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夫人又被摄政王求亲了小说 将军夫人又被摄政王求亲了免费阅读

小冰 2022-06-21 14:51:23 1
将军夫人又被摄政王求亲了小说 将军夫人又被摄政王求亲了免费阅读

“恭迎永安长公主战胜归来,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汗血宝马上,李常安俯视着群臣最前方枣红蟒袍的人,冷声开口:“你为何不跪。”

此话一出,跪拜在地的各官员心里陡然一惊:永安长公主在外征战三年,难道对朝廷的事情,半点儿不知!?

李常安岂会真的对面前这男人一无所知。

三年前她结束快穿任务,本该带着奖励到一个和平的世界享受余生,却不料被贪婪的系统摆了一道,穿越到与她同名同姓同样貌,成亲不足三月,公公与丈夫便战死沙场、婆婆难产去世的将军夫人‘李常安’身上。

之后将军府覆灭,她不得不主动请旨领兵上阵。三年来,她一路厮杀,到如今已成为赫赫有名的‘女杀神’。

在外征战三年,她当然不会蠢得只埋头于打仗,而丝毫不关心朝中之事。李常安垂目,把控朝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摄政王......

被问话的男人平静站着,轻笑一声,眉目飞扬,只见他双手交叠胸前,聊胜于无地行了个手礼,这才不紧不慢开了口:“还请公主息怒,本王也是奉旨行事。”

李常安眼神一闪,声音更凉:“说!”

她这一字说的声音并不大,但却让她身后跟着的九百骑兵下意识抖了抖,他们将军每次用这语气就是不耐烦了,只要被问的人说的稍不如意,头身分离就是早晚的事......

领兵首将眼神打量了男人一眼,暗道可惜了。

“皇上特准本王除他外,不拜他人。”,男人说话顿挫有力,言语间满是难以压制的气势,毫无疑问他在挑衅。

可惜了,可惜了!长得这么好看嘴却不会说话。李常安身后几个首将默默转过头,悄悄用手捂住眼睛......

“本宫若偏要你跪呢?”李常安面无表情,“你要是......”

“那本王自然是要跪的!”男人打断她,二话不说,撩袍一甩、双膝一弯,‘啪’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什么!

在场众人立即傻了眼,了解他嚣张狠辣为人的群臣一个个更是惊得顾不得礼仪抬起了头,待看清他同他们一样双膝跪地叩首行礼,万分不懂事情走向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有官员悄悄看了眼马上的女人,立刻吓得白了脸:这是......一个煞神碰到女杀神,也不敢蹦跶了!!??

他眼里的女杀神李常安正饶有兴趣看着地上的男人,她没让他起,男人就那么老老实实地维持着叩首跪拜的姿势。良久后她才出声:“你叫什么?”

男人闻声抬头,凤眼入眉尾,比女人还要精致些许的五官笑成了花:“凤北川。”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名声传至边关军营的摄政王啊。”

凤北川眼睛一亮,惊喜极了:“公主知道本王?”

李常安轻嗤笑一声,冰冷的脸上右唇慢慢勾起:“异姓摄政王,秽乱朝纲,欺君罔上,这样千古难得一见的佞臣,本宫怎么能不知道呢。”

凤北川脸上的笑容分毫未变,跪在地上的身子正挺,与她对视:“公主盛赞了,比起您十八岁亲赴战沙场,护国卫民这样永留青史的壮举来,本王做的这些又算了什么呢。”

李常安瞧他一眼,对他的轻蔑毫不掩饰:“你倒是巧舌如簧,能屈能伸。”

凤北川双手一摊,“没办法,本王也怕死啊,盛南国上下谁不知道您一人杀死五百敌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神迹。”

还没等李常安作何反应呢,就见凤北川身后跟着的一堆侍从里一人,撩着袍子快速膝行上前,大声道:“王爷您别怕,属下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在城内布置好了人手,他们不足千人,不足为惧。”!!!凤北川要谋逆!?

“保护将军!——”

李常安挥手制止。

果真就见凤北川袖口一甩,飞出一把匕首,不过一瞬,方才说话那侍从便已经双目大睁,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逆贼已被手刃,公主不必惊慌。”

李常安摩挲着手上的马绳,不甚在意:“你倒是聪明。”

凤北川似笑非笑:“这人公然诬陷本王,挑拨臣与公主的关系,死不足惜。”

“是真是假,谁又知道呢”,李常安低喃一句,随机双目冷凝,扬声道:“都滚开,本宫要进城!”

一直匍匐在地的群臣立刻连滚带爬往一边去,唯恐招了这位女杀神的霉头,就连被杀的尸体都被人拖到了一旁,但凤北川虽是站起身,却还是站在原地并未让开。

“自古没有皇上诏令,边军不得进城,公主自幼被皇上教导,又做了三年将军夫人,如今更是威震四方的大将军,想来应该知道。”

李常安嗤笑一声:“这次不怕惹了本宫,本宫把你砍了?”

“怕!”说着怕,但他却还是直挺挺拦在那,“但比起让公主无辜背上‘功大压主’的罪名,本王便是失了这条贱命又何妨呢,又何况......便是臣愿意,他们这些人为了皇上的安危,肯定也不会徇私的——”

随着他话音一落,城门里立刻跑出两队卫兵拦在门前,再一看就见城墙上,无数弓箭手已经手握利箭对准了李常安一行人。

李常安身后的黑汉大将怒笑两声:“你真以为这些人能拦住我们轻云骑九百人?你算个什么东西!”

凤北川含笑如旧:“鄙臣是不才,但要是公主因此背负上叛国的名声,本王都替您冤的慌。”

黑汉大将被他的无耻气的黑脸胀红:“胡说八道,没有我们将军,你这个狗贼还有命站在这耍嘴皮子!”

“是非对错,本王觉得公主定是分得清的。”

“你......!”

“好了”,李常安出声打断他,盯着他看了许久才回身吩咐他们:“轻云骑听令,城外三里外驻扎营地,听命行事!”

“是!”,无人敢反驳她的命令,众将士调转马头,策马飞扬,带起黄土满天,不过片刻就撤了去。

凤北川见状也下令:“收!”,城门城楼的守卫立刻也收箭退了下去。

他退后让到一边,向她弓手行礼:“还请公主下马上轿,臣恭迎殿下回宫。”

李常安收紧马绳,一声冷笑溢出——“驾!”,她脚下夹紧马肚——马儿知晓主人的心意,立刻向城内奔腾而去!

与此同时,凤北川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被踹飞出去。

“王爷!——”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