厅,摆放着崭新的米白真皮沙发。

说是城里兴这个,老两口一咬牙就买了。

崭新的二十一寸TCL大彩电,红灯牌收音机,海尔双缸洗衣机和冰箱,还有凤凰牌缝纫机等等这些。

除了当地风俗的大件外,城里时兴的东西老两口也都配齐了。

最外一间就放着陪嫁的大红箱子,这是当地风俗。

一般是一对,全实木打造,染着红漆,红艳艳的很喜庆。

婚房里,几个婶娘已经给新娘子脱换了打湿的衣服,请了村卫生站的医生来瞧。

说是没什么大碍,开了点感冒冲剂。

“到底是城里日子过习惯了,哪里瞧得上我们农村的日子?”

“真的是细皮嫩肉啊!那个腰,我刚刚比了一下,一只手都能抓牢了。”

“这要是个正常男人,那不得累死啊?”

“你这臭嘴,人还是黄花大闺女,少乱说。”

“……”

几个婶娘守在外面的火盆边上烤火,一边吃瓜子唠嗑儿,又一边议论新娘子的身材和皮肤,嘴里没个把儿。

床上楚娇恍恍惚惚醒过来,脑袋一阵阵发胀。

墙上四十瓦的长灯管亮堂得刺目,楚娇忍不住伸手遮挡。

她这一动,脑瓜子疼得像被蜜蜂蛰了一样,涌进来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楚娇愣住,呆呆地直视着那根雪白的长灯管,直到眼睛干涩。

她震惊无比,看了看自己的手。

白皙细腻,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纤纤玉手。

她……这是像话本里一样重生了?

楚娇觉得自己可能在做梦。

可她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她龇牙掉泪花儿。

是真的!

什么鬼东西?!

她堂堂宫廷御厨,马上就可以告老还乡出宫了!

她攒了那么多的银子赏赐都还没用呢!

楚娇郁闷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

“呜呜……媳妇儿你不准走好不好?我、我听话。”

楚娇心头正暴躁着,岑九思哭着冲进来,一把搂住她哇哇大哭!

楚娇:“……”

是了。

她丈夫是个傻子。

好像是在队伍里时受了伤,这才退下来回乡。

“媳妇儿你不走好不好?我听话,我真的听话。”

岑九思哭得像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眼泪鼻涕都黏在了崭新的西装上。

楚娇心里头叹气。

想她入宫几十年,还真没想过自己会嫁人。

她看了看岑九思,长得像头牛一样壮,五官眉眼生得很好看,小麦色的皮肤,充满阳刚气息。

楚娇脸颊微微发烫,见惯了宫里白面般脸色的内侍,头一遭这样近距离接触真男人,这热气冲得她头昏脑涨!

“九子,你别闹。”

莫茹沉着脸追进来,几个婶娘也跟着进来看戏。

闹成这样,这新娘子还呆得下去吗?

今天老岑家的脸可是丢光了。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