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归来一胎三宝炸翻天最新章节沈知秋慕卿尘好命的九公子小说阅读

小冰 2022-05-07 14:59:21 1
神医归来一胎三宝炸翻天最新章节沈知秋慕卿尘好命的九公子小说阅读

签了它!不然我让你肚子里的*给你陪葬!

面目狰狞的苏凌雪狠狠地掐着女人的脖子,离婚协议书散了一地。

我、我不会签的!

沈知秋的脸被憋得通红,双手死攥住苏凌雪的胳膊,殷红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女人。

我们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卿尘不会和我离婚的。

听到这话苏凌雪冷笑一声,把她甩在一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快要虚脱的沈知秋。

慕哥哥不过是看在你和慕老爷子肾脏配对成功的份上,才和你同了房。

你竟然以为嫁进了慕家就可以野鸡变凤凰了,真是可笑!

这沈知秋不过是苏家养女罢了,怎么可能配得上自己的慕哥哥。

霸占自己的位置这么多年,也该让位了!

他不会和我离婚的,不会的

豆大的泪水顺着沈知秋绝美的脸庞滑落,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根本没有力气再挣扎。

苏凌雪趾高气昂地看着沈知秋高高隆起的肚子,一抹阴险的笑容转瞬即逝。

她掏出手机,拨出了那个沈知秋记到骨子里的电话号码。

嘟嘟的声音仿佛等待宣判的倒计时,几声之后电话终于接通。

慕哥哥,姐姐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你要不要和她说些什么?

孩子留下,杀了她。

冰冷的短短七个字犹如一把利刃,狠狠刺穿了沈知秋的心脏。

此时的她大脑一片空白,眼神空洞,嘴里喃喃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

苏凌雪嗤笑一声,粗鲁地拿过了她的手,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她的名字。

小心翼翼地折叠收好,苏凌雪一挥手,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人从门口涌入,直接按住了沈知秋。

她剧烈地挣扎,惨白的脸变得扭曲,歇斯底里的吼出声,啊!

伴随着清脆啼哭声,她的双腿止不住地颤抖,鲜血喷涌而出。

苏凌雪捂住口鼻,一脸嫌弃地抓起男婴,咔嚓剪掉脐带,抱着孩子走出产房。

永别了!

不!

她不能死!

沈知秋眼底充斥着怒火,她曾经疼爱苏凌雪如亲妹妹,爱慕卿尘胜过爱自己。

可偏偏在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背叛了她,还要治她于死地!

绝不能就让狗男女这样得逞!

她咬紧牙关,翻滚下床,强忍着痛苦一点点挪向窗户,用尽最后的一口气跳下去。

杀手进入产房时,只有满地狼藉,再无沈知秋的身影。

四年后,南城国际机场。

帅哥,你愿意做我爹地吗?

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拦住男乘客,瓷娃娃般的皮肤粉嫩丝滑,布灵布灵的大眼睛惹人喜爱。

她盯着男人笑容纯净。

我妈咪很漂亮,比天上的仙女还漂亮,你一定会爱上妈咪的。

小女孩看到男人抱歉的笑笑,伸手指向走出人群的身影,开心的挥着小手。

妈咪~

男人看清来人后笑容一僵,连连摆手,托着行李箱匆匆逃离。

沈拉拉,这是你吓走的第五百三十一个男人。

沈鬼鬼小手插着裤兜,漂亮的小脸面无表情。

全身定制的西装有模有样像的,胳膊夹着的《量子学》与小小年纪不相符。

他们太庸俗,看不见妈咪的美。

沈拉拉赌气的嘟起嘴,粉糯的小脸气鼓鼓的,冲到高挑的身影前,双手抱着她的腿,像只小猴子一样窜上去。

妈咪最漂亮。

还是宝贝嘴甜。

沈知秋摘掉墨镜,漂亮的杏眸弯起,唇角的笑容蔓延全脸,扯动右脸狰狞的疤痕,诡异至极。

一别南城已经有四年,想到当年的事,那双杏眸充斥刺骨的寒意。

那天她从医院的二楼跳下,拖着破败的身体拦下了一辆车,逃到了乡下外公那里。

可谁知,肚子里竟然还有两个孩子,自己怀的是三胞胎!

她隐藏自己的踪迹,几年后风声不紧,才追随外公出国。

若不是外公的一位老友病重,需要沈知秋这个孙家针法的传承人回来医治,她定不会再次踏入这个伤心的地方。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若老天爷不长眼让自己再次遇见那对狗男女,自己定不会放过他们。

为自己,也为当初被他们夺走的那个孩子!

小雪雪!我们爱你!

突然,机场大厅涌进一波粉丝,他们高举名牌晃动着,齐声呐喊。

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接我,不能签名,抱歉,宝宝们。

温柔歉意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

闻声沈知秋脸色瞬间冷下来,这个声音已经刻入她的骨髓,就算死都忘不了。

冰冷的视线朝着热闹的方向望去,正好与那双四处张望的双眼相撞。

苏凌雪笑容一僵,仿佛世界定格,周围的空气也瞬间凝固。

沈知秋没死?

不对!

不是她!

沈知秋当年可是被奉为南城第一大美女,眼前的女人丑陋无比,怎么可能会是她?

苏凌雪暗自松了一口气,收回了视线,继续与粉丝们互动。

苏凌雪,近三年在北凭借一首《细雨如梦》迅速爆红,成为霸占各大app排行榜的女歌手。

沈鬼鬼一本正经的声音从脚下传来,澈眸落在苏凌雪虚假的笑脸上,面无表情。

沈知秋勾唇一笑,杏眸蒙上柔色,低头轻揉儿子的头发。

为了这次回南城,鬼鬼做不少功课。

《细雨如梦》么?

那是她曾经送苏凌雪的生日礼物,竟成了她的成名曲,还真是讽刺。

没有妈咪高,也没有妈咪漂亮,身材扁扁的,哥哥说像搓衣板。

沈拉拉奶声奶气地开口,胖乎乎的小手捧着有些狰狞的脸,认真的打量着。

还是妈咪最漂亮。

沈知秋无奈的笑笑,用额头轻轻蹭了蹭她的小脸蛋。

真应那句老话,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为躲避慕卿尘,她特意戴上面具,一戴就是几年,甚至连她都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模样。

你说谁丑呢?

苏凌雪踩着恨天高,满脸鄙夷地出现在他们旁边。

此时粉丝早已散去,她自然也卸下了温柔美好的伪装。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