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烂漫当年情(时姝江墨彦)小说免费阅读_当年烂漫当年情全文全章节在线阅读

小冰 2023-03-06 18:17:21 4
当年烂漫当年情(时姝江墨彦)小说免费阅读_当年烂漫当年情全文全章节在线阅读

“不久。”秦丽子紧接着说,“当时夏情姐一支舞蹈直接跳到江墨彦学长的怀里,全场沸腾,我们都尖叫起来了。”

陈静正想回答,突地后脑勺一凉,她下意识地看向时姝。时姝端坐着,嘴唇抵着咖啡,一动不动。

陈静抬眼,对上秦丽子满眼装出来的笑意。陈静扯唇,脸上的笑意少了许多,她说:“秦丽子,我们还要谈话,你....”

话没说完,大堂外一辆黑色的奔驰缓缓停下,车身敞亮,低调稳重。不少人都看了过去,车子停下后很安静,既没有开门也没有人下车,但那姿态看样子就是在等人。时姝眉眼低垂,把咖啡杯放下,她面对陈静,说道:“陈静姐,不用问老师了,我自己能答应你,细节我们电话里谈吧。”

陈静顿了下,道:“好。”

时姝站起身,捞起小包,朝门口走去。她也是学舞蹈的,及腰的长发,细腰长腿,她刚到门口。

司机立即从车里下来,绕过车头,恭敬地拉开车门。

时姝弯腰坐了进去。

车门再次紧闭。

司机绕回了驾驶位。

几秒后。

车子启动,挡在大门的奔驰开走,像一场盛宴结束的感觉,在京市奔驰不算什么,但如若是看车牌,就知道这绝对不普通。

陈静挑眉收回了目光,却看到秦丽子似妒似羡的神情,她一愣。秦丽子收回了视线,看向陈静,逐收了那些情绪,她轻笑,对陈静道:“学姐,当年,你也应该明白,江墨彦学长跟夏情姐的事情吧?”

陈静没应。

*

霓虹灯从四面八方投射进了车里,偶尔划过时姝的脸,她静静地看着窗外风景,司机也安静地开着车。

她指尖摩擦着手机。

许久。

她说:“陈叔,他在哪儿?”

陈叔抬眼,看了内视镜,笑道:“闻先生今晚有个商务会议,正在香水榭见客。”

“我去接他。”

“好。”

陈叔点头,收回视线,换了车道,在前方调了个头。不多时,黑色奔驰就停在香水榭外不远处的车位上。香水榭这个点门口几乎没车位,只能停得稍远了些。停好后,时姝就静静地看着香水榭的门口。

陈叔拿手机给江墨彦的秘书发了信息。

二十分钟后,只进不出的香水榭门口,走出来一行人,被簇拥在中间的男人高大俊朗,他偏头听着同行人说话,后点了点头。秘书靠上前,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他抬眼,漆黑的眼眸往这边的奔驰看了一眼。

又大约过了两分钟。

送走了其他人,江墨彦走下了台阶,往这边走来。陈叔见状,赶紧下车,打开车门迎接他。几秒后,江墨彦弯腰坐进了车里,车门关上。

他一进来,便带了淡淡的檀香味以及淡淡的烟味,以及夹了点儿酒味。他睨了她一眼,解着领带,“陈静去找你了?”

时姝嗯了一声,转过身,靠了过去,伸手接过他的领带,给他解。

江墨彦松了手,靠着椅背,垂眸看着她,她今天只涂了唇膏,晶莹剔透,明明不艳,却格外勾人。

他抬手,搭上她的腰,按了下。

时姝从靠着便成了半趴着,她指尖加快了些速度,把领带取了下来,江墨彦便抬了下巴,解了紧扣的领口,随后低头,堵住她的嘴唇。时姝指尖紧捏领带,脖颈微仰,男人捏住她下巴,吻得更深。

时姝不一会儿便眼尾泛红。

是生理,也是心理。

江墨彦搭在她腰上的手心,滚烫,他咬着她下唇,低声道:“回家,嗯?”

