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一口骄阳(季初棠迟宴北)知乎免费小说_咬一口骄阳知乎最新章节

小冰 2023-01-26 00:09:10 2
咬一口骄阳(季初棠迟宴北)知乎免费小说_咬一口骄阳知乎最新章节

夜幕笼罩着燕城灯红酒绿的护城河畔。

景城娱乐会所门口,停靠着各种豪车。

一身雾蓝色纱裙的季初棠打着电话从出租车上走下。

她乌黑长发柔软,微卷,长相明艳,五官精致,一身皮肤白得剔透,像燥热夏季里的蓝色蔷薇。

为燕城闷热的天气带来一股清凉。

季初棠手举着电话在耳边,走得飞快,任对面的人喋喋不休。

一时不察,直直撞上了前方一个挺拔的背影。

侧肩被撞,重心不稳,季初棠身体斜倒下去的瞬间,胳膊被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攥住,才堪堪稳住。

陌生中带着熟悉的气息与冷洌的雪松木香侵袭而来,心跳无端乱了节奏。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季初棠忽视掉心跳的示警,眼睫颤了颤,抬眸。

迟宴北。

男人的名字在季初棠脑海里闪过。

她没想到,回到燕城,她第一个遇上的熟人会是他。

男人的脸棱角分明,眉骨锋利如往昔,下颚线凌厉,鼻端高挺,薄唇抿着。

气息淡漠,带着锋利感。

看着她的视线疏离,冷凛,只一秒就垂眸转开了视线。

她像是一个与之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季棠梨心脏倏地一缩,胸口顿时闷得透不过气。

男人此时的眼神与记忆中那带着痞劲的调笑眼神形成强烈对比。

季棠梨握住手机的手指攥紧,心口泛起刺痛。

“季初棠,你到了没,房间在三楼B8888.”

手机里传来的催促声却不允许她再做迟疑。

“谢谢。”

两字道谢后。季初棠转身就走。

*

进了会所大门,季初棠脚步更快了,似真的被人催得开始着急,又似后方有洪水猛兽。

她回燕京城两个月,一直都公司住处租房两点一线,就是不想遇见熟识。

今天来景城娱乐会所,燕京城最豪华的销金窟,她早预料到会遇上熟人,却没想下车就遇上了她最熟也是最怕遇见的那一个。

一直疾走至包厢门口,季初棠才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

将刚刚起了波澜的心平复,嘴角上扬,勾出一道绝美却不带攻击性的浅笑。

推开门,电话里催她的副经理已经走上前到她身边。

暗暗说道,“将你的机灵劲拿出来应付这个刘总,这单要是因为你没了,你就滚蛋!”

季初棠抬眸,顺着副经理的视线看向她口中的刘总,此时他坐在沙发正中央,四十多岁的年纪,大腹便便。

见到她们进来倒是没有生气,还乐呵呵地笑着。

“季小姐,姗姗来迟啊。”

季初棠后背传来一股子力。

副经理在推搡她。

“抱歉,离住处有点远。”季初棠浅笑。

明明今天是求人的一方,语气也是平平静静,不带谄媚。

刘杰吃得就是季初棠的这个调调。

当初他去设计公司,本就是看上了季初棠才将项目交给她所在的小组。

奈何这个女人滑得跟泥鳅似的,前面两次都被她给溜了。

此时已到项目最后交接,他可不能再让她给跑了。

这不,现在就乖乖将自己给送来了。

季初棠看着刘杰拿着他自己喝过的酒瓶将他面前的空杯满上。

“迟到自罚三杯,应该的。”

不用刘杰开口,副经理已经将他意思表达了出来,顺便还撞了撞季初棠后背。

季初棠的眸光沉了沉,伸手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即又自己拿起酒瓶再倒了两杯,痛快喝了下去。

“季小姐不止明艳动人,还识趣。”

说话间,刘杰一把拉住季初棠的手,将人往自己怀里拽。

季初棠没想过刘杰会连脸都不要了,直接上手。

她身子一扭,挣脱开刘杰的桎梏,再本能地反手握住刘杰的手腕,一扳。

“咔嚓。”

骨头被扭折的声音响起。

“啊!”刘杰吃痛出声,“你这个臭娘们想死是不是?”

