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向晚陆衍霖(纪向晚陆衍霖)全章节小说_纪向晚陆衍霖全文阅读

小冰 2023-01-24 09:46:21 2
纪向晚陆衍霖(纪向晚陆衍霖)全章节小说_纪向晚陆衍霖全文阅读

“不管你怎么想,你永远都是我的媳妇儿,我认定了你。”

活了两辈子,纪向晚是第一次听见他说这话。

她的内心一阵酸涩,又夹杂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末了,她没敢正面回应,只是闭上了眼睛。

不是她不想相信,只是她不敢相信。

如今的一切来之不易。

纪向晚实在太害怕了,怕这些都是一场梦。

半夜,睡得混混沌沌的。

她迷迷糊糊中感受到男人的胡渣扎在她的脸颊上。

纪向晚下意识想着,明天去供销社可以给他买个刮胡刀,让他刮刮胡子了。

想法才松动。

翌日清早,纪向晚醒来时,身边却突然空了。

她摸了摸被窝,已经没有男人的余温。

陆衍霖走了好一会儿了。

就连他放在家里的行李,也跟着不见了。

纪向晚神色滞愣,一时失神。

难道……他昨晚说的那些都是骗她的吗?

还是说,她没有回应他,他放弃了?

不知怎的,想到这点,纪向晚心底涌现出丝丝懊恼来。

正在这时,她看见桌上用搪瓷杯压着一张纸条。

心头咯噔一下。

纪向晚匆忙下床拿起来一看!

是他留下的!

[安薇:

接到紧急任务,回新午镇一趟。

好好照顾自己和莹莹,平时房子里还是要多注意火灾安全问题。

最快七日后归,勿念。

落款:陆衍霖。]

看着纸条上遒劲有力的字体,纪向晚愣了片刻。

这也是他第一次跟她留这个。

以往他执行任务,从来不会给她留下只言片语,转身就走。

她从来不知道他的归期,甚至好几回,他前一刻还在跟女儿许诺说带她去镇上玩,下一刻人就消失了。

这种现象也导致两个人越来越没有好好交流的机会。

而此刻,他竟然会主动跟她报备行踪。

纪向晚说不上来是何心情,只是收下纸条,转而正常生活。

她不想再对他抱有太大的期望。

两辈子的经验告诉她,往往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接下来的一周。

她照常白天做零活,抽空就去卫生院。

好在女儿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如今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

办理好手续过后,纪向晚连忙拿着刚拿到手的酬劳赶去卫生院的缴费处,女儿的住院费消耗很快的,她不想被卫生院催着交付。

“莹莹妈,莹莹的医药费很充足,已经交到下个月了!”缴费台的林护士查了下,友好告知。

纪向晚捏着钱包愣了下,“已经交到下个月了?谁交的?”

其实问出来,她自己心里也隐约有了底。

果然,护士笑起来:“还能是谁!当然是莹莹爸了!”

纪向晚一愣,有些不知如何接话。

护士靠在缴费台,满脸笑意:“莹莹妈,你这男人可找对了!可别糊涂,好好抓紧!”

她们平日里就爱互相八卦聊天,这段时间将两人的相处看在眼里,大致拼凑出他们正在闹别扭。

这年头离婚算是稀奇事了,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人人都劝和不劝离,于是时不时总要劝劝纪向晚。

知道她们都是好心,纪向晚也没有再多争辩,只是莞尔笑笑:“我知道了,麻烦你啦!”

纪向晚走出来,将手里零碎的酬劳收进钱包。

就在这时,迎面撞上已经恢复好的方浩峰。

“莹莹妈!”方浩峰凑上来打招呼。

纪向晚回过神来,“方大夫,您已经来上班了吗?”

“是呀,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方浩峰笑笑,转而在她身边看看,“今天陆先生没和你一起?”

“他走了。”纪向晚没有多加解释。

听见这话,方浩峰眼里微亮,闪过一丝别的什么。

随后他张口问:“莹莹妈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顿饭,没帮上莹莹的忙,我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方大夫说的什么话,是我对不住你,我请你吧!”纪向晚忙接话。

方浩峰点头:“那下班见!”

说完他大踏步离开。

回到诊疗室,方浩峰遇上查房回来的同事。

同事笑他:“浩峰,我可看见了,你怎么还在约莹莹妈?她有男人!”

“她跟她男人关系不好,离婚迟早的事!”方浩峰不以为意。

同事搭上他的肩膀,有些不解:“你干嘛非看上她?你这条件,完全能找到更好的!”

“我这什么条件?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跟纪向晚一样。”

“什么意思?”同事不解。

方浩峰神秘一笑:“我在老家早结过婚离了,家里还有个儿子。”

这下换同事震惊了,他瞪大双眼:“不是吧?浩峰,你瞒得挺好!”

“我之前是看纪向晚挺会照顾小孩的,”方浩峰扶了扶眼镜,镜片上闪过一丝精光,泄露出他的真实想法,“原本想着她女儿也可以跟我儿子做个伴。”

“但是现在她丈夫还在,那就更好了,最好让她丈夫把女儿带走,她就能安安心心去我家照顾我儿子了!”

这才是他真正看上纪向晚的地方。

她对他来说,是最佳良配。

他家那个儿子简直就是个恶霸王,这段时日他见到纪向晚跟孩子的相处,不仅是自家女儿,她还跟卫生院里其他孩子都能相处融洽,这不免就让他起了这些心思。

同事明白他的想法,不禁向他竖起大拇指。

“不愧是高材生,还是你会享受!不过看起来她不能轻易跟她男人分,你这单相思也没用!”

闻言,方浩峰并没有详细解释什么。

只是他手里却暗暗捏住了一瓶药剂,唇角勾出一抹笑意来。

“今晚过后就不一定了。”

富丽大饭店。

纪向晚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终于等到方浩峰过来。

“怎么不进去等?”方浩峰凑过来,神色关切。

纪向晚摆摆手,有些拘谨:“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怕出丑,还是等你一起。”

“怪我没思虑周全,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方浩峰故作体贴问她。

纪向晚忙不迭摆手:“不用不用!我总得请你吃顿好的!”

听见这话,方浩峰笑笑,并不多说什么。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