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免费小说_荆梨澹台全文阅读

小冰 2022-05-12 16:59:36 1
逃荒农女捡到残暴王爷她哭了免费小说_荆梨澹台全文阅读

荆梨头疼欲裂的醒来。

就见一个胖的连眼睛都快看不见的肥猪,正在自己的身边拱来拱去。

尼玛,这恶心劲可比丧尸恶心多了。

明明刚刚和几个SSS级的高级丧尸交手时,被队友突然自身后偷袭,攻势狠毒致命,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如今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活过来啦?

算了,先不管了,呕!眼前实在是太恶心了。

荆梨聚了下力抬腿一脚将死胖子踹了下去,正中那家伙要命的地方。

这特么幸亏醒得早,这死胖子还没有得逞,要是被这死胖子给欺辱了,真的是不要命但能把人恶心死啊。

死肥猪顿时痛得捂着下身哀嚎,痛不欲生的满地滚。

陈母听到洞房里的动静慌忙跑了进来,就见着儿子在地上痛的打滚:荆梨你这个丧门星,怎么可以打他?

儿子,你怎么样啊?

玉璋,赶快过来,这个丧门星把你大哥打伤了!

玉璋?陈玉璋,这名字好熟,然后再看看满房的大红喜字和红烛,这居然是洞房花烛夜?

等等!这眼前的一切有点眼熟,一段记忆顿时涌了上来

这...这不是打扫清理一家地下室的时候,无聊翻到的一本小说《穿越之朕的在逃小皇后》吗?

末世世界,文明已经完全被丧尸破坏了,每天不是在杀丧尸,就是在找丧尸的路上,压根没有什么闲暇时光,因此一见这本小说,简直视为精神粮食。

废寝忘食看了几天之后,所以才在猎杀丧尸的时候,精神不济被队友给暗算。

老人都说这东西当年荼毒不少年轻人,果然不是假话,自己可不就是被终结了吗?

大凤朝,这个历史上从未见过的朝代,统领天下的皇室是澹台氏,*无道堪比北齐高家皇室。

原主也叫荆梨,是个苦吃耐劳的好姑娘,因为某次在药铺给母亲抓药,碰见同样去抓药被人偷了钱袋的陈玉璋,本着都是邻村人慷慨解囊帮了陈玉璋。

一来二去两人互生好感,陈家因为供了个读书人,生活清苦,原主不忍心见陈玉璋如此,私底下拼命做绣品补贴陈玉璋。

陈玉璋感念原主体贴,又生的极为明艳,是读书人红袖添香的情之所在,便生了求娶之意。

陈家虽说对荆梨不是很满意,但本着荆梨绣工不错,人又勤快,娶进门也多少添个主力,不顾荆家的再三推脱,一而再的上门求娶。

苏氏架不住陈母的连番上门,女儿荆梨又心中喜欢,终于点头同意了。

然而新婚夜,陈玉璋的哥哥陈玉珪愣是把原主给侮辱了,陈家人见大错造成,索性将错就错,对外宣称陈玉璋是代哥娶的原主。

陈玉璋无法接受新婚妻子被大哥玷污,远走他乡求学,后来机缘巧合参加义军,一路高升最后竟做了皇帝。

陈家也因此水涨船高成了皇帝家族。

然而这恶心的肥猪陈玉珪,因为腿不好长年不运动,长得胖人也不行,没少折磨原主。

原主在陈家作牛作马,后来生的儿女也觉得她丢人不认她,最后陈家人嫌她太过丢人,将病重的她丢在了猪圈之中,被一群猪啃噬殆尽。

如此凄凉苦楚的一生,叫接收记忆的荆梨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

屋外,陈玉璋听见动静也没敬酒了,忙跑进来一看,他哥在地上哀嚎,他娘在怒骂。

然后他媳妇......

*的荆梨在吃东西。

艾玛,饿死了,虽说洞房里面的东西也没多好,但是对于末世只能吃各种压缩干粮的人来说,哪怕是个肉包子,都是人间美食啊。

陈母还在破口大骂:*,*自家大伯哥,完了还有闲情吃东西,我早说不要娶这种,一看就是个不守妇道的祸水,你偏不听,这才刚成亲,我陈家是做了什么孽啊,娶这种不知检点的破*。

荆梨翘着腿啃着鸡翅:大婶,麻烦你看看你家那头猪,就算家里再穷,这么油腻恶心的东西我也下不了口啊!

陈玉璋目瞪口呆,为什么从前娇俏而知书达理的小娘子居然变了个样。

陈母回过神发现她骂的是自家儿子,当下就要过来打她:小*,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叫你嘴里喷粪说不出好话来...唔!

荆梨一个鸡骨头砸过去堵住陈母的嘴,又倒杯茶喝了下去,才慢慢剥着花生扔嘴里:陈玉璋,我要是没记错,和我成亲的那个人是你吧?

陈玉璋看着满地打滚的大哥,神色极为痛苦,他知道大哥已经二十出头,然而因为长相丑陋身体有疾,长年累月的性情阴郁暴躁,十里八村的都知道,也就没人肯把闺女许到他家。

陈玉璋心里痛恨他大哥欺辱了自己刚娶的小娘子,却没法责怪他。

原来陈家兄弟小时候同时生病,家中贫苦无钱只能救一个,陈家两老觉得老二更为聪明,选择了救陈玉璋。

然后他大哥陈玉珪发烧无人照看,迷迷糊糊出去摔断了腿,从此陈家人都觉得陈玉璋欠了他大哥。

陈母吐出骨头唾了口痰在地上:是又怎样?现在你既然跟玉珪有了沾染,身子都脏了,自然是跟玉珪,玉璋将来是要考状元的,哪里能被你这个破*给泼污水。

陈玉珪在地上叫道:这娘们以后就是我的了,看我不弄死她!

荆梨也不理会那对母子,只是看着陈玉璋,想知道这位书里一路开挂,开启了瑞乾之治的开国皇帝,如今心里是个什么打算。

陈玉璋闭上眼睛挣扎许久:阿梨,是陈家对不住你,以后你跟大哥好生过日子吧,若是将来有了孩儿,我也会视如己出的。

荆梨简直要气笑了,合着自己还要感激他不成,将来还替自己养孩子。

我听说有蛮夷之人家中娶不上媳妇,就娶一个来兄弟几人一起,称之为共妻,怎么堂堂以书香门第自居的陈家,如今也要学蛮夷之人兄弟共用一妻的吗?

陈玉璋面皮涨红,他是个读书人,哪里见过有人说出这种事,便是听一听都觉得污了耳朵。

陈母一口唾了过去:呸!你个破*,想得到美,还想着我两个儿子跟你一人,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

陈父听着动静也过来了,正巧听到荆梨的话:不知羞耻的妇人,也就是我陈家仁义,才没把你沉塘,还待这做什么,她既是被玉珪污了身子,以后跟玉珪就是,玉璋还能娶不到妻吗?

赶紧的都出去,别叫亲戚朋友过来看笑话,玉璋你赶紧出去敬酒,就说你大哥娶亲你代着敬酒。

陈母见状忙把陈玉璋往外推:听你爹的话,出去敬酒,你大哥还治不了个小娘们吗?

荆梨看着被陈母往外推的陈玉璋:陈玉璋,我再问你一遍,你当真打算就这么出去了么?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