在他骂出声的瞬间,原本坐在沙发不远处的两个男人迅速起身,季初棠察觉时,已经被一左一右地按在茶几上。

季初棠整个上半身都被按着贴在茶几桌面。

她的头仰着,原本明艳的脸蕴上怒气,冷清的眼神中也染了不甘,紧盯着刘杰。

手腕处的疼痛让刘杰面容有些扭曲,但此时他却并不在意。

他凑近季初棠的脸,捏着她的下巴,眼里满是兴奋。

“臭娘们,老子就是喜欢你不屈服的劲,喜欢烈的。”

季初棠紧咬着唇,不吭声。

她也不是打不过押着她的两个人,但包厢里的人太多,她再挣扎也只是浪费力气。

她只得在心里盘算,等只剩下她和这个刘杰时,会不会更好溜一点。

到时候一定得断了他命根子,看他再拿什么去祸害人。

至于后路....

她刚刚已经有了离开燕城的打算。

在这里,她始终会遇上曾经熟识的人,遇上迟宴北。

正当此时——

“咔嚓。”

包厢门把转动的声音突兀地响起,门被推开。

一道男声带着调侃与熟络在包厢中传开。

“刘总,今晚玩什么呢?我带迟总和顾总来玩玩。”

娱乐会所顶层包厢。

迟宴北坐在沙发一角灯光昏暗处。

黑色衬衣领口随意扯开了两颗,凌散敞着。衬衣袖口也被解开,上扯至胳膊处,露出一截肌理分明的小臂。

同样露出的还有右手手腕上戴着的乌黑奇楠木佛珠。

他微垂着头,拇指在打火机滑轮上划过,大手拢住跳跃的火光。

片刻之后,烟雾缭绕而起,模糊了他锋利的侧颜。

并不会让人觉得颓,唯有落拓不羁。

四周自然有女人一直或明或暗地看着他,他从未抬眸。

他将烟点燃,左手就伸进了裤兜。

一颗木珠被他握在手心里。

是刚刚那个雾蓝色身影转身时从她手腕滑落下来的。

匆匆一个擦肩,一声轻飘飘地“谢谢”。

那抹雾蓝却像是一阵经久不过的微风,一直在他心底缓缓地吹。

迟宴北低垂着的黑眸里,有无人能窥探的暗潮在涌动。

包厢里其他人都知道迟宴北的习惯,他不吱声,没人敢主动与他搭话。

都赶着与他身边的顾霄泽套近乎。

“顾总,要不要下楼玩玩?”

顾霄泽靠着沙发背,视线百无聊赖地落在不远处的显示屏上,“玩什么?”

“义达集团的刘杰今晚在楼下,那斯玩的狠,但每次找的女人都是极品,还很多雏。”

顾霄泽微皱着眉觑了一眼说话的人,并没有应声。

说话人并没有察觉顾霄泽的不爽,继续道,“去吗,顾总?就在楼下B8888,晚了今晚的极品又被刘杰那厮上手了。”

顾霄泽仍旧晃悠着手中的酒杯,无动于衷。

他身旁一直不吭声的迟宴北却是抬眸看向说话的人。

语气懒淡地开口,“B8888?带路,去看看。”

*

随着包厢门被推开,男声响起,除了下巴被捏着的季初棠,包厢里的人齐刷刷地看向门口。

顾霄泽与迟宴北先后出现在包厢门口。

顾霄泽视线随意往包厢中一扫,定在了茶几上。

虽然只能看见一个侧脸,他也认出了被压在茶几上的人是谁。

“棠..棠姐?”他惊讶得声音都有些变调。

刘杰听见顾霄泽的这声称呼,就知道自己手上的娘们是这位大佬认识的人,心里一咯噔,悻悻地收回了捏住季初棠下巴的手。

季初棠下巴上的力消失,她微侧过头,正对上迟宴北冷漠似寒冰的眸子。

但只是一秒,迟宴北就移开了视线。

他的视线转到刘杰面上,“挺会玩?”

刘杰不知这位燕城活阎王问话什么意思,但仍心里发虚,迟疑地开口,“迟...迟总。”

迟宴北一步步走进包厢里,站在刘杰面前,微垂眼看已经站起身的季初棠。

季初棠皮肤嫩,被压在茶几上只一会,锁骨前红了一大片,更别说被刘杰捏过的下巴。

红中带着隐隐的青紫。

包厢里所有人都拿不准迟宴北的意思,大气也不敢出。

空气冷寂。

迟宴北周身散发的凌厉气息压迫着整个空间。

“迟...迟总。”

刘杰双腿剧烈地抖着。

“你他妈很会玩!”明显带着怒意的男声骤然炸开。

迟宴北突然抡起一拳就打在刘杰脸上。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