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舒顾长晋(容舒顾长晋)全文阅读-容舒顾长晋小说免费阅读

小冰 2023-01-24 14:22:24 2
容舒顾长晋(容舒顾长晋)全文阅读-容舒顾长晋小说免费阅读

入夜,尚书府书房。

容舒握着用心头血调好的救命药,小心翼翼递给夫君顾长晋。

“夫君将这药交给圣上,定能治疗太后旧疾,届时你便可加官进爵——”

话没说完,顾长晋挥袖扫来!

“你不过一个乡下医女,少卖弄伎俩丢人现眼!”

药罐打翻在地,发出‘啪’地一声脆响,药散了一地。

容舒怔怔看着碎裂的压迫,心仿佛也跟着碎裂。

“还不滚?”

顾长晋的嫌弃又袭来。

容舒不敢看他的眼,弯下身子将碎瓷片一一捡起,狼狈回到自己的小院。

三年前,顾尚书感念她的救命之恩,让顾长晋娶了她。

可成亲三年,顾长晋一直没有正眼看她。

想着,容舒心口一阵绞痛。

那为了取药而剜破的心,又在慢慢渗血。

正巧,院内有微风吹过,一名暗卫悄无声息跪到容舒面前,伸手递上一枚虎符——

“六公主,您与圣上约定的三年历练,为期已满,圣上宣您回宫复命!”

容舒接过虎符,她原是皇后之女,只因自幼被当做‘暗皇’培养,除了父皇母后和太子哥哥,无人认识她。

如今她经过考核,得到这虎符,可率领本朝五十万大军,堪称一人下万人之上!

容舒收好虎符后,又吩咐。

“不急,你先回宫告知我父皇,我还有些事尚未完成,这药你带去给父皇,就说是礼部尚书之子,顾长晋所赠。”

待那侍卫离去后,容舒终于力竭,倒在榻上昏睡过去。

再醒来时,屋外又是黄昏。

容舒苦笑,自己昏迷了一天一夜,尚书府竟无人发觉。

心口便是一阵疼痛,三年前,她第一次见顾长晋,就义无反顾爱上了他。

她以为,只要自己足够虔诚,终有一天,会得到他的回应。

可惜等了三年,他依旧冷漠如初。

想着,她不由朝正院走去,她又想见顾长晋了。

尚书府,正院。

容舒刚走到门口,就见顾长晋带着一位女子,举止亲密从她们的婚房走出来。

她心头一刺,没忍住上前问:“夫君,这么晚了是要去哪?”

顾长晋看着容舒一身素衣草药味,微微皱了下眉头。

这时,顾夫人也从屋内走出,当即一脸嫌恶骂:

“长晋要去哪,何时还需要跟你报备了?也不掂量掂量,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容舒张了张嘴,刚要开口:“我……”

“你什么你!还不赶紧去把你身上那股子怪味洗洗!”说着,她谄媚扶着那女子手臂,“这可是当朝八公主!你赶紧滚!别脏了公主的眼!”

容舒这才知道,那这女子是自己的八妹,容明珠。

只可惜,两人并不相识。

而作为‘暗皇’的她,没有父皇的允许,不能随意表明身份。

见对方轻蔑看来,容舒难堪道:“母亲怎么能当着外人的面这么说呢!”

话落,顾夫人忽然上前来,“啪”的甩来一耳光。

“混账东西?我告诉你,在尚书府,你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外人!八公主将是这尚书府未来的女主人!”

容舒捂住红肿的脸,不可置信看向顾长晋。

“夫君……你也是这样想的吗?”

话落,顾长晋当即扔下嫌恶的一句:“本该如此!”

容舒浑身一震,手止不住地颤抖着,心口刺痛。

“长晋……我是你的明媒正娶的妻子!”

闻言,一旁的容明珠,高傲走到顾长晋身边,不屑看着容舒的狼狈。

“你一个医女,成亲三年都没有给长晋生下一儿半女,还有什么资格做他的夫人?”

容舒强忍着难堪说:“长晋乃是有妇之夫,公主却登门插足,这就是你身为公主的教养吗?”

话落,顾夫人一巴掌甩在容舒的脸上。

“不要脸的贱蹄子,公主是你能编排的吗?自己不要命了,可别拉上我们尚书府!要你给公主跪下道歉都是便宜你了!”

顾长晋亦满脸厌恶:“来人!还不将这碍事的带走!”

婆子们上前将容舒拖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

夜色渐浓。

容舒孤零零坐在屋内,心头满是郁结。

没给顾长晋生孩子,是因为他从来不愿意碰她。

她自问没有哪里比容明珠差,是不是只要自己恢复了公主身份,顾长晋就会爱自己?

正想着,一个丫鬟闯进屋,冲她扔来一支翠绿色的簪花。

“太后传来懿旨,赐封少爷为礼部侍郎和几箱珠宝,府内人人有赏,喏,这是少爷让我给你的。”

容舒看着手中那支发簪,心下微动。

这还是顾长晋第一次送她礼物,他是不是愿意要她了?

待那丫鬟离去,小院内恢复一片安静。

容舒便抬手换来暗卫。

“拿着我的公主令,去浮梦楼定一间最好的雅间,再备上一份厚礼,为长晋庆祝。”

浮梦楼乃是全京城最盛大的酒楼,只有皇家宗亲来能来此举办盛宴,往来之人都是高官世家。

若能在浮梦楼举办宴会,顾长晋一定会开心。

很快,暗卫将事办妥。

浮梦楼遣人来到尚书府,告知顾夫人,公主已在浮梦楼定了上好的雅间。

顾夫人大喜,却误以为是容明珠作为,忙派人进宫感谢。

府里一派喜色。

深夜。

容舒满怀期待来到顾长晋寝屋。

顾长晋正要宽衣,转身见到穿着薄纱单衣的容舒,立刻拉下脸。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容舒有些局促地攥着裙摆,低声嗫喏道:

“夫君,你送我簪花,难道不是愿意接纳我了吗?”

“那簪花不过是父亲见你可怜派人送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容舒脸上羞涩尽退。

她望着顾长晋,问出了疑惑三年的问题。

“夫君为什么要对我如此冷漠?你要延绵子嗣我可以,夫君想要的权利地位,我也可以给你,我本是——”

“容舒,你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容舒身子一顿,怔怔问道:“什么?”

顾长晋凝眉看着容舒,继续说:

“你不过就是个市井医女,竟也敢异想天开,给予我权力地位?”

容舒慌忙上前,拉住顾长晋的手解释。

“不是的!夫君,再过几日,我定然会让你看到不一样的容舒,你相信我。”

顾长晋却反手擒住容舒的手腕,眉间都是嫌恶。

“你一个妇人在外行医,数得清这双手碰过多少男人吗?”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