时姝含糊地嗯了一声,睁眼,看着他的眉眼。从他如今的眉眼,就可以描绘出他高中时期的样子。

他扬高了鼓槌,笑着看着在他面前跳舞的夏情。时姝心一颤,手臂紧勾着他的脖颈,江墨彦低头看她一眼,挑了下眉,轻笑了声。

随后。

他指尖在漆黑的窗上轻敲了下。

站在外面候着的陈叔低着头上车,江墨彦指尖轻轻地一勾,隔断便缓缓地升起,后座愈发私密,车子启动开走。江墨彦抚摸着时姝的长发,说道:“去陈静那边帮忙,需要跟你老师说一声吗?”

时姝摇头:“不用,最近没有活动。”

江墨彦:“好。”

“加她微信没?”

时姝一顿,“还没。”

没来得及,她听见秦丽子的话只想走,她一点都不想知道江墨彦跟夏情的过去,她这两年一直掩耳盗铃。

江墨彦拿起手机,把陈静的微信推给她。

滴滴一声。

时姝没有立即去看,她突然觉得,认识陈静,似乎又多了一个他们曾经的见证者。车子抵达别墅门口,陈叔下了车,但没开门。车里后座,那隔断的空间,时姝被抱在江墨彦的腿上,她被吻得眼眸含水,裙子撩起,长腿诱人。几分钟后,她呼吸繁乱靠在他的肩颈上,江墨彦伸手抓过一旁的西装外套,搭在她的肩膀,拉下她的裙子。

他低声含笑,“还是那么不经碰。”

时姝抿唇,一声不吭,没有一处不红的。江墨彦把她包好,按了门键,陈叔在外听见动静,立即上前,开了门。

江墨彦抱着她,长腿迈下,大步地朝别墅门走去。

早有保姆阿姨在屋里候着,屋里灯火通明,也是刚亮起来,看到男人抱着时姝进来,保姆阿姨站在一旁,问道:“需要吃点宵夜吗?”

江墨彦:“不必,你回去休息。”

保姆阿姨应了一声。

江墨彦便上了楼梯。

保姆阿姨听从了男主人的吩咐,立即锁好门,关了大厅的灯,接着离开了主楼。而主楼二楼主卧的灯紧接着亮了起来。时姝伸手抓住了窗帘,脖颈泛红,眼尾泛红,江墨彦按着她的腰,含住她咬着的红唇,把她的所有声音都堵在嘴里。

三个小时后。

江墨彦穿着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来到床边,拨弄她的湿透的长发,时姝困倦地看他,蹭了蹭他的掌心。

江墨彦笑道:“我明天出趟差,要一个星期,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傅临远公司的中秋晚会。”

时姝眼睛亮了下,“你有空去看?”

“本来是没空的,可你不是要帮忙吗?那我就有空了。”

时姝心颤了颤,她进了唐奕老师的舞蹈团后,一直都是跟着剧团跳的,几乎没有什么机会单独出来跳,她本来是想着陈静是江墨彦的同学,才跟老师求得机会帮陈静的忙,本只是帮个忙,算不上期待。

可如果他来看的话。

她突然更有了动力。

因为以前她都是舞蹈队的群演,他哪怕来看也只是看到她站在角落里,何况,他也没空来看。但这次他有空来看,她还是主演。时姝一下子便心跳加速,她一定要跳好。

“饿不饿?”江墨彦摸着她的脸,轻声问。

时姝说:“有点。”

“我去叫阿姨过来。”说着,他便要起身,时姝一把拉住他的手腕,“我去吧,不用麻烦阿姨了。”

江墨彦回身,含笑看她。

时姝起身,“我自己做点,你想吃什么。”

江墨彦:“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时姝嗯了一声,长腿从被窝里伸出来,放到地上,站起来时,有些软。江墨彦大手一揽,搂住她的腰。

时姝神情涩然,抬眼见到他似笑非笑的眼眸,她满脸通红,江墨彦笑而不语,勾了床尾的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

拢好外套。

时姝缓了下,穿上拖鞋。

江墨彦看了眼她红透的膝盖,“能走?”

