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辰黄姜摊牌了:开局九张婚书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小冰 2022-05-13 17:29:08 3
楚辰黄姜摊牌了:开局九张婚书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乔教授?没想到会在飞机上遇到你!”

乔蕴坐在座位上,手里捧着一本《教你如何交朋友》。

听到这句话后,慢慢偏头,看向了邻座的男人。

很眼熟。

“于谨。四年前,我教过你。”

“没想到乔教授还记得我?”于谨看着乔蕴精致的脸,紧张的直搓手。

乔蕴:“嗯。”

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因为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

于瑾:“???”

我不是第一名从上京大学毕业的吗?

“呵呵,跟乔教授的最强大脑比起来,我是挺笨的。”

于谨尴尬的笑了笑。

“乔教授,也去上京?出,出差?”

乔蕴想了想,认真道:“看亲人,交朋友。”

于瑾满脑子问号:???

乔教授不是孤儿吗?

不是打小被老教授养大的吗?哪来的亲人?

还有,交?朋友?

她?

“你去上京干什么?”乔蕴突然开口,严肃的盯着于谨。

那态度活像是教导主任考试,吓得于谨立马绷紧了身体,说话更结巴了。

“我,我弟上大学了,我,我来参加我姐婚礼,然后……”

乔蕴看着于谨“老实交代”,表面认认真真,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心里暗暗的想。

老教授骗人。

交朋友一点都不难嘛。

她本是星际的一个超脑机器人,因为意外,数据外移,来到了这个星球。

数据附生到了这个叫乔蕴的人身上。

她的养父,乔教授,知道她的来历后,一直在悉心保护着她。

前段时间,乔教授去世了,临终前特地嘱咐过。

在人世间,交朋友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所以,这回去上京认亲之前,她便想用于谨做个实验。

现在看起来,交朋友真的很简单。

看看这个热情的小伙子,跟她聊天聊的,多开心。

“开心小伙”于谨:“???”

……

晚上六点,飞机降落。

乔蕴拖着行李箱,走出出站口。

视线一扫,眸光锁定在了不远处的两个人身上。

一男一女。

应该是来接她的。

女孩绑着双马尾,包子脸大眼睛,穿着低调的漂亮裙子,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正左右张望。

站在她旁边的男人,个子很高,身形修长,双腿笔直。

鼻梁高挺,眼窝深邃,皮肤白得像玉,生了双勾人的桃花眼,眼里却带着几分散漫的清冷。

穿着件白色的高奢衬衫,袖口挽了起来,露出肌肉线条流畅的小臂。

乔蕴的视线在男人的脸上停留了几秒。

继而拖着行李箱朝着那两人走去。

厉寒洲漫不经心地一扫时,乔蕴的身影,就入了他的眼。

皮肤白如瓷,眉目乌黑,眼尾上翘,眼睫有点没精神地下垂,带着几分疏离的冷。

漂亮的像是……橱窗里的娃娃。

厉寒洲挑眉:“乔蕴?”

“是我。”

乔蕴懒洋洋的回。

明明是平平淡淡的答话,偏偏让厉寒洲觉得乖软的过分。

厉淼看了乔蕴好一会,惊艳道:“你长的真好看。”

乔蕴黑白分明的眼珠看着女孩的包子脸,在脑中搜刮了一遍,真诚道:“谢谢,你长得很有福气,以后肯定好生养。”

她记得乡下的大婶都是这样夸人的。

嗯,她真聪明,真会聊天。

“……”

厉淼嘴角抽了抽,“你夸人的方式真特别。”

据说,陆家从小被拐卖的大小姐,在乡下长大。

她还以为乔蕴会充满乡土气息,一副胆小怯弱的样子。

稍微有点洁癖的厉淼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哪怕乔蕴把车子弄脏了,她也要忍着。

毕竟来之前她的父母再三交代一定要对乔蕴恭恭敬敬的。

对,恭恭敬敬。

这个词,她都惊呆了。

但也没好意思问。

厉淼有点忐忑的问:“你还记得我吗?听我妈说,以前我们还一起玩过家家呢。”

没想到乔蕴点头了:“我记得。”

厉淼觉得乔蕴在客套,三岁的事情谁能记得住。

乔蕴想都没想就接着说:“我们一起玩过一次,三岁的时候在幼儿园,你走在前面不小心摔跤了,你哭着向老师告状说是我推的你,我妈陆夫人怕惹到你们家,我就被转到其他幼儿园了。”

厉淼:“……”

“呵呵,那什么那时候还小不懂事,我肯定不是故意的。”

她委屈,她尴尬,她想撞南墙。

好在乔蕴也只是陈述事实,理解般的说:“我懂得,你怕走路平地摔被人知道了丢人,就下意识的推给我。”

厉淼呵呵一笑。

乔蕴抿了下唇,不是说朋友之间要坦诚吗?

为什么她坦诚了,厉淼好像不怎么高兴?

老教授说得对,交朋友果然很难。

厉淼识相的不再提小时候的事,转头介绍身后的男人:“这是我哥哥厉寒洲,我特地把他拉来做司机。”

厉寒洲低眸盯着乔蕴,桃花眼里泛着几分潋滟春风,嗓音含笑:“你好,小朋友。”

乔蕴小耳朵动了动,抬起眼看厉寒洲,黑眸微亮,“你好,你真好看。”

“福气”厉淼表示:她不服。

厉寒洲的眉梢轻轻地挑了下,视线落在乔蕴精致的脸上。

明明已经十八岁了,看起来还跟十五岁一样,还真是个小朋友,说话都这么单纯。

他刚这样想,就听到乔蕴用那乖软的小嗓音说。

“我记得你,那年你九岁,来接厉淼放学,不小心被我扯掉裤子,你说你不干净了。”

“威胁我看了你的腚,以后就要对你负责。”

厉寒洲:“……????”

厉淼:嚯!?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