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若情散了无痕(时妩江疏墨)免费小说_不若情散了无痕笔趣阁最新章节阅读(时妩江疏墨)

小冰 2023-01-24 09:43:21 3
不若情散了无痕(时妩江疏墨)免费小说_不若情散了无痕笔趣阁最新章节阅读(时妩江疏墨)

江疏墨身体贴上她的:“嗯……给淼淼做吃的?还挺用心,我怎么没见你专程给我做过?”


时妩轻笑:“能比吗?你有的是人伺候,淼淼可是我亲女儿。孩子很快会长大,我不想错过她的婴儿时期,能为她做的,我都会努力去做。”


突然有人进了厨房,江疏墨立刻放开她,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我先去洗澡了。”


时妩无奈,这家伙,变脸是真的快,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


做好辅食,她让刘姨去喂小家伙吃,然后又进厨房给黑崎煮了点鸡胸肉,省得黑崎看小家伙吃饭馋。


江家有专门的厨子,连云姨这个算不上厨子的人,也下得一手好厨,连人带狗的饮食都能照顾周全,这些活儿一般轮不上她,她也是有空闲了才当乐趣消遣。


晚上把孩子哄睡着,时妩从婴儿房出来,舒展着有些酸麻的手臂,过完充实的一天,当然是要睡个好觉。


回到房间,她见江疏墨正立在落地窗前抽烟,走上前小声劝:“少抽点,对身体不好,早点休息。”


他将手里还剩下的半支烟直接摁灭,伸手拽过她,眼底擒着一抹笑意:“开始对我碎碎念了?”


时妩不知道怎么的,脑子里突然想起李瑶白天说的拥抱的感觉,于是鬼使神差的抱住江疏墨。


房间里很安静,她能心无旁骛的去感知他,坚实的胸膛、胸腔里有节奏的心跳、恰到好处的体温,还有……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果然啊,认真拥抱喜欢的人的感觉真的很好,根本不想撒手。


江疏墨低头捧起她的脸颊:“你在干什么?喜欢抱我?”


她认真的点头,是真的很喜欢,会上瘾的那种。


四目相对,彼此眼里都有什么东西在流淌着,自然而然的,吻在了一起。


这个吻最初是纯粹的,不知道何时变了味道,时妩情不自禁的搂着他的脖子死死贴上去,恨不得跟他融为一体。


她惊讶于自己的疯狂,又不想停下来,心底叫嚣着就放纵这么一次。


在她还沉迷在雾里时,江疏墨已经理智的冷却下来了:“早点睡吧。”


时妩含蓄的轻轻点头,乖巧的上.床躺下,今晚应该能做个好梦:“晚安啦。”


江疏墨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之后,他才关灯上.床躺在她身侧:“晚安。”


这一夜,时妩没有如愿的做期望的好梦,反而做了噩梦。


她梦到江疏墨要和她离婚,不光要走了女儿的抚养权,还掉头就宣布要和安怡举办婚礼。在梦里她十分委屈,因为他都没有给她婚礼……


从压抑的梦境中醒来,她看了眼时间,才早上六点,但她已经没有丝毫睡意。


江疏墨正在旁边背对着她睡得好好的,并没有跟梦里一样不要她,她带着一点小委屈从身后抱住他,轻轻的靠上去,小声嘟囔:“不能不要我喔……我们说好的。”


她知道,在她的潜意识里一定还觉得安怡有威胁,不然她不会做这样的梦,梦境反射出的大多是人隐藏在潜意识里的东西。


江疏墨迷迷糊糊的翻转过身拥着她:“怎么了?你刚才说什么?”


时妩摇摇头没吭声,那种荒诞的梦说出来会被他笑话的吧?只是做了个梦,她还不至于真的把心里的那点委屈归咎在他身上。


她贪恋的抱着他不愿意松开,这样亲密的举动,能很快驱散她从梦里带来的不安。


她以为江疏墨还要接着睡的,谁知道他躺了几分钟,突然翻身压住了她:“你真TM能忍,到底还是不是女人?你不会没感官吧?”


时妩被他冷不丁问得一愣一愣的,不明所以:“怎么了?你在说什么?”


他难耐的扯她的衣服:“我还没虚得不中用,逼我吃素,想都别想!”


时妩这才反应过来,他前几次就是故意撩拨她吧?想看看她能忍多久,到最后是他先忍不住了……


她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忍得也很辛苦,但这是事实,他那么撩拨,她是真的扛不住……


早上这么匆忙的时间,他还不忘把前戏做足,清晰的看见她眼眸起了层水雾,脸颊上也浮上了绯红,他才满意的奔入主题。


在她难捱的扬起下巴死死咬住唇瓣时,他忽的停下,带着探究的凝视着她。


时妩只觉得自己无处藏匿,眼眸里秋波潋滟,娇声询问:“你看着我做什么……?”


他笑:“看你是不是装的。”


她别过脸去:“不是,你想什么呢?”


他倒是不会真的神经兮兮的在事后问她体验感如何,因为她的身体已经给出了答复。


……


周六,邹小贝原本是请了假的,但早上还是到了工作室。


她不是来上班的,而是想让李瑶和时妩点评一下她的穿着打扮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为了见宁霁晨,她刻意装扮了一番,尝试着化了个很少女的妆容,白色修身高领薄毛衣,搭配黑色短褶裙,再配上小白鞋,头发扎了个丸子头,青春活力。


李瑶赞不绝口:“你化妆技术不错啊,这种款的穿搭也很适合你,清清纯纯的,真可人。”


邹小贝腼腆的笑笑:“哪有啊,我是现学现卖,昨晚看了半宿的化妆博主视频,本来还买了美瞳,那玩意儿戴起来要命,我最后放弃了。”


提到美瞳,李瑶就想起了往事:“不会戴美瞳没事儿,你不是一个人,我和小雨也不会。我记得很久以前我尝试过那玩意儿,硬是和小雨折腾了一个下午也没戴进去,弄得两个人都眼泪汪汪的,眼珠子都快戳瞎了。有一说一,戴上是真好看,羡慕手不残的。”


时妩只觉得往事‘感人’,谁一辈子没干过几件傻缺的事儿?


确认自己今天的状态拉满,邹小贝就走了。


初恋的感觉就像一场春雨后终于萌芽的种子,每时每刻都在期待阳光和雨水,渴望未来能长成参天大树,期许总是好的,一往无前的奔赴,哪怕未来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


出来之后,邹小贝去了附近的便利店,顺便用手机叫了网约车。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