“能。”

时姝往门口走去。

江墨彦倒没跟上,他弯腰拿了手机,几通未接来电,都得回。他摸了茶几上的烟,低头点燃咬在嘴里,拨打了回去。

*

时姝来到一楼,开了厨房的灯,打开冰箱,里面塞满了食材,她纤细白皙的手指往下,不一会儿拿了鸡蛋跟火腿,又取下上面柜子里放着的面条,做饭是她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她煮开水,切火腿。

低垂的脖颈跟领口都是吻痕。

她认真地忙碌着,听见了厨房门外的脚步声,她抬眼看了过去,江墨彦下来,他嘴里咬着烟,挪过柜子上的烟灰缸,把烟掐灭了。江墨彦抬腿朝她走来,“吃什么?”

时姝收回视线,说:“面条吧。”

江墨彦嗯了一声,大手一把搂住她的腰。

时姝心跳了下。

她把切好的火腿放在盘子里,问道:“你明天到哪儿出差?”

“巴黎。”

时姝握刀的手一顿。

夏情在巴黎。

作者有话说:

宝宝们,我来啦,明天还是这个点更新,这章送168个红包,让你们久等啦。


第2章

吃过宵夜,时姝把碗筷放进洗碗机让它自动清洗。江墨彦把她拦腰抱起,抱回了主卧,两个人洗漱完。

时姝上床。

江墨彦整理领口,道:“我去书房看份文件,你困就先睡。”

时姝点头。

她下楼前听到他给人回电话,就知道今晚还忙着。看着他出去,并关上门,时姝靠着床头,一时并没有睡意。

她拿过手机,犹豫了下,点开了夏情的朋友圈。夏情最新的一条动态,显示地址是在Paris.Eiffel Tower(Tour Eiffel)...

巴黎埃菲尔铁塔。

而她穿着一条黑色吊带裙,提着裙摆,在那里翩翩起舞,美丽动人。时姝相信,江墨彦的朋友圈,也会有这条动态的。

她看着这条动态许久,随后退了出去,回到聊天列表,陈静正添加了她,时姝点开通讯录,通过了。

刚通过。

陈静便发了信息进来。

陈静:还没睡?

时姝:是,你呢?

陈静:我还在帮上司整理明天的工作行程,对了,时姝,这次要辛苦你了。

时姝:不必客气。

她发完后,沉默几秒,又咬着唇,编辑。

时姝:我想问你个问题,夏情跟江墨彦当了多少年的同桌?

陈静在那头一愣,手头的活儿都停下了,她斟酌着想着要怎么回答,该模糊一点呢还是明朗一点。

两分钟后。

陈静:三年,从高一到高三。

时姝整个心瞬间被揪住,她一直极力去了解他们的过去,极力地。可是还是忍不住了,她指尖按着九宫格。

时姝:三年都同桌?是老师安排还是他们自己安排?

许久。

陈静没再回了。

没回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是他们自己安排的。时姝闭了闭眼,呼吸不畅,她把手机按灭了,放在床头柜上,随后缩进被窝里。

滴滴一声,屏幕却再次亮了。

时姝伸手拿过来。

陈静:时姝,不要想太多。

时姝抿抿唇,没回,她把手机暗灭了又放回床头柜,努力睡着。

半夜。

外头似下雨了。

时姝翻身,被男人的手臂用力地搂了过去,她顿了顿,迷糊着埋在他的脖颈又沉沉睡了过去。

*

隔天一早,时姝醒时,身侧的被窝已经凉了。她撑着身子起身,抓了下头发,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钟表。

八点半了。

她赶紧起身,洗漱刷牙换衣服下楼,保姆阿姨张姐已经做好了早餐,笑着道:“醒啦?”

时姝喝一杯温水,冲在客厅等着她的陈叔点点头,才回了张姐,“他什么时候走的?”

