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是鸩免费小说_郁听听厉绍衍全文阅读

小冰 2022-06-23 13:11:32 1
有的人是鸩免费小说_郁听听厉绍衍全文阅读

明国南境的一处官道上,一支送亲队伍正在缓缓前行。

不同于其他队伍的欢天喜地,热闹非凡,这支队伍人人面沉如水,噤若寒蝉,除了脚步和搬动东西的声音之外,再无其他。

一个身形微胖的喜婆小声的:“听说北阳王性情乖戾残暴,咱们这安宁郡主嫁过去怕是要吃尽苦头了。”

“闭嘴吧你,仔细被人听见!”

“……”

是谁在说话?!

轿子里,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缓缓睁开眼睛。

待看清周边环境,她懵了。

她此时被困在了一处狭窄空间,更被绳子五花大绑,嘴巴也堵住了。

这是被绑架了?

临近傍晚时,天有落雨,送亲队伍看时间不早,就找了间客栈住下。两个婆子一左一右,架着江月白下轿子,又一路把人送到了厢房中。

“小姐,您还想逃婚吗?”

江月白抬头,正好看到一个清秀的小姑娘担忧的看着自己,四目相对时,她眨了眨眼睛:“……唔唔唔!”

小姑娘反应过来她说不了话,连忙去找剪子:“小姐您稍等,奴婢帮您剪绳子!”

江月白:“……”您能先把我嘴里的布拿下来吗?我下巴要脱臼了!

经过一番折腾,她终于重获自由。

江月白一边活动手臂,一边揉着下巴,脑海中凭空跳出一段回忆。她好像赶了个时髦,穿书了!这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写的是两个主角一边谈恋爱一边打江山的事。

她当时随意瞟了一眼,正好看到女配被送去给反派大魔头北阳王和亲……

等等,她现在不正是新娘?!

江月白一个激灵:“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空气安静了三秒,小红的泪水啪嗒啪嗒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小姐,奴婢是您的贴身丫鬟小红啊!”

“小红……”江月白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摔在地上。

倒霉炮灰竟是我自己?

小红是女配的丫鬟,炮灰女配在书中领盒饭的时候,提到过这个小丫鬟忠心护主,跟着一起凉凉。

惨啊惨啊。

江月白的眼神多了几分同情:“小红,咱们一起跑路改变命运吧。”

小红眼含热泪摇头:“小姐,她们特地派了四个武力高强的人盯着您,奴婢试探过,打不过的,咱们跑不出去了。”

江月白无语凝噎,难道她真的被原书安排,走上炮灰的道路?

“不过小姐非要逃的话可以换上别的衣服,等奴婢去引开看守,您再出去。”

“那你怎么办?就不能跟我你跟我一起走吗?”

小红惨然一笑:“不成的,两个人一起我们都走不了。”

小红哽咽着说:“小姐,奴婢知道您不忍心,可那北阳王生性残暴,名声在上京都臭了,人人都说他是煞神转世,专门来杀人的!您能跑就跑了,至于奴婢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只可惜了咱们王府几十口人,怕是也要葬送了。”

江月白眉峰一挑:“等等……你怎么突然说这个?你其实不想我跑吧?”

见自己的心思被戳破,小红低着头沉默片刻说:“奴婢确实有此私心。”

江月白有些没看懂:“那你之前怎么还帮我跑路?”

“奴婢只是想让小姐死了逃婚的心,只是没想到接连失败四次,小姐的决心竟然还如此坚定。”

其实送亲前夜,老王爷特地叮嘱过她,如果小姐想要逃婚的话,全力协助就是,不必担心后头的事。

是她自己不忍心看王府上下被连累,更不忍心看老王爷被怪罪!

北阳王府确实是个狼窝虎穴,但又如何?小姐一条命换王府那么多人,不值吗?

大不了她给小姐陪葬就是!

江月白:“……”不愧是你。

难怪原主连跑五次都失败了,敢情是有内鬼!唉,这怎么办?

她的目光朝窗外一转,正好看到送亲队伍的人在搬运着箱子。

几十个贴了红喜字的嫁妆箱子啊!

江月白动作一僵,眼神闪闪发亮,瞳孔上好像写着两个大字。

左眼是钱,右眼还是钱。

貌似古人对女子嫁妆都格外上心,原主作为郡主,金银珠宝不说数不胜数,几十箱肯定能凑到的,要是能顺点走岂不是就发财了?

江月白忽然下了决心:“我决定了,不逃婚了。”

小红愣了愣:“小姐您这是想开了。”

江月白点点头:“为了几十箱嫁妆。”

看着眼前的人,小红感觉有些许陌生,她印象中的小姐对金银好似没有想法啊。

不过也罢,只要小姐不逃婚就好!

江月白走到窗边,眼睛里好像有火苗正在燃烧。

先弄钱要紧!

至于那个可恶的反派大魔头么,哼,她也不是好惹的!只要躲过原著剧情,在炮灰之前干掉他,应该就没事了。

江月白暗下决定:发家致富第一步,干掉反派!

“……”

次日一早,送亲队伍再次出发。在抵达京郊的时候,迎亲队伍来了。

小红扶着江月白的手,小声提醒:“小姐,那领头的人就是北阳王。”

“小红,大反派……不,王爷长啥样?”

“奴婢可不敢打量王爷!”

江月白还想再问两句,跟前已经出现一双黑色的长靴,紧接着,有只手伸了过来。

那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看起来赏心悦目。

哟,大反派手还挺白的!不知道人长得怎么样?

“郡主一路辛苦了。”江月白听到头顶传来声音。

**,是大魔头在说话?这低沉的声音也太绝了!

江月白疯狂心动。

不过还好,她的理智还在。听说声音好听的男人一般相貌都不会太好,江月白,你要保持冷静,别被他蛊惑了!

就在这时,北阳王苏恒再度开口:“婚轿已经备好,郡主请吧。”

江月白这才注意到,不远处停着另一座婚轿:“还用换轿的吗?”

“这是王府的规矩。”

江月白在盖头下翻了个白眼,还没过门呢,就要用规矩来给她一个下马威了吗?真有你的!

心里虽有不满,但她还是换了婚轿。

送亲的乐器声再度响起,队伍再度出发,朝北阳王府而去。江月白趁着没人主意,悄悄掀开帘子往外看了一眼。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