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灵盛君烈全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星星在干饭 2022-05-14 10:22:33 1

叶灵盛君烈全本小说免费阅读全文

离开医院,叶灵坐在副驾驶一句话没说,她其实并不是个话少的人,但和盛君烈在一起,她常常不知道该说什么。

除了公事,似乎说什么都是错。

手机铃声响起,盛君烈接了个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淡淡“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随后,他打了方向盘,将车停在高架匝道口,冷漠开口,“你自己打车回去。”

叶灵看了看车来车往的高架桥,又垂眸看了一眼身上破碎的裙子,“这里是高架桥,我裙子也碎了。”

“所以呢?”盛君烈的声音连一点起伏都没有,是那样的冰冷、无情。

叶灵与他对视了几秒,一声不吭地开门下车。

她刚把车门关上,黑色迈巴赫就迫不及待地驶出去,眨眼功夫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夜很深,幸好雨不大,毛茸茸地浇在脸上。

叶灵裹紧了西装外套,贴着绿化带慢慢往前走,身畔不时有车辆疾驰而过,在与她相距不足半米的距离内,上演生死时速。

没走出多远,手机在包里震动个不停,她停下来,接通了电话。

“小灵,检查结果出来没有?”叶母气都不带喘的,“你说说你,说话没个把门的,君烈误会……”

叶灵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就算检查一万遍,结果还是一样,我不会再有自己的孩子了。”

这个消息对叶母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她愣了半晌,声音都变了调,“怎、怎么就不会有了,你以前不是怀过吗?”

叶灵看着眼前呼啸而过的汽车,眼眶泛酸,“我挂了。”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手机一直在包里嗡嗡震动,她没接,又继续往前走。

下了高架桥,前面是市里最奢华的商业区,国金中心外墙上挂着一个特大的LED显示屏,此刻正在播放肖邦国际钢琴大赛的片段。

叶灵站在广场中央,仰头望着大屏幕上坐在钢琴前的女人,她穿着一条红色晚礼服,头发绾起,露出优美的脖颈。

她纤长的手指在琴键上滑动,密集的琴声簌簌流出,响彻在无人的广场上,节奏越来越快,情感也越发浓烈奔放,听的人心潮都跟着澎湃起来。

镜头缓缓往前推移,大屏幕上出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是她,”叶灵心头一紧,“简云希!”

简云希是盛君烈的初恋,也是风靡帝都大学的女神,她在校期间成了无数男大学生心头的白月光。

此时在镜头前的简云希光芒万丈,一身如火红衣,似要燃烧起来。台下掌声雷动,她的演出大获成功。

镜头忽然扫向观众席,在评委席后的第一排,坐着一个身影颀长的男人,他穿着一身正装,眼神专注而热烈地注视着台上。

那人不是盛君烈是谁?

雨势忽然变大,模糊了她的视线,叶灵冷得打了个寒颤。

肖邦钢琴国际大赛每五年在波兰首都举行一次,而半个月前,盛君烈独自去了波兰首都华沙。

原来,他是去见简云希了。

叶灵回到公寓,她冲了个热水澡,蜷缩进被子里,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叶灵皱着眉从睡梦中醒来,她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六点半了,她下意识伸手去推身旁的男人。

手伸出去,却落了个空。

她猛地坐起来,按开灯,看见旁边床铺整洁如新,才发现盛君烈一晚都没有回来。

叶灵很不适应,三年来,除非盛君烈出差,否则他从不夜不归宿。

叶灵怔怔地坐了半晌,才面无表情地进浴室洗漱,又去厨房给自己准备早餐。吃完早餐,她步行去公司。

刚到公司门口,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她跟前,后座车门被人从里面推开,男人面无表情地从车里下来。

他还穿着昨天去宴会那一身,衬衣皱巴巴的,也不知道上哪去鬼混了一夜。

盛君烈身材接近一米九,浑身自带威压。更别提他薄唇桃花眼,就算整天绷着一张脸,也是一副风流薄情样。

他从叶灵身边经过,目不斜视地走进去,仿佛她根本就不存在。

叶灵深吸口气,急忙小跑跟上去。

进了总裁专属电梯,叶灵偷偷打量他绷着的俊脸,“那什么……我不是要管你,你昨晚没回来……”

“怎么,我现在需要向叶秘书汇报我的行程了?”盛君烈面色微冷。

叶灵抿了下唇,默默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她本就不该多嘴,瞧,这不就自取其辱了?

盛君烈瞧她这副委屈小媳妇的模样就来气,他拽了拽领带,火气一下子蹿了上来,“你做这副表情给谁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多委屈似的。”

叶灵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就知道,他不高兴的时候,不管她做什么都是错。

“我没有。”

盛君烈嘲弄一笑,“QUEEN娱乐最近缺人手,你一会儿就收拾东西下去报道,以后不必再跟着我了。”

叶灵心底一震,猛地抬头看向他,“你要让我去QUEEN娱乐?”

QUEEN娱乐是盛君烈亲手为简云希打造的娱乐王国,经过半年的策划和筹备,将于月底正式开业。

昨晚她回去后,搜了不少关于简云希的新闻,知道她即将回国。盛君烈这个时候把她调离他身边,应该是要给他的初恋腾位置。

“怎么,你不乐意?”盛君烈微微倾身上前,“还是你就想留在我身边,等着随时被我……!”

最后一个字,他几乎是贴在她耳边说的,粗鄙又下流。

明知道他又在羞辱她,叶灵的心跳还是控制不住地乱了一拍,她抿了下唇,往后退开一步,“好,我去。”

见她答应得爽快,盛君烈的脸色并没有好看一点,他大步跨出电梯。一路上众人纷纷向他礼貌问好。

他绷着一张脸走远,众人才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叶灵的人事调令很快下来了,同为秘书的李露凑到她身边,看她收拾东西,“阿灵,人事调令怎么下得这么突然,你是不是得罪盛总了?”

李露是少有几个知道叶灵和盛君烈私下关系的人,白天,叶灵是盛氏集团总裁的首席秘书,晚上,叶灵是盛君烈的私人物品,

可如今,他却要把叶灵下放到QUEEN娱乐去,怎么感觉像失了宠的妃子,被打进了冷宫。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