张姐端牛奶出来,道:“闻先生六点半就走了,让我们别吵你。”

时姝嗯了一声,坐下来吃早餐。吃完早餐,她拎起小包出门,陈叔开车送她去舞蹈团,进门的时候,A组也在,两组正在开会,时姝来得挺晚,一进门,所有人均盯着她看,秦丽子眼尖,一眼认出她身上裙子的牌子以及新换的这个小包的牌子,都是绝版货。她花钱都买不到那种。

秦丽子知道,那都是江墨彦给她买的。

她冷笑,“夏小姐啊,你可以再晚一点。”

时姝没搭理她,A组跟B组平日里很少碰面,难得碰面都是要开大会,她走到B组坐好,等待老师的到来。几个组员看她,有人伸手摸她的裙子,“好漂亮,你那个男朋友给你买的?”

时姝嗯了一声。

“你男朋友真好。”

时姝没应。

那个组员收了手,跟其他人对视一眼,没别的,谁不知道时姝的男朋友可是她姐姐夏情,也就是唐奕老师大弟子A组首席读书时的恋人,也不知道时姝怎么勾搭上曾经姐夫的,好手段。

晨会开完。

B组几个人起身,准备离开这间训练室,唐奕老师喊住了时姝,时姝从队伍转而走了过来,来到唐奕的跟前,唐奕抱着手臂看着时姝,时姝算是她的关门子弟,天赋谈不上最好,但气质不错。

不过比起夏情,还差一些。

她说:“你去帮傅恒投资,需要几个人帮你?”

时姝一顿,她说:“我想独舞。”

唐奕沉默几秒,“也行,编舞如果有什么不懂,可以来找我。”

“好,谢谢老师。”

“去吧。”

时姝恭敬地鞠躬,随后往外走。

*

唐奕的舞蹈团财大气粗,时姝能申请到一间单独的练习室,并且编舞老师也愿意来帮她,时姝跟老师一整天都在商讨怎么改编,她的风格已定,准备跳古典舞。而从京市去巴黎,需要12个小时左右。

晚上。

时姝回了别墅,洗了澡,便给江墨彦发视频。那头,男人却挂断了,几分钟后,他的秘书联系了时姝。

“夏小姐,闻先生正在见客,他说让你先休息,晚点再给你回电。”

时姝:“好。”

挂了电话后,时姝靠在床头,翻着朋友圈,就看到夏情发了一个新动态,她拿着一杯咖啡靠在椅子上拍,身上是一件羽绒外套,露出了白皙的肩头,里面应该是穿了吊带。很耀眼,很漂亮。

时姝看了几秒,给这条动态点了赞。随后便往下翻其他人的朋友圈。

翻了朋友圈后,江墨彦还没来视频,时姝就拉开了瑜伽垫,开始拉伸,拉出了一身汗,九点多左右,手机才响起来,她靠过去拿起床上的手机,是江墨彦来了视频。她立即点开,那头男人穿着白色衬衫跟黑色马甲,他挑眉。

“在干嘛?”

时姝擦了擦下巴的汗,笑道:“练瑜伽。”

江墨彦看着她的汗从脸颊滑落,滑过脖颈,正是他昨晚留下的痕迹。他眼眸不动声色,“今晚早点睡,别太晚了。”

时姝:“好。”

她趴在两个人的床上,看了眼他身后的咖啡厅,“你在外面?”

江墨彦端起咖啡,晃了下杯子,“嗯。”

时姝定睛一看,浑身血液凝结。

咖啡杯子跟夏情刚发朋友圈的那个牌子一模一样。她呆滞住了,江墨彦挑眉正想说话,那头就有一个声音由远而近地喊了他。

他掀起眼眸。

看了过去。

半响他视线收回来,看着镜头里的女人,“时姝,你早点睡,嗯?”

