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七零男主的炮灰替死前妻(宋青山鲍芙)全章节小说_穿成七零男主的炮灰替死前妻全文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小冰 2023-01-23 15:19:10 2
穿成七零男主的炮灰替死前妻(宋青山鲍芙)全章节小说_穿成七零男主的炮灰替死前妻全文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经过宋青山的指导,没两天,鲍芙很快就把剩下那十几件衣服给改好了。

衣服是改好了,但是距离她和中年男人约定好的十天时间,还有一天多的时间,鲍芙闲着没事干,又想起来上次她从“新华书店”买回来的书,还有原主的高中书籍。

她将这些书本都放到书桌上堆起来,准备今天把这些知识梳理一下,给自己定个学习计划。

粗略的将手头上能收集到的高中资料,连同之前在公社拿的报纸都看了一遍。

鲍芙发现大部分的高中知识,经历过高考的魔鬼倒计时一百天,很多知识点回顾一下,想要捡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除了语文一些要背的知识点比较多之外,数学上的理论知识,还有英语单词和语法,鲍芙觉得自己还行。

比较麻烦的是作文,手头上也没有参考资料,她怕拿捏不好文章的尺度。

虽说看了一段时间的报纸,以及现在读书人常看的书籍,鲍芙对这个年代的一些忌讳也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还是不清楚自己现在的水平,到时候高考语文作文能不能过关。

不过,她看到省报上面有投稿地址,打算先拿省报试试水,如果省报都能过的话,那高考作文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说干就干,鲍芙拿起纸笔就开始构思。

半晌后,鲍芙写费了几张纸的稿子,肚子还饿的咕咕叫。

算了,还是先填饱肚子。

知青点有给结婚的知青宿舍有专门的小锅,也免去了鲍芙去跟知青点的知青同吃大锅饭。

鲍芙就在分配的这个宿舍的小锅里开始做饭。

中午这会儿很是晒人,她待在屋里头都热的慌,更别提外头田里上工的人,所以鲍芙打算做个清凉的绿豆汤,做好了在井水里冰镇一下,大夏天喝这个最是凉快。

做好的绿豆汤,鲍芙分成留了一份给自己,剩下分成几小份,打算给她爹和宋青山他们送过去。

到上工的田里,鲍芙将鲍家那几份绿豆汤给鲍贵,嘱咐他,“这壶绿豆汤我冰镇了的,你拿去和大哥还有爸他们分着喝。”

经过上次王盼娣那事,鲍芙和鲍国安之间还是有些嫌隙,她也不想这会儿过去让鲍国安尴尬,只能让鲍贵代劳。

“对了,宋青山呢,怎么田里没看见他?”正打算把剩下的一份给宋青山送过去,看半天她都没见对方的身影。

“姐夫……”鲍贵欲言又止,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把绿豆汤拿过去给他爹,就带着鲍芙往右边菜地方向去。

等到看见宋青山的时候,鲍芙吓的张大了嘴巴,那个举着粪水瓢,穿梭在菜地里,速度不仅快,还异常熟练浇粪水的男人,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宋青山吗?

鲍芙把手里的绿豆汤给鲍贵,“你送给宋青山吧。”

鲍贵愣了,她姐这是看到姐夫浇粪水的样子幻灭了吗?

鲍芙才不管鲍贵怎么想,就在刚刚看到宋青山在田地里浇粪水的一瞬间,她来了灵感。

回到知青宿舍就拿起纸,提笔写上标题《我那下乡挑粪的知青丈夫》。

晚上宋青山下工回来,看在鲍芙坐在桌子上奋笔疾书,俯身凑过去,好奇的问了一嘴,“你在写什么?”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小妻子是这杏花村唯一考中高中,还顺利读完高中毕业的文化分子,但一直都没见过鲍芙写过字,有些好奇的凑过去的看了一眼。

“就……随便写写。”鲍芙捂住文章,挡着宋青山不让他看。

她总不能跟宋青山讲,写你在菜地里挑粪浇粪水那些事儿吧。

鲍芙不想让他看,宋青山也没勉强,扯开了话题,“中午的绿豆汤很好喝。”

“好喝吗?那明ꎭ꒒ꁴ꒒天还给你做。”鲍芙这会儿很心虚,捂着自己写的文章不敢松开,生怕被宋青山看到,只得随意的敷衍道。

宋青山奇怪的看了一眼鲍芙,“不用了,明天我请假出去一趟,不去上工,你后天再给我做吧。”

“后天我没时间,我也要出去一趟。”鲍芙果断拒绝,后天她跟中年男人说好的十天时间刚好到期,她还要去赴约,可没时间给宋青山做什么绿豆汤。

“你后天有什么事情吗?”

鲍芙瞪了宋青山一眼,反问道:“那你明天有什么事情呢?”

宋青山被鲍芙这话问的哽住了,识相的没再问下去,从衣柜里拿出换洗衣服,就说要去洗澡。

看着宋青山匆匆离去的背影,鲍芙觉得她有必要找个时间跟宋青山好好聊聊,让他时刻谨记他们之间假夫假妻的关系。

……

次日上午,宋青山天还没亮就醒了,小心的绕过的鲍芙,起来简单洗漱一下就出门了。

他今天和鲍贵约好,要去黑市看看情况,顺便将他们的货源给推广出去。

俩人在村口碰头,坐上去县城的拖拉机。

下了拖拉机,宋青山对县城这块没有鲍贵熟悉,一路跟着鲍贵左拐右拐,才在一处偏僻的角落进去黑市。

一进去,就有卖家上来招呼,“同志,富强粉要吗?”

“不用了,谢谢。”宋青山拒绝道,粮食米面这些东西都是上头把控,他弄不到货源,也对这些不感兴趣。

见宋青山连价格都不问,直接拒绝,那人有些吃惊。

这年头大家连精细粮都吃不到,更别提做馒头的富强粉了,要平时进来的人听到“富强粉”三个字,哪个不是眼冒金光的。

“同志,第一会儿来?”那人问道。

宋青山有心打听情况,便跟这人聊了起来,“嗯,第一回儿来。”

那人一听更是高兴,他就说嘛,哪有人来黑市买东西听到富强粉都不心动的,原来是新人初来乍到不懂行情。

“那今儿算你有运气碰到我,这黑市里的卖家大大小小我都认识,跟我也有些交情,你想买什么尽管说?”

鲍贵好歹混过黑市,知道这里头的人最喜欢坑第一次来的新人,直接打断那人的推销,“我们不买东西,我们是来卖东西的。”

果不其然,那人听到鲍贵这话,瞬间没了兴趣,“新来的都去后头摆摊子。”

鲍贵指着前头的空地方说道,“这不还有几个空地吗?”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