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不得语章节目录苏浅浅楼辰皓小说阅读

小冰 2022-03-28 10:30:15 2
脉脉不得语章节目录苏浅浅楼辰皓小说阅读

回到胡老三身边。

江小川想到建房子还得要粮食。

十几个人,一顿一斤粮食,两顿饭,一天也得二十多斤。半个月算下来也得三百多斤。

这个数量比较大,不知道他能不能搞定。对着他说道,“我这边需要粮食,你这边能不能弄到?”

胡老三一脸苦笑,“粮食真的弄不到。”

江小川诧异的问道,“我还没说多少呢?你今天都能弄到这么多,多一点弄不到了吗?”

胡老三只能解释一下,“你没看今天我给你的东西虽然多,但是粮食真没多少。其他的最多的是副食品和菜种,而且如果少的话,你也不会跟我说。如果等秋收以后估计可以。”

江小川想了一下,也是。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但是自己也没办法等到秋收以后。到时候等黄花菜都凉了。

胡老三看着江小川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说道,“如果你真的比较着急的话……你可以去城里看看。”

江小川听到他的话,下意识说了一句,“黑市?”

胡老三轻轻的点了点头。

江小川思索了一下,估计只能去城里一趟。便说道,“行吧…到时候再看看。对了,你这大水缸多少钱?我买了,顺便把板车接我用一下,我把东西推到亲戚家里放一下。”

胡老三一挥手,“行,你先拿去用。一会还回来就行了。要不要帮忙…这可不轻。”

江小川赶忙阻止,“不用了,我自己就行了,你这摊位还要看呢。”

胡老三也就没再客气,说道,“这个最大的水缸12块5一个。”说完指了指着一个直径在一米,也是这里最大的那个。

“行,那你帮我搬上车,再给我几个稍微小点的吧…”

随后又挑了四个直径大小不一的。连同之前的种子和铁锅一起放在板车上。

付了钱便离开了。

来到小路,用意念注意了附近没人,瞬间将板车连同水缸和其他东西收入了空间。

“哎呦……”

刚刚进入空间,他的脑海传来一阵刺痛的感觉。伴随着阵阵头晕,恶心。

他心中想到,“坏了……估计是超出能力了。”

想到之前喝了泉水之后,脑袋清明的感觉,赶忙向着泉眼那里跑去,用陶碗舀了一碗就喝了起来了。

“咕咚咕咚……”

随着泉水下肚,他脑海里的刺痛感慢慢减弱。

直到一碗水全部下肚,他才感觉好点。

休息了一会,症状才完全消失。

“看来以后得量力而行了。太重的东西不能这么干了,别到时候弄成植物人了”想到这里,江小川一阵后怕。

刚刚那一车东西,估计有五六百斤。

又喝了一碗水,感觉头脑重新恢复清明,这才停止。

看来这泉水确实是好东西,得省着点用了。

感觉没有问题了,他才从空间里出去。

将板车还给胡老三,他又去了供销社。

再次来到供销社,这时天已经亮了。

为啥还要来供销社?

因为他想买个闹钟和手表,没有时间的感觉真的感觉很糟糕。

时间完全靠猜…

可惜…

闹钟和手表有没货。得到城里去才能买到。

也对,农村已经习惯了靠公鸡打鸣和看太阳来预估时间。

见没什么买的,他便回去了,下午他准备去附近的山里抓点兔子,不然太少了有点不好意思。

刚刚回家,就感觉不对劲。

虽然自己回来的时候门是锁着的。

但是他确定家里被动过。

绿军装没人偷,因为村里除了江定忠有两件,其他人根本就没有。而且穿的很旧了。

看着上面皱巴巴的,而且带着点灰,江小川感觉,当时那个小偷估计很生气的将东西放地上踩了一脚。

去了厨房,发现其他东西没少。

本来也就没放什么东西,除了一个陶锅和三个陶碗。但是自己放在厨房的1斤多大米和五斤左右的玉米面不见了。

江小川想了一下谁偷的?

