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蛊章节目录王妩隐青渊小说阅读

小冰 2022-08-05 09:14:50 1
美人蛊章节目录王妩隐青渊小说阅读

昨天我之所以肚子会这么痛,就是因为隐青渊在惩罚我!


我不甘心的看了眼隐青渊。


隐青渊居高临下的冷笑着看我。


不就是给条蛇洗澡嘛,总比赔了命强。


我识趣的进了卫生间,给浴缸放水。


隐青渊洗个澡都很讲究,又要我拿香薰灯,在浴室里开着,然后又要我把浴室的灯关了,只留下香薰灯的甜蜜暖光。


在水放好后,本来以为我的任务完成,我终于能回椅子上坐坐休息时。


隐青渊忽然站在了我身后,低头向着我的耳边凑归来,半引半诱的对我说:“把我身上的衣服脱了。”


开什么玩笑?难道隐青渊自己不会脱衣服吗?


只是我抬眼正欲拒绝隐青渊的时候,发现他就低垂着眼睛看着我。


腾腾雾气从浴缸的水面飘出,在热气的蒸腾下,香薰的味道发挥到极致,柔和的灯光将隐青渊的眼神照的格外迷离,尤其是他眼尾的那颗泪痣,在此时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与性感,令我忍不住的对他想入非非。


这一瞬间,也不知道是香薰过于催情,原因还是这浴室里的气氛过于暧昧,孤男寡女,让我的大脑一瞬间变得空白。


就像是被鬼迷了心窍似的,隐青渊拉住我的手,隔着衣服向着他的胸膛摸过去,我伸手解开隐青渊的衣服,将他的衣领从宽阔白皙的肩膀处退下来。


美人宽衣,结实的胸膛,细腻的肤质,在我脱他衣服的时候,我的手无意触碰到他胸口,是一种如同锻料般的柔滑触感。


这种触感十分的奇怪,就像是带了毒的药一样,当我的手指触碰了后,又忍不住想去多触碰一会。


不过隐青渊似乎也察觉到了我这种想法,隐青渊忽然对我勾唇一笑:“过来,一起洗。”


说着一阵水声响起,隐青渊带着我,躺在了浴缸里的洁白泡沫中。


当有水滴溅到我的脸面上,我这才清醒了过来,看见我和隐青渊此时就一起躺在狭小的浴缸里,他光着身,而我身上穿着的白色裙子,全都被浸湿了!


“啊!”我赶紧捂住我的春光乍泄,刚想从浴缸起身,但是隐青渊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臂,力气大的惊人,让我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怀里。


“你嘴唇怎么破了?”


隐青渊问我。


“什么?”我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嘴唇,是昨天在赵刚奶奶做法的时候我被我自己给咬伤了。


“让我亲亲就好了。”


隐青渊说着的时候,见他那湿润的唇瓣,向着我的唇上覆盖了上来。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隐青渊,他那满头长长的发,就像是水草那般在浴缸里随着他的动作摇曳飘荡。


我想推开他,但是双手又使不上劲,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他抽干了。


浴室特别的热,我身上还穿着衣服。


隐青渊在吻我的时候,伸手摸到了我额头涌出的密汗,于是这才将唇瓣移开了我的唇,藕断丝连。


隐青渊微侧着头,在我耳边喘着气息:“你都出汗了,把衣服脱了。”


我知道隐青渊这是在蛊惑我,可是看着他醉意盈盈的模样在我面前的时候,俊俏的脸蛋撩人心魄,他应该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可是我总想起他是个蛇蛊,顿时唇上缠绵的湿润让我胃里一阵翻涌,有点恶心,又不太好当着隐青渊的面表现出来。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


“我去开门了!”


我赶紧的从浴缸里起身!


在路过镜子的时候,无意往镜子里一看,我唇上的伤,真的被隐青渊亲后,竟然好了?


但是出了浴室后,我才反应过来,我又没点外卖,这种时候是有谁来敲门?


我往身上披上了个毯子,从猫眼往外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像是个农民大哥,皮肤晒得有点黑,站在我的门口,一直都在抹着眼泪。


我把门打开了,只见这男人见到了我,愣了一下,然后激动的一把就跪在了我的面前,哭着对我道:“你就是王妩吧,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这男的看起来实在是眼生,我根本就不认得他,他怎么可能知道我叫王妩?


见我疑惑的站在门口,这男的似乎这才想起要自我介绍,又赶紧的跟我说:“我叫李大贵,普安县人,是经过高人指点来找你的,还请你救救我的儿子吧!”


这时,隐青渊腰上已经裹好了浴巾,从我身后向着我的腰上抱过来,将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问李大贵说:“这个高人,该不会是个身高一米四,满头白发,下巴尖尖的一个老太婆吧。”


隐青渊形容的,不正是我奶奶吗?


“对对对!就是她,是这个老人家昨天云游到我们村子里,说我儿子是中了蛊,要来你们这个小区402房间,找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小姑娘,只有这个姑娘才能救我儿子的命!”


我奶奶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而且我才刚搬过来!更奇怪的是我奶奶早就离开了,我的行踪她是怎么知道的?!


“姑娘,求求你了,我儿子是我家唯一的独苗,要是他死了,我一家人都不知道该要怎么活下去了!”


李大贵说着,一个大男人,在我面前掩面痛哭了起来。


“叔叔进屋说话吧。”我赶紧的扶着李大贵起来,本想让他进屋坐坐,把事情先和我说清楚。


不过在我要请李大贵进来的时候,隐青渊却拦住了李大贵,懒洋洋的对着李大贵说:“进屋就不必了,把你家的电话号码和地址给我们就行,明天我们会过来帮你看看。”


隐青渊回答的这么轻车熟路,看来之前跟着我奶奶的时候,这种生意他没少接。


只是如果它和我奶奶之前如果真的帮了这么多人解蛊,为什么我奶奶的名声还会这么臭?


“好好好!”


见隐青渊答应了,李大贵激动的手足无措,摸着浑身的口袋想找笔纸,都忘了他压根就没带笔和纸。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