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前夫别碰我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顾烨霆乔言)最新章节列表(隐婚前夫别碰我)

小冰 2023-01-20 19:59:12 3
隐婚前夫别碰我全文免费阅读大结局_(顾烨霆乔言)最新章节列表(隐婚前夫别碰我)

“乔言!”顾烨霆不敢相信的看着乔言。

真是胆子野了,让乔言敢一次次的威胁他。

曾经的小兔子突然长成了刺猬?

好得很,他倒要看看,要用多少手段能将乔言身上的利刺一根根拔掉,磨平!

乔言视线灼热的盯着顾烨霆。

她听话了十年,像个舔狗一样跟在顾烨霆身后,满心满眼全是他。

即使这样都没能让顾烨霆对她产生一丝一毫的怜悯和爱,为什么还要继续犯贱?

“顾烨霆,我爱你的时候,我可以对你百般容忍,百般迁就。”乔言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她在等着顾烨霆让她死心。

她爱了顾烨霆十年,这十年她过的比谁都要卑微。

她爱到了骨子里,低微到了尘埃里。

婚姻三年,她换来的是满身伤害,是宫外孕大出血也要被他冷漠的扔在家里。

心早就已经死了,但乔言知道,她还能死的更彻底一些。

“乔言!”

顾烨霆突然有些慌了,甚至是控制不住的发怒。

乔言说她爱他的时候会百般容忍和谦让,那现在这副带刺的样子,是不爱了?

手指握紧到咯咯作响,顾烨霆居然无法忍受一个爱了自己十年的女人突然不爱了。

在顾烨霆内心深处,乔言是他的,是只属于他的。

乔言从回到顾家开始,满心满眼,全是他。

他最满意乔言目中无人,视线却只跟着他的样子。

他也习惯了乔言默默跟在自己身后,嘘寒问暖,送水做饭。

可当有一天,一直属于自己专属的东西,突然有了别人的印记,那种感觉足以让他抓狂到发疯。

“在海城,你能忤逆我到什么时候?”顾烨霆想,乔言可能只是一时不听话,他有很多方式能让乔言听话。

只是他心存侥幸,不想一一用在乔言身上。

如果她自己想明白,乖乖回到他身边,那就免了受这些苦。

“到我死?”乔言轻佻的说了一句。

能撑多久?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撑多久。

顾烨霆和陆晚清断了她工作的路,没有钱,无法进一步治疗,她能不能活到明年的今天,都是个问题。

“好,很好。”顾烨霆后退了一步,气压低沉且冷漠的看着乔言。

那种感觉,像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乖乖女,突然被人下了降头,开始叛逆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来求我。”顾烨霆转身,打算上车离开。

乔言真的颠覆了他的认知,油盐不进。

在顾烨霆看来,乔言之所以敢这么有恃无恐的惹他生气,不过就是仗着他对她的容忍与偏护。

“顾烨霆……”

见顾烨霆要走,乔言唤了一声。

顾烨霆上车的动作僵了一下,每一刻似乎都在期待乔言说她后悔了。

“海悦和我没有半点关系,他们一声不吭的开除我,我本来就心存怨气,你断了他们所有的路,倒是也正和我的心意,谢了。”

乔言故意气顾烨霆,这样一来,也许他能给海悦一条生路。

顾烨霆冷笑,看了乔言许久。

乔言在强装坚强。

这些年,乔言了解顾烨霆,甚至超过顾烨霆自己。

但顾烨霆也自认为他了解乔言。

看着顾烨霆离开,乔言扶着墙缓了很久,深深的喘息。

终于平复下心情,乔言快步走到垃圾桶旁边,将谭松臣的外套拿了出来。

眼泪滴落在外套上,乔言想……她该怎么还给谭松臣。

就算是清洗干净……他也肯定嫌脏,不会要了。

那一瞬间,乔言感觉自己就像这个外套,就应该孤零零的躺在垃圾桶。

……

回到家,乔言将外套用手洗了,她明知道谭松臣穿的都是高端定制,明知道这外套不能用手洗,可她还是洗了。

她不知道自己在执拗什么。

毫无争议,那件外套大概是不能穿了。

乔言却笑了。

笑着站在阳台上,笑着笑着就哭了。

蹲下身子,乔言抱着自己哭了很久,很久。

直到韩苗回来。

客厅有些压抑,韩苗看了眼和她一起进门的谭松臣。

“谭少爷……”

谭松臣是不放心乔言,找了个借口又回来了。

韩苗是在楼下遇见的谭松臣。

谭松臣在犹豫,要不要上楼。

“她没吃晚饭,我给她买了清粥和青菜。”

谭松臣将晚饭放在韩苗手中,转身要走。

“啊,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晚点回来,你帮我监督言言吃饭。”韩苗偷偷看了眼在阳台上哭到失神的乔言,心疼的的转身离开。

“怎么哭了?”谭松臣不擅长安慰人,可他却无措的走到乔言身前。“给你买了晚饭,吃点。”

乔言抱着双腿的身体僵了一下,抬头看着谭松臣。

“衣服……洗坏了。”乔言说着,声音越发哽咽,委屈的抱着双腿继续哭。

谭松臣看了眼自己还在滴水的外套,笑了笑。“就因为洗坏了衣服?”

乔言没有说话,这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成年人的崩溃,从来都是来的突然,莫名其妙。

“你怎么又回来了?”乔言擦了擦眼泪,故作坚强的起身。

“房东打电话说厨房漏水,我回来看看,顺便给你带了晚饭。”

谭松臣也找着理由,不想给乔言过多心理负担。

“明天就能住进来了,咱们就是邻居了。”

只是邻居……

谭松臣小声说着。

乔言走到餐桌旁,看了眼桌上的晚餐。“每次都要麻烦你。”

“没关系……我欠你的。”谭松臣垂眸,眼底仿佛有着无尽的失落。

乔言愣了一下,下意识回头。

这句我欠你的,让她心口一紧。

“你借了我钱,让我住酒店。”谭松臣随口解释。

“可是,空调已经还了。”乔言想让谭松臣别放在心上。

“那只是利息。”谭松臣走到乔言身边,安静的看着她。

他欠了乔言的,好像这辈子都还不起。

可他爱乔言,从来不是因为愧疚。

“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其实不是在顾家。”谭松臣小声开口。

乔言有些惊讶。“以前我不住在海城中心的,我们见过?”

十五岁回到顾家,在这之前她一直和爸爸妈妈生活在海城边缘的小渔村,那里景色很美,没有大城市的喧嚣。

“嗯,学校组织夏令营,地址选在海礁村。”

乔言惊愕的看着谭松臣,是她家所在的地方呢。

“乔言,你想不想回去看看?”

乔言的眼眶瞬间泛红。

因为逃避,父母去世后,乔言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她生长的地方。

“想……”乔言像是被蛊惑,她想回去,可她不敢回去。

她有试着求过顾烨霆带她回去,片面的旁敲侧击,可顾烨霆总是说他很忙。

“明天一早,我来接你。”谭松臣揉了揉乔言的脑袋,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转身离开。


相关Tags:心情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