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冷酷暴君超宠我顾长乐傅峤目录阅读

小冰 2022-03-27 14:40:13 2
小说冷酷暴君超宠我顾长乐傅峤目录阅读

第十四章她是怕他的

“小皮猴,没一刻是安静的,进宫可不能这样。”玉氏拉着顾长乐的手,“有没有撞伤了?”

顾长乐笑嘻嘻地摇头,“我皮实着呢,倒是娘是水做的,您有没有事?”

“没事。”玉氏笑着说,“宫里来消息了,太后娘娘让你明天进宫。”

“真的?”顾长乐眼睛一亮,以前她骄纵惯了,不懂利用自身条件为自己寻求靠山,太后对她向来是宠爱的,她可要抓住机会才好。

不能像上一世一样,把太后对她的宠爱给作没了。

“是,明日我和你一起进宫。”玉氏说,“你刚才去做什么了,衣裳都脏了。”

顾长乐让灵玉将食盒拿过来,“我做的素烩三鲜丸,给您尝尝。”

“你这孩子,最近是怎么回事,还喜欢上做吃的了?”玉氏惊讶地打量顾长乐,以前让她学着管家,她都嫌累,这会儿亲自到厨房捣鼓就不嫌累嫌麻烦了。

“我都是跟书里学的,做得不好吃,娘不能嫌弃。”顾长乐甜甜地说,她其实还能做更多更好,但不敢随便做出来,不然别人都要当她是怪物了。

玉氏望着白瓷碗中精致的三鲜丸,一股香味扑鼻而来,令人食指大动,“今日才知道,我们昭昭有这方面的天赋。”

“又是给傅峤做的?”玉氏问道。

顾长乐撇嘴说,“我以前误会傅哥哥,总是欺负他,他不计前嫌救了我,我可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你以前误会他什么了?”玉氏拿出手帕,替顾长乐拭去额头上的汗水,吩咐丫环去拿一套衣裳过来给她换上。

“我......”顾长乐羞涩地抿了抿嘴,“傅哥哥和我们非亲非故,怎么就住在家里了,我以为......我以为他是父亲在外面生的儿子。”

玉氏一愣,哭笑不得,“你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以前不懂事嘛,如今我知道错了,傅峤若真是父亲的儿子,父亲肯定不会待他如此忽视,还不如那个陈瑾呢,要不是陈娘子是寡妇,我都要以为陈瑾是爹的女儿。”顾长乐在心里期盼着,娘亲快点看清顾云生的真面目,发现柳氏母女的真实身份吧。

她如今空口无凭,怎么说都不会让人相信的。

玉氏笑着摇头,只当顾长乐是孩子心性,并没有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只是叮嘱她就算要答谢傅峤,也要注意分寸,不要让人误会了。

以傅峤冷然的性子,还真让人误会不起来。

“娘,你们是在哪里遇到柳氏的?”顾长乐问道,她要查柳氏母女的底细,可她发现自己竟是对她们一无所知。

上一世对她们太信任了,简直是被她们牵着鼻子走,完全掌控在柳氏的手中。

她真是蠢死的。

玉氏说,“在回京的途中,说起来还算是有缘分了,本来我们走的是水路,路过泸州正好遇到她们母子落难,如果不是你父亲要顺道去拜访友人,她们母女恐怕要遭到噩运。”

这分明是顾云生和柳氏母女的计谋,早就安排好一切等着玉氏上当,真以为是她救了柳氏母女。

她敢肯定,就算母亲没有出现,柳氏母女也不会被强盗掳走。

“她们母女是泸州人吗?”顾长乐问,京都城离泸州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顾云生怎么可能将外室养在那么远的地方。

玉氏仔细地想了想,“柳氏的夫家是泸州的,柳氏自己是京都城人,只是家里人都没了,挺可怜的,我看着她孤苦无依,便带着她一起返回京都城。”

不!柳氏的娘家还有人,可她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上一世,是柳氏成了继室,那些人才陆续出现,顾家的家产几乎被他们搬了一半。

顾长乐努力回想那些人的样子,只是记忆有些模糊,怕是要见到人才能想起来。

“娘,您别吃柳氏的药膳了,是药三分毒,您回家之后睡得好吃得好,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柳氏毕竟不是真的大夫,她的药膳未必对您的身体有用,若是真的能治好病,您就不会整夜整夜睡不着了。”顾长乐叮嘱着,希望娘亲不要太相信柳氏。

玉氏对柳氏本来是十分信任,不知为何,因为女儿的不喜欢,她也就淡了心思,“好,还不如吃我们昭昭的素烩三鲜丸。”

那当然了!她在里面加了不少灵泉的。

就是便宜傅峤了。

顾长乐提着食盒去找傅峤,才发现他住的院子虽然偏僻,胜在清幽静雅,院子里还有一颗柿子树,繁花满枝,看来今年肯定能结出不少柿子。

“傅哥哥。”她看到在柿子树下看书的傅峤,笑盈盈地走了过去。

还没有靠近傅峤,一道黑色的身影将她拦住了。

一股无形的杀气弥漫在周围。

顾长乐吓了一跳,震惊看着眼前的陌生人。

这不是经常跟在傅峤身边的小厮不远,他身上的杀气浓郁得她都感觉出来了。

“过来。”傅峤狭长的凤眸扫了食盒一眼,同意让顾长乐靠近他。

黑衣人这才侧身退开,一下子就消失在顾长乐的视线中。

“......”鬼吗?来无影去无踪的。

傅峤身边有这么厉害的高手,那以前怎么还能被她捉弄?

顾长乐回想着以前的蠢行为,战战兢兢地走过去,“傅哥哥,素烩三鲜丸,给你。”

想哭!傅峤根本没将她以前的小手段放在眼里,他想捏死她是随时的事。

他......他根本是故意借着她的嚣张任性隐藏身份和本性。

“怕我?”傅峤见她抖得连食盒都拿不稳,嘴角微微上扬,好像自从掉进湖里之后,这个小丫头见着他都是恭恭敬敬的。

不像为了报恩,倒是因为......惧怕他。

惧怕吗?

莫非是被她看到不该看的事了?

“没有,没有,不怕的。”顾长乐急忙摇头,“傅哥哥是好人,我不怕。”

明明怕得缩着肩膀,还嘴硬。

傅峤拎起她的后衣领,望着小姑娘**嫩的脸蛋,“那就好。”

“......”顾长乐差点哭出来,不会又要她磨墨吧?

相关Tags:缘分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