时姝有一瞬间回了神,她听见了夏情的声音,他们真的见面了。时姝呆呆地点了点头,“好。晚安。”

晚安。

可他们那边是下午。

挂断视频后,时姝维持着姿势不变,黑了的屏幕印出她的脸,茫然,无措,慌乱。她认识江墨彦的时候,并不知道姐姐夏情跟江墨彦有曾经。她大一军训时,军训的教官是江墨彦的好友,关系特好,江墨彦出现在他们军训现场几次。

那会儿她就喜欢上了江墨彦,跟其他女生一样,上前跟他要了联系方式,他也给了。但他很难联系得到,哪怕有微信,他基本不怎么回。她就找他休假的时候约他,哪怕很难约,她都坚持不懈。

记不清约了几次。

才约到他,那会儿她已经大二了,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去追他。她永远记得两个人继那次军训过后的第一次见面,全程约会下来她的脸一直红着。后来又约了他几次,约着约着好像没认真说了开始,但就在一起了。

后来,她才知道,他跟自己那位才情了得的姐姐有曾经。姐姐长她四岁,一直是夏家的骄傲,十三岁就被唐奕老师收为徒,二十二岁就拿下首席之位,有这样的前女友,她算什么呢。她压根就不敢问江墨彦他跟夏情的过去。

江墨彦也长她四岁。

他们是一个世界的。

而她不是。

时姝点开微信,斟酌了一会儿,给陈静发了微信。

时姝:我想知道,以前,是夏情主动的,还是江墨彦主动的。

陈静:....时姝,你问这个做什么呢?

时姝:你能告诉我吗。

陈静:你希望是前者还是后者?

时姝:我只想知道答案。

陈静:后者。

时姝猛地握紧了手机,她趴在了她跟江墨彦的床上,闭了闭眼。

可是,她跟江墨彦,是她主动的。

两分钟后,陈静又发了微信给她。

陈静:时姝,往前看。

陈静:我们聊聊,这次你打算跳什么舞蹈,江墨彦到时也会来看,你要加油。

时姝顿了顿。

回复她说:“青蛇。”

*

《青蛇》这支舞蹈夏情也跳过,当时是剧团里的节目,惊艳全场。时姝选这支是编舞老师提议的,他认为时姝的身段很合适,于是做了新的改编。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傅恒投资的中秋晚会也到了。

时姝在化妆间换好衣服,上了妆,提着小包,提着裙子走出来。正好碰上秦丽子等人,秦丽子抱着手臂,“跳青蛇啊?学夏情姐呢?”

时姝没应。

秦丽子啧一声,道:“夏情姐靠着跳青蛇当上了首席,你能吗?”

时姝完全没搭理她。

秦丽子紧接着冷笑,“哦,那一年江墨彦学长也到现场看了,就在台下看着夏情姐鼓掌。”

时姝脚步顿住。

这些,是她所不知道的。几秒后,她这才重新抬脚,拐弯进了电梯间,下了楼,陈静的车停在门口,时姝走过去,一把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砰。

车门关上。

这声音让陈静抬眼看了下内视镜。

后座那妆容精致的美人,一声不吭,紧握小包。陈静顿了顿,笑道,“那我们走了?”

时姝点了下头。

车子启动,开出大路。这个点,正是高峰期,各大商场都为中秋做了装饰,时姝看着,突地问道:“陈静,我姐姐跳青蛇那会儿,他是不是到现场了?”

陈静一顿。

说:“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有没有?”

陈静又沉默几秒,“好像是有这回事。”

她当然不能骗时姝,因为夏情在国内的时候,他们的同学群就非常热闹,夏情极受欢迎,她的一举一动都有人议论,她拿首席的时候,很多人替她庆祝,相片一张接一张地发到群里,她就算不想看还是看了,何况,她跟夏情关系还可以。

时姝眼睛盯着外面的霓虹灯,无意识地按着手机,开,灭,开,灭。

陈静叹口气。

抵达傅恒,陈静送时姝去后台,节目流程单也送到时姝的手里,时姝翻看,下一个节目就到她。

她拿起手机,直接拨打了江墨彦的私人电话。

响了挺久,他才接起来,时姝抿唇,问道:“你到了吗?”

