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筝萧璟封(叶筝萧璟封)全文免费阅读_叶筝萧璟封全文阅读

小冰 2023-01-26 00:10:10 2
叶筝萧璟封(叶筝萧璟封)全文免费阅读_叶筝萧璟封全文阅读

“砰砰砰!”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阵拍门声,然后苏念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斯文,你在干什么?跟她说什么能说这么久啊,你开门,快开门。”

闻声,傅斯文所有的动作一滞,然后,帮叶筝将领口拉好,这才不甘的放开。

打开门,苏念满脸警惕的走了进来,脸上却带着她的招牌假笑,声音温温柔柔:“欢欢,你东西还没收拾好吗?要我帮你吗?”

叶筝冷冷的看着苏念这个曾经的好闺蜜,突然勾唇一笑,道:“你现在好像很得意?怎么办,我很看不惯,我觉得我应该做点什么,否则,我会很不爽。”

苏念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小腹,然后往傅斯文身边靠了靠,紧张道:“你想做什么?”

叶筝嗤笑,“你以为我会伤害你肚子里的孩子?放心,我没你那么恶毒。”

苏念的脸色顿时一阵青白,神色却是更加娇弱柔媚,低声道:“欢欢,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呢,怎么说我们也是好闺蜜好朋友……”

“行了,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装什么装呢?”叶筝赶紧抬手制止她,实在太恶心了,抬眸,望向傅斯文,道:“你出去,我有话要单独跟她说。”

傅斯文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依言意欲离开。

虽然他婚内出轨,让苏念怀了他的孩子,但他相信叶筝绝对不会去伤害苏念及其肚里的孩子,因为这个从来都不好掌控的女人,根本不可能会为他做出任何疯狂的举动。

“斯文……”苏念却拉住了傅斯文,其实她内心对叶筝一直都是有些惧怕的。那是一种来自骨子里的自卑,毕竟在叶筝面前很少有女人能自信的与她齐肩。

“你确定要让他听?”叶筝似笑非笑的看着苏念,其实傅斯文走不走的她根本无所谓。

苏念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顿时心跳就漏了半拍,慢慢放开了傅斯文的手。

待傅斯文离开,房间只剩她们这对曾经很要好的闺蜜时,叶筝从衣柜的最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袋,然后丢给苏念。

“给你看样好东西。”叶筝笑的神秘又危险。

苏念忐忑不安的打开文件袋,里面是两份身体检查报告单,一份是叶筝的,一份是傅斯文的,是两人一年前做的婚前检查。

苏念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第一时间打开了傅斯文的检查报告,结果,她看到了叫她天旋地转的三个字:不育症。

“怎么可能……”苏念目露惊恐,不断的摇头。

“是呀,怎么可能呢?傅斯文有不育症,结果你却怀孕了,你说是不是医院的检查出错了呢?”叶筝意味深长的笑。

苏念已经面如死灰,下一秒,她发疯一般的将手里的检查报告单撕了个粉碎,虚张声势道:“没错,就是医院搞错了,否则我的孩子哪里来的?”

“撕吧,刚没告诉你,这份报告单我有两份,给你看的不过是复印件。”叶筝好笑的看着终于装不下去的苏念,“至于你的孩子哪里来的,这你得问你自己,其实我也挺好奇的,可以告诉我答案吗?”

苏念已经有些崩了,她拼命摇头,“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傅斯文的。”

“嘴还挺硬。”叶筝赞赏的竖起大拇指,然后,便不再多言,提起行李箱就欲离开。

“等一等。”苏念连忙拦住叶筝,“不对,这不对,既然傅斯文有不育症,为什么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傅斯文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有不育症?”

“没错,他并不知道自己有不育症,当年是我去拿的结果,我怕他伤心,并没有告诉他。”叶筝如实道。

苏念一听,顿时面露喜色,她激动的一把抓住叶筝的双肩,突然又换了一副柔弱可怜的模样,乞求道:“欢欢,我求求你,你不要告诉他,看在我们曾经那么要好的份上,你给我和我的孩子一条生路吧,求你了。”

“你也知道我们曾经那么要好,我全心全意把你当朋友,什么都跟你说什么都跟你分享,最后,你却把我的老公都给分享了。”叶筝一把挥开苏念的手,冷冷一笑,道:“不过,你也别太害怕,目前我并不打算告诉傅斯文真相。”

现在告诉傅斯文那个拼盘侠,太便宜他了。

“当真??”苏念有些不敢相信叶筝说了这么多最后竟然要放过她?

