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青衣小说 江风叶长淑免费阅读

小冰 2022-05-13 15:29:08 1
少年青衣小说 江风叶长淑免费阅读

陈小桑拿了小板凳坐在篱笆院里,两只小手捧着个陶碗小口喝水。

一个穿麻戴孝的女人进了院子,四处张望。

瞅见她后径直走过来:“你爹娘呢?”

陈小桑沙哑着嗓子道:“给各家送席面上剩下的菜了。”

“不是说好把娘送上山后就谈分家产的事吗,还跑去送菜,故意躲我呢?”钱氏咬牙切齿。

陈小桑转过身不去看这个大伯娘,自从奶奶去世,大伯娘天天来闹灵堂。

今儿还跨坐在棺材上不让奶下葬,要不是族里老人出来说话,奶都要误了算好的入土时辰。她这几天哭得嗓子疼,更不想搭理无理搅三分的大娘。

正想着,陈小桑的身子突然腾空,摔坐在地上。

等回过神,她已经两手空空,而钱氏翘着腿,坐在她的小凳子,喝着她的水。

“大娘,这是我的凳子我的碗。”陈小桑奶声奶气地声明。

钱氏将空碗递还给陈小桑,快眯成一道缝的三角眼剜了她一下。“喝你点水怎么了?长辈来了也不知道给让座倒水,六岁了还不干活,你以为你是县里的大小姐?渴死我了,去,再给我倒碗水来!”

陈小桑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看人高马大的大伯娘,再看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放弃了揍她一顿的念头,小手拍打小屁股上的灰土,拿了碗往屋子走。

钱氏满意了,嘴里还不消停:“一个病歪歪的丫头片子,你爹娘还当宝养着,赔钱货迟早要嫁出去的,白白给别人养媳妇,我看啊,你们家就是钱烧的。哎,厨房就在这儿呢,你进屋子做什么?”

话音刚落,就见陈小桑双手推木门,钱氏快跑去推,结果门已经从里面被拴上了。

钱氏气得怒喊:“死丫头,快开门!”

陈小桑懒得搭理她,爹娘哥哥嫂子们都不在家,谁给她撑腰?

瞅瞅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她只得摇摇头。

快三十岁的她还为在大城市立足努力奋斗,谁知一夜就末世了,到处都是死人,她靠着一手制药的技术活了十年。谁知被人下毒暗杀,再醒来就变成了老陈家两岁的小闺女,抱着药坛子过了四年。

她好不容易才给自己解毒养好的身子,可不能让钱氏给打坏了。

“不开门是吧?我就在院子里坐着,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出来!”钱氏怒气冲冲道。

陈小桑双手抱胸,出口却是稚嫩的童音:“我爹娘要是知道你欺负我,会跟你拼命的。”

钱氏想打她又打不到,气得不轻:“赶明我就把你卖给人牙子,给老鳏夫当小媳妇去。”

骂到这儿,钱氏双眼一亮。小桑虽是个药罐子,人又瘦,可五官生得好,抱出去招人稀罕,要是真卖了,怕是能得不少银子……

越想心头越火热,四处张望了一下,老陈家一个人都没有。钱氏放缓了声音,诱哄道:“小桑啊,你堂哥前两天去赶集买了糖回来,你跟大娘回去拿,大娘给你三颗糖。”

刻意的声调让小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一时拿捏不准钱氏要干什么,便不出声。

见她没反应,钱氏心里暗骂她死丫头,声音却更软了:“糖好吃得紧,你打开门跟我一起去拿。”

摆明了骗她开门,小桑冷笑,对着外头道:“我爹给我买了很多糖,我才不吃你的。”

钱氏气得怒骂:“陈宝来个败家玩意,给你一个丫头片子买什么糖,要买也该给我孙子买。”

小桑刚要反驳,就听外面传来一声怒喝:“我家给孩子买糖吃碍着你什么事了?”

是娘!娘回来了,她的靠山之一回来了,她终于可以狐假虎威了!

小桑大喜,透过门缝往外看,见李氏提着竹篮子进了院子。

她立刻打开门,迈着小短腿一溜烟跑去抱住李氏的一条腿,扭头指着钱氏告状:“娘,大娘说要把我卖给人牙子。”

李氏脸色一沉,抱起小桑,轻轻拍着小桑的后背,怒视钱氏:“你敢卖我闺女?”

被李氏瞪着,钱氏心头一颤,李氏可是村里有名的恶婆娘,打起架来连男人也不输的。

不行,她是来分家产的,不能被她唬住。

钱氏扯了嗓子嚷嚷:“一个药罐子能卖给谁?也就你们家当个宝贝。李氏你也别跟我横,上午你和陈宝来说,等娘下葬就跟我分娘的家产,都快吃晚饭了,怎么分你得给个说法。”

李氏眼珠子一斜,“你说说娘有什么家产可以分。”

钱氏指着面前的房子道:“你们家四间青砖大瓦房,还有银子粮食,哪样不得分我们一半?你们今儿可是当着娘的面说了要跟我们分家底的,太阳还没落山呢你就不认账,也不怕娘半夜回来找你们。”

李氏克制着怒火,拍拍小桑的头,将她放在地上,“乖,回屋去。”

陈小桑意味深长地瞅了眼钱氏,迈着小短腿跑回屋子,扒拉在门板上往外看。

就见她娘一把薅了钱氏头发,边抽边骂:“不要脸不要皮的东西,别说咱只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就说你们这些年来连口热乎饭都没给娘吃,还有脸来分家产?”

钱氏被打得哇哇直叫,想要还手又没李氏力气大,好不容易挣脱开后连连后退到院子外头。

头皮发麻,脸又火辣辣的,她嚎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喊:“丧了良心啊,宝来媳妇打我啊,娘一死就不认人了呀!”

这边的动静惹得不少村里人过来围观。

此时钱氏脸肿了,头发被李氏扯了一撮下来,露出一小块头皮,衣服被撕得乱七八糟,配合眼泪鼻涕,看着凄惨无比。

站在院子里的李氏衣服也乱了,脸上还有血道道,不过跟钱氏比起来好不少。

一对比,就有人忍不住同情起钱氏来:“都是一个村的,还是妯娌,怎么就厮打起来了?”

旁边人见她年纪轻,就道:“你才嫁过来不知道,李氏的婆婆原本也是钱氏的婆婆。

当年钱氏的公公死了,她婆婆身子不好干不了活,钱氏的男人陈青山就把亲娘卖给李氏的公公当媳妇,这才生了陈宝来。

陈宝来和陈青山虽说是同母异父的兄弟,但这些年也没走动,今儿他们娘下葬了,就闹开了。”

“要我说,你们娘还没过头七呢,怕是还在家里舍不得走,瞅着你们兄弟妯娌不合,怎么能安心?”

“你们闹腾什么呢?”村里人问道。

钱氏边哭边应:“你们可不知道哇,我家青山才是我婆婆的大儿子,端灵牌就该是我男人吧,让陈宝来端了,都不跟我家商量啊。”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