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重启之1993张一鸣甘九妹章节免费阅读

小冰 2022-03-25 14:46:12 1
独家小说重启之1993张一鸣甘九妹章节免费阅读

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

在略微有些昏黄的灯光下,厚厚的一摞淡蓝色的百元大钞泛出异样的光芒。

“张一鸣,你说,这几天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良久,张河山站了起来,声音满是压抑着的愤怒,好像是一座到了喷发临界值的火山。

范玲玲从来没看到丈夫有过这样骇人的神情,下意识的就往张一鸣的身边靠过去,尽管她对这突然出现的八千块钱抱有巨大的怀疑,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就能接受丈夫对儿子可能会进行的责备。

秦芳也是一样,在张河山站起来的一瞬间,就动作干脆的直接把张一鸣护在了身后。

看着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的举动,张一鸣的心就像是有温热的潮水一波波的蔓延开。

“爸,这桌子上的钱都是我通过BP机赚的,每一分都是干净的,没有一分是抢的偷的。”

张一鸣也站了起来,这一幕是在他预料中的,毕竟,换了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相信,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能够靠着自己的力量在几天内赚到这么大一笔巨款。

“干净?张一鸣,你当你爸是傻子还是瞎子,我和你妈辛辛苦苦一个月才能挣上不到四百块钱,你一个十六岁的小孩,就算会修BP机,这几天不到,你能赚这么多钱?”

张河山有轻微的心律不齐,情绪一激动,心脏就会疯狂的跳动,连带着整个身子都会跟着发抖。

“河山,你发这么大火干啥,有啥话先听孩子说,看给孩子吓的。”

秦芳看到张一鸣脸色发白,以为张一鸣是被张河山吓的,语气立刻带了几分嗔怪。

“妈,这孩子都是你们惯的,再这么惯下去,他什么都敢干了。”

张河山也是个孝顺的人,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有过像现在这么大声和秦芳说话的时候,可想而知现在是有多生气了。

“河山,你怎么这么和妈说话,妈说的对,你不能这么无凭无据的就对孩子发火,至少得给鸣鸣个说话的机会。”

张河山被两个女人一人一句的怼了回来,面色更加的不好看。

“鸣鸣,你是好孩子,从小到大,从来就不撒谎,你跟妈说实话,这钱到底是咋来的?”

看到丈夫没再开口,范玲玲这才看向儿子,语气十分的温柔,说完,还伸手在张一鸣的头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

“小鸣,你说实话,有奶奶在,你爸他不敢把你咋地。”

秦芳气鼓鼓的看着儿子,她大老远的从农村过来,可不是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子受气的,哪怕给孙子气受的是自己的亲儿子也不行。

张一鸣看了看秦芳,又看了看范玲玲,最后才看向张河山。

“爸,这钱是我自己赚的,不信的话,明天你可以去步行街上的大发通讯店问一问,问问老板王发,这八千块钱是不是他给我的工钱。”

张一鸣原本是想了其他的理由的,可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实话实说,毕竟张河山不是个很容易糊弄的人,如果随便扯个理由,恐怕这八千块钱张河山是绝对不会用的,那他的苦心也就白费了。

这话一出口,张河山果然冷静下来不少。

“就算是给你的维修费,这才几天,人家也不可能给你这么多钱吧?”

“当然不能,不过大发哥知道咱家急需用钱,就先预支了我一半的工资,等我以后再慢慢还他。”

张一鸣睁眼说瞎话,但是神色却淡定的很。

“不行,不该得的钱咱们一分不能拿,多出来的钱明天就给人家送回去。”

张河山沉着脸,但心里却无比愧疚。

他是一家之主,却让明明应该安享晚年的母亲到现在还要替他操劳,让明明年纪轻轻的妻子因为生活的艰辛而过早的憔悴和苍老,让明明应该无忧无虑成长的儿子过早的为家庭而奔波。

他自责,他惭愧,他觉得自己愧对于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

“爸,你想想,他肯把八千块给我,那肯定是因为我手艺好想留住我,所以我肯定不能就这么还钱走人。不过你放心,等把这八千块钱的活儿做出来后,我一定专心念书,再也不干这些了。”

知父莫若子,张一鸣知道父亲此时心里的想法,也知道怎么才能说服父亲。

“妈,奶奶,你们就劝劝我爸吧,如果你们还不信的话,明天一早就和我一起去大发通讯店,让大发哥亲自和你们说。”

三个人围在桌子旁边,看着桌子上的八千块钱,神色都很复杂。

“先收起来吧!”

张一鸣一听这话,嘴角微微上扬。

这钱,父亲决定收了。

“咳咳,鸣鸣,那你跟我出去一趟。”

张河山两声咳嗽,拿起了钱,不自在地说道。

张一鸣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

“妈,奶奶,我和我爸先出去了。”

张一鸣当即站了起来。

父子俩视线再次相接。

“走吧!”

“哦。”

张河山的脸色依旧很严肃,但一转过头去,脸上却浮现出一丝极为复杂的淡笑。

张一鸣当然没看到这个笑,但他知道父亲要带自己去哪。

还是一样的自行车后架,张河山慢慢的骑出了胡同,之后一路朝着北边,骑了大约十几分钟之后,转到了四方城二道牌坊旁边的胡同,然后停在了一扇黑色的大门外。

“爸?”

这个地方张一鸣没来过,不过看这家的围墙是新砌的,外面还抹了一层红绿相间的水刷石,看着不是一般的气派。

连围墙都能砌的这么气派,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

“汪汪汪。”

不等张河山说话,院子里就传来了几声狗叫。

还有狗链子拖在地上发出的哗啦哗啦的声音。

虽然没看到,张一鸣也能脑补出这只狗的形象,百分百是德国黑背,果然,大门一开,白牙森森的黑背,对着张一鸣父子俩儿拼了命的狂吠。

张一鸣感觉到父亲的身子,不着痕迹的往前上了一步,挡住了自己。

他六岁的时候被狗咬过,之后就对狗产生了恐惧,但其实,重生的张一鸣早已不怕狗了,可父亲此时这个细微的举动,却足以让张一鸣鼻子发酸。

“张家大哥,您今儿这是.......”

因为之前的注意力全部都被那只黑贝吸引了过去,直到眼前的人开口,张一鸣才把视线落到这个人身上,也正好看到这个人在打量自己。

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短头发,虽然已经是秋天了,还穿着短袖,露着的两条胳膊上左青龙右白虎,脖子上挂着手指肚粗的金链子,不仅如此,一说话,还露出了两个金光灿烂的门牙。

“这个就是我大侄吧,长的白白净净的,看着就招人稀罕。”

张一鸣没有表达任何自己的情绪,他现在已经猜出来这个人是谁了,就是放了高利贷给父母的赵四儿。

“我是来还钱的。”

相关Tags:生命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微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