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在你怀免费小说_简亦繁陆慕安全文阅读

小冰 2022-05-14 10:29:09 1
醉在你怀免费小说_简亦繁陆慕安全文阅读

封君泽眸中涌上波澜。

原来倾诉衷肠是假,分散注意力是真,就和魔术师的障眼法一样。

可是,刚才她眼中的真诚怎么可能是伪装出来的?

他混迹娱乐圈这么多年,见过太多太多在他面前表演的人,为名为利,就算是演技最好的影帝影后也会有表演的痕迹,更何况是根本没有受过系统训练的秦冉冉?

还是说这五年来,她一直都在和他演戏?

嗡——

封君泽手机**伴随震动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屏幕上显示着“助手”二字。

他冷瞥了眼秦冉冉,就起身走到窗边。

助手焦急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少爷,糯米不见了!”

封君泽心中一沉,“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今天一早。”

助手声音发颤。

他知道封少爷对糯米有多重视,糯米是少爷的祖母——封老夫人送给少爷的遗犬,上一个助手就是因为搞丢了糯米而被辞退的。

助手小心翼翼解释,“今早佣人溜糯米的时候绳子断了,糯米正追着蝴蝶跑,我们所有人都去追也没追上,后来又在别墅区也找了很多圈,也没看到糯米。”

封君泽心情急躁起来。

糯米小时候就走丢过一次,被人虐得只剩一口气,后来哪怕被找了回来,也和人一样有了心理创伤,不但胆子很小,而且还不亲人,就连当年救过它的雪萱靠近它,它都离人家三米远。

他按了按眉心,“立刻发一个悬赏,要是谁能找到糯米,给100万重谢。”

“是,少爷。”

秦冉冉因为距离太远,没有听到封君泽说了什么,只看到他挂了电话之后,神色慌张地大步离开,只留下一句“后续事宜我会授权给我的律师处理”。

秦冉冉心生好奇。

在她印象中,封君泽这个人一向胜券在握,很少会如此失态。

难道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

封君泽委托的律师很快就来了。

公寓交接异常顺利,秦冉冉脸上浮出了喜悦的光彩,临走前还拍了拍小律师的肩膀,拿出一根棒棒糖塞到他手里,“辛苦了,吃个喜糖。”

小律师的脸红了红。

他年纪不大,刚硕士毕业进入封氏法律事务部。

他的老师是封总的心腹,曾说过这位秦小姐仗着有几分姿色一直纠缠封总。

他本来对这样吃青春饭的女人没有好感。

可是经过这几个小时的相处,他渐渐发现这位秦小姐没有老师说的那么不堪。

秦冉冉倒没注意小律师的变化。

她正掰着手指算着现在的存款。

——加上两千万的房产,她现在有22050015.6元,可用金额是220500元。

距离十个亿的小目标越来越近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

秦冉冉又兴冲冲地去了一趟荒废的游乐场。

白天这里人也不多,她还想着再找找丢失的眼镜框,但是转了一圈也没找到,甚至连她昨天叠好放在路边的“血色连衣裙”也没了。

想来可能是被清扫了,只好作罢。

秦冉冉趁着无人,又钻进了游乐场的围挡里,再度确认这块药田是无主之地后,眼睛中的喜悦都要溢出来了。

她小心翼翼地把现下需要的药草采集好,封在了牛皮纸袋中。

中医曾有过一段十分灿烂辉煌的历史,无数医者尝百草,访群山,形成了璨若星河的中医体系,但是后来随着一声炮响,西医却成了救命的唯一方法。

再后来,人们又把中医和玄学扯上关系,被认为是封建糟粕,甚至一些颇具权威的医学机构也利用打假朋友圈中的邪门偏方之时,夹带着“中医无效”的私货。

而周边邻国乃至大洋彼岸的国家,都视中医为珍宝加以研究,甚至还想占为已有。

秦冉冉不想和封氏药企合作,也是因为封氏只看利益,而不会为中医发展所努力。

她爱钱,但也不是什么钱都赚的。

“汪呜!”

一声犬吠忽然响起。

秦冉冉回过头,就看到了一个雪白的团子朝她奔来。

而雪团子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挥舞着捕犬网的中年男人,穿得西装革履的,脖子上戴着一个比手指头都粗的金链子,嘴里骂骂咧咧着。

“妈的,这傻狗**能跑,今天第一个宰了你吃肉!”

“嗷呜!”

雪团子似乎听懂了,跑得更快了。

它圆乎乎的鼻子一动,像是闻到了什么味道,一双小狗眼瞬间亮晶晶地朝着秦冉冉奔来,阳光下柔白蓬松的毛发泛着自然的光泽,就像是一块成精的棉花糖。

靠近秦冉冉后,雪团子变得更兴奋了。

不但摇着尾巴围着转圈圈,还后腿蹬地抬起了前爪,撒娇让秦冉冉抱。

面对一只萨摩耶的撒娇,秦冉冉心都要化了。

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

她蹲下身想要揉了揉它毛乎乎的脑袋,却发现了它爪子上的血迹,雪白的毛被染成了红褐色,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时,打狗男也气喘吁吁跑了过来。

他看到这狗和秦冉冉如此亲密,还以为她是主人,把捕犬网藏在了身后,恶人先告状道:

“这是你的狗吧,我好端端地遛弯,结果你家狗就冲了过来,差点吓得我心脏病发作,你得给我精神损失费,5000元!”

秦冉冉掀起眼皮,“是吗?”

她一笑,从包里拿出了钱包递过去,“这包值5000元,里面还有一千现金,要么拿钱走,那么我报警。”

打狗男眼珠一转,飞速拿过了包。

临走之前,还恶狠狠瞪了眼小雪团,吓得小雪团躲在了秦冉冉的身后。

小家伙似乎知道自己给她添麻烦了,毛绒绒的头蹭着她的腿,小声呜咽。

秦冉冉见不得它这副小可怜的模样,当即给它清理了伤口,还敷上了特制的草药。

小家伙的伤口边缘整齐,一看就是人为的。

秦冉冉脑海中闪过打狗男的丑陋嘴脸,打开了手机软件。

屏幕上面清晰地显示着一个定位。

——一家名叫“绝味斋”的酒店。

她钱包夹层里有GPS定位器,本来是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秦冉冉搓了搓狗头,“走吧,我给你报仇!”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