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南风天章节目录安乔乔夜南风小说阅读

小冰 2022-08-05 16:09:43 1
我爱南风天章节目录安乔乔夜南风小说阅读

1995年,龙国丽市野梅谷村。

晚上十一点多,村口站着三四名男子,以及一个哇哇大哭的三岁小女孩。

“哇哇哇......”

小女孩凄惨的哭喊声,把一旁发愣的夏宇拉回了现实。

看着手上一叠十元面值的纸币,以及眼前熟悉的场景,夏宇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不是他年轻时候卖亲生女儿的场景吗?

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赶紧拿着钱滚蛋。”一道带有威严的呵斥声响起。

此时的夏宇,处于懵逼状态,没有回应男子。

卖女儿一事是他一辈子的痛。

而这个卖女儿场景,不知在他梦里出现过多少次。

可这一次,他感觉特别的真实。

下一秒,他脑海闪过一个天方夜谭般的猜想。

难道自己和小说里的主角一样重生了?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无数记忆涌入夏宇的脑海。

他清晰记得自己卖掉女儿后,拿着钱赌了一晚上,最后输了个精光。

他老婆知道他把亲生女儿卖掉了,毅然跟他离了婚,然后外出寻找女儿,最后寻女无果,得了抑郁症自杀了。

而他后来也因为入室盗窃进了监狱。

在监狱改造一番出来,他深刻意识到自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开始努力赚钱。

皇天不负有心人。

经过一番打拼,他开了一家公司,并成为了百强企业。

事业有成的他,心中唯一的遗憾就是老婆和女儿。

为了弥补遗憾,他终身未娶,并派人四处寻找被自己卖掉的女儿。

好不容易有了女儿的消息,眼看就要见上面了,途中竟然发生了车祸。

意识清醒之时,他发现自己回到了卖女儿那一晚。

见夏宇站在那不吱声,边上几名男子有些不耐烦起来。

其中一名体型消瘦的男子,如同看死狗一样看着夏宇,声音带着满满的鄙夷讥笑嘲讽道。

“发什么愣,赶紧拿着钱打牌去,别耽误我们办正事。”

夏宇是他们村出了名的地痞无赖,已经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可就是这么一个垃圾,却有着一个所有人都羡慕的漂亮老婆。

而且夏宇的老婆很争气,给夏宇生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

几天前,夏宇突然找到他,说是想把自己女儿卖了。

嘴上说着家里没钱没吃的,担心饿着自己女儿。

但实际上,夏宇就是因为没钱打牌了,想拿自己女儿换点赌本。

要不是夏宇开价很低,中间有利可图,他才不屑跟夏宇这样的废狗扯上关系。

“哇......粑粑,不要卖掉瑶瑶......”

“瑶瑶会很乖的......”

“以后瑶瑶可以不吃饭......”夏瑶瑶眼神里充满了无助,一边挣扎,一边朝夏宇招手哭喊道。

刚刚睡觉睡一半,她隐约觉得自己被谁从床上抱起。

睁开眼,她发现是自己爸爸。

当时,夏宇告诉她,要带她出去买好吃的。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夏宇接过这些坏叔叔的钱后,直接把她丢给了坏叔叔。

她意识到爸爸不要她了,把她给卖了。

至于被卖的原因。

她单纯的以为是因为自己天天嚷嚷着想吃饭。

夏瑶瑶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如同一把尖锐的匕首,深深插入了夏宇的心。

这一刻,他内心除了悔恨就是悔恨。

他恨上一世的自己,竟然为了一点小钱,把自己的亲闺女,以一个白菜价给卖了。

夏宇的手,不自觉扬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跟畜生没什么两样,很想抽自己两个巴掌。

但最终,他还是把手放了下去。

倒不是他下不去手,属实是当下这个环境不太合适。

回过神的夏宇,眼角多了一丝激动的泪水,果断抬手把钱递到为首男子面前,声音极其坚定说道。

“把钱拿回去。”

既然重生了,那他自然不可能重蹈覆辙,让上一世的悲剧重现。

看着夏宇递还回来的钱,众男子有些懵圈了,猜不出夏宇几个意思。

先前还乐呵乐呵数钱的夏宇,转眼之间,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啥意思啊?”一名男子眉头拧成一团质问一句。

“不卖了。”夏宇脱口而出回答道。

现在的他,非常缺钱,且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

但卖女儿这种事,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做第二次。

同时,他是一名重生者,他相信自己有能力让自己老婆女儿过上好日子。

“怎么?嫌钱少?”为首男子盯着夏宇看了几秒钟,语气带着少许不悦反问道。

他单方面以为夏宇觉得钱少,所以想坐地起价。

“不卖了就是不卖了,跟钱多钱少没有关系。”夏宇态度明确说道。

“逗我们玩呢?”一名男子面露凶相,恶狠狠瞪着夏宇爆了一句粗口。

“小子,别给自己找麻烦,识相的话,拿着钱滚蛋。”为首男子斜眼扫视夏宇,语气带着少许威胁说道。

来找夏宇之前,他们已经联系好买家了,并且谈妥价格,收了一部分定金。

眼下夏宇突然反悔不卖了,那他们岂不是白忙活一场,回头还得把钱给人家退回去。

进了口袋的钱,再让他们掏出来,这种事情他们怎么可能答应。

“粑粑,粑粑.......”夏瑶瑶望着夏宇不停叫喊。

夏宇借着微弱的月光,朝夏瑶瑶投去一个慈爱的笑容,语气极其温柔说道。

“瑶瑶不怕,爸爸马上带你回家。”

话音刚落,夏宇整个人气场发生变化,抬头直视为首男子,语气极其严肃表态道。

“最后说一遍,女儿我不卖,这些钱你们拿回去。”

这要是放在以前,以他的脾气,能动手绝对不哔哔。

“你是不是被尿憋糊涂了?居然拿这种语气跟我们狗哥说话。”

“就是,知道我们狗哥是什么人吗?活腻了是不是?”边上两名男子态度嚣张看着夏宇咆哮道。

他们狗哥本名曹海,是一家游戏厅的老板,在丽市南街一带非常吃得开。

要不是买家身份不一般,曹海绝对不可能大半夜亲自跑来野梅谷村这种穷乡僻壤。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