“当真。因为我要吊着你呀!”叶筝的眸子渐渐变得凌厉,一字一句道:“我要让你往后的日子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因为,我有可能一辈子都不说,但也有可能随时说出真相。总之,看我心情。”

“你……”苏念看着叶筝的眼睛越瞪越大,恐慌惧怕溢于言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看到的是一个有着天使外表的恶魔;这一刻,她才发现多年的朋友,她其实从来没看透叶筝。

她自问是狠心肠,但眼前这个女人狠起来只会比她更可怕。

所谓钝刀子磨人,不让你死,却让你生不如死。

苏念双唇颤抖,她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了。

“所以,往后余生,你最好祈祷我每天心情都很好。”叶筝抬手拍了拍苏念那张已经吓坏的娇媚小脸蛋儿,“还有,记住了,以后别再叫我欢欢,你不配!真是每次都听得我想吐。”

说完,叶筝丢下已然面如死灰的苏念,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所谓的家。

从今以后,她自由了!

叶筝拖着行李箱,漫无目的地在街道上晃荡了两个小时。她想回娘家,可是,离婚的事她还没跟家里人说,傅斯文与苏念的苟合真的让她没脸说出嘴,最后,叶筝去了夏之雨的家,她的另一个闺蜜。

不同于苏念这个半路闺密,叶筝与夏之雨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只是高中毕业后夏之雨去了国外留学,这两年才回国就业。

当叶筝敲开夏之雨的房门时,夏之雨穿着性感的睡裙,睡眼惺忪,一副还未睡醒的模样。

看到叶筝一身盛装,手里却拖着行李箱,夏之雨揉了揉眼,惊诧又疑惑,“欢宝,你这是闹哪出?你先等会儿,我男朋友还在里面,我让他先穿好衣服你再进来哈。”

叶筝诧异,“你跟陆乘风不是分手了吗?你们复合了?”

“不是,你什么时候见我吃回头草?”夏之雨妩媚的一甩长发,“这是我昨天刚交的新男友,回头介绍给你认识,他可帅了。欢宝乖哈,等我们几分钟。”

十分钟后,夏之雨再打开门时,她已经换好了裙子,还化好了妆容,整个人分外的妩媚动人。

“欢宝,快进来。”夏之雨帮叶筝把行李提进来。

叶筝进屋,一抬头,便看到了夏之雨口中的新男友。

男人正倚在阳台打着电话,身长玉立,白衬胜雪,阳光下,眉目如画,灿若星辰,璀璨的让人不敢直视。

叶筝蓦的驻足,整个背脊瞬间僵硬,右手几乎条件反射般的捂住了左手食指上的那枚钻戒。然后,下一秒,转身就走。

“欢宝,给你介绍下,这是顾季初……咦,人呢?”夏之雨正要向叶筝介绍,一扭头,身后已经没了叶筝的身影,夏之雨赶紧追出去,便见叶筝正在下楼梯,脚步很凌乱,“欢宝,你干吗突然走啊?”

夏之雨的呼唤,却让叶筝走的更快了。

夏之雨深感叶筝情绪不对,实在不放心的她,立即乘电梯先叶筝一步到了一楼,然后拦住了脸色苍白的叶筝,“欢宝你到底怎么了?”

叶筝的气息已经完全紊乱,“我……我突然想起学校还有事,我得赶紧去处理一下。”

夏之雨一听,这才稍稍放心,“看把你都给急的,电梯都不乘,反倒去跑楼梯,跑的这满头大汗。”夏之雨抬手就去给叶筝擦额头上的汗水,目光里满是心疼和关心。

叶筝怔怔的看着夏之雨,突然一把将她抱住,“雨宝,我只剩你一个朋友了。答应我,我们一定要好好的。”

夏之雨被抱的莫名其妙,但还是轻柔的拍拍叶筝的后背,道:“放心,我们俩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还有,你到底怎么了?”

叶筝放开她,满目悲伤,“雨宝,我离婚了。”

夏之雨震惊,随即震怒,“我就知道你们迟早会离婚,我早跟你说过苏念就是一绿茶婊,你偏不信,这下吃大亏了吧,别难过,回头我帮你收拾她。”

叶筝点点头,突然鼻子有些酸,“不说了,我真的要走了。你回去吧,你男朋友他……还在楼上呢,别让他久等。”

夏之雨道:“好,回头我再找你,我们一起去收拾那对狗男女。”

叶筝继续点头,声音已经哽咽:“你快回吧,好好……好好爱他。”说完,几乎是跑着离开。

繁华的街道,车来车去,人来人往,叶筝却看不见更听不见,她机械的朝前走着,走着走着,已经泪流满面。

跟傅斯文离婚,她没有掉过一滴泪,可是当她在夏之雨家里看到顾季初之后,她的泪腺便像失去了自控功能,眼泪拼命的往外流,最后叶筝抱着双腿,蹲在马路边哭的肝肠寸断。

……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