江定忠?应该不会……那就只剩下江家了。

想到江家他就有点头疼,顾及的母亲杨月梅,他不好做的太过分,没事气气他们可以。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路躲着路过的村民,来到江家屋子后面。

用意念扫描了一下,其他人都没啥异常,轮到老二江卫军的时候。

果然是他。

此时江卫军嘴里正骂骂咧咧的自言自语,

“这小兔崽子把钱放哪里了,都翻遍了,这小子不会胆子那么大,出门还带着那么多钱吧?”

“那绿军装真好看,可惜不能拿回来。这小兔崽子拼什么穿那么好。”

“哎…不过也不算没收获,好久没吃大米了,一会偷偷煮了。等过几天他们出去的时候再去看看,也不知道这两小子这么早出去干嘛?”

一边念叨,一边将东西放进柜子里。便出去了。

原来早上江卫军起来上厕所,无意中看到江小川和江小河路过自家门口,想到他手里有那么多钱,就开始动起了心思。

但是江小川的钱怎么可能会放在屋子里。

哪有空间安全。

见江卫军出门,他瞬间将大米和玉米粉收进空间。

打量了一下他的柜子,见里面有好几件衣服,随后看见江卫军走向院里茅坑,眼珠子一转,邪恶的笑了一下。

意念一动,把江卫军的衣服全都扔进了厕所里。

正哼着小曲的江卫军来到厕所,正准备上厕所,突然见茅坑里有几件衣服,顿时奇怪,

“这谁的衣服啊?咦……怎么这么眼熟,我靠,这不是我的衣服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江卫军快哭了,自己就这么几件衣服,这下让自己怎么穿。

赶忙用棍子把衣服挑了出来。

哭喊着向院子里跑去,“奶奶,奶奶…谁把我衣服扔进茅坑了。”

听到江卫军的大呼小叫,江家几人都跑了出来。

见江卫军用棍子挑着几件沾满屎尿的衣服,顿时纷纷捂着鼻子,一阵恶心。

“二哥?你怎么把衣服扔茅坑里了。”江卫英捏着鼻子,好奇的问道。

江卫军听到他的话说道,“什么叫我扔的…你会把自己的衣服扔了吗?”

听到他的话江卫英奇怪的问道,“那你这是怎么回事?”

江卫军没好气的对着三妹说道。“我哪里知道,奶奶,衣服一直放我屋子里,不知道谁把我衣服扔进茅坑里。”

随后看向杨月梅,那意思很明显就是在怀疑杨月梅。

一群人也都看向了她。

见众人都看向她,她淡淡的说道,“娘,你又不是不知道,早上到现在我都在忙,一直都没离开过你的视线。哪里有时间去他屋子里拿他的衣服。”

现在两个儿子已经独立出去,而且不用靠着他们养活。自己是该改变了。我不主动招惹别人,但是也别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江奶奶想了一下,确实如她所说的一样,早上到现在对方都在跟着自己坐着家务。

于是便说道,“先去洗了,臭死了。”

江卫军抱怨道,“奶奶,这么臭,怎么洗,你帮我洗。”

江奶奶刚准备说让杨月梅洗,但是想想也不合适。随后喝道,“自己去洗,不洗就扔了,自己光着身子。”

江奶奶都这样说了,江卫军只能苦着脸挑着衣服走向井边。

站在旁边的江大海赶忙说道,“等一下,去河里去洗。你在这洗,以后还要不要做饭了。”

江卫军闻言只能苦着脸,又转头向着河边走去。

其他人都散了。

来到河边江卫军一边洗,一边想着,自己把大米和玉米粉放进柜子里时,明明看到衣服还在柜子里。

怎么会跑茅坑里。

想着想着,他打了个冷战。想到,不会遇到鬼了吧?

草草把衣服洗了,赶忙往回赶。

这一幕江小川已经看不到啦,在江卫军挑着衣服去河边的时候,他已经哼着小曲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我得意的笑…

我得意的笑……

哎…这下舒坦了,不知道江卫军每次穿那些衣服能不能吃的下去饭。

[space]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