江墨彦那边有些吵杂,他低沉的嗓音传来,“时姝,今晚恐怕不能准时到场看你跳了。”

时姝浑身一下子就凉了。

江墨彦安抚道:“我会让人录....”

话没说完,陈静朝时姝挥手,时姝指尖发凉,直接挂了电话,把手机按在小包旁,便起了身。

作者有话说:

不好意思,来迟了,睡过头了,嘤嘤嘤,这章继续100个红包,明天还是换成下午五点左右更新吧,老时间,么么哒。感谢在2022-05-14 10:25:33~2022-05-15 11:25: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鹿搖瑶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姓边 2个;璃湮ian、45471600、张张张张娉、DDDD、是钰不是玉啊!、苏好周扬、叶韵、15846916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琳澜lin 108瓶;66000 50瓶;柟柟? 20瓶;knnusiu、Nevaeh、52232660 18瓶;阿白、上学糖、某某辣酱、嗯呐、一坨小豆腐 10瓶;佳佳 9瓶;momo、51582852、夏虫1984、56000248、Mj 8瓶;赴生、雾岛风飞时、现女友pgt 6瓶;50184380、敏呀敏yummy 5瓶;Baylee 4瓶;wdlien、恬恬要做小超人 3瓶;HOOOOZKL、DDDD 2瓶;32920488、阿冰猫、鱼、二狗,你好、暖风似听听、许殿跪榴莲、张张张张娉、西兰花是花、54439532、牵一只蜗牛去散步、云霄、59218025、葱姜蒜、777777、58712631、大象小恐龙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章

经过陈静时,陈静探头看了看,问道:“江墨彦呢?”

时姝没应,拿过一旁的道具,脱了舞鞋,走上冰凉的舞台。陈静看着她侧脸,突然有几分心疼。

台下是傅恒整个公司以及邀请的同行,也有他们的客户,同样,也有京市一些世家子弟以及千金过来捧场。

幕后念名字的时候,他们错以为那是夏情,小声地议论了起来,直到时姝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

才反应过来,那是夏家的小女儿?

瞬间兴致减半。

陈静在后台也担心时姝受影响,跳坏了,于是便没有走,站在台阶边,看着。舞台在时姝上去后没多久便全暗了,几秒后,灯光慢慢地开始亮起来,音乐声开始响起,时姝手持着玉箫转身朝舞台边缘走去。

轻点着脚尖,长腿从裙摆中若隐若现,走得慵懒,散漫,脸上又玉洁冰清的神情,似把台下的所有人都当成了蝼蚁。

几分不屑。

一下子便镇住了台下人,她来到舞台边一个旋转,开始跟着节拍跳了起来,不面对众人,但细腰长腿却在他们的面前晃。

很美。

这种美说不上来是什么,但那身段确实无敌。这不是时姝第一次独舞,但这是她这两年来的第一次。

台下的人不少人拿起手机,拍下这一段。

陈静在台阶下大松一口气,她没见过夏情的青蛇,但时姝的这支舞蹈确实好看。一舞毕,时姝朝台下鞠躬,然后持着玉箫就往后台走来,陈静赶紧说道:“等下还有聚餐,一起吃饭吧?”

时姝摇头:“不了,我回家。”

陈静看她兴致不高,顿了顿,“那我送你。”

“不用了。”

说着,时姝便去拿小包跟手机,她看了手机一眼,空空的,他没有来任何信息跟电话。

时姝匆匆地出了后台。

她不可控制地在脑海里浮现夏情在台上跳舞,他在台下看的画面。

入夜风有些凉,时姝走出去,风吹乱了她的裙摆,她宛如个走错片场的人,穿着古装走在现代的建筑上。

*

黑色的轿车缓缓地开进了铺路,后座的男人长腿交叠,手里握着一个平板,里面正在播放时姝刚刚跳的青蛇,录制视频的人是傅临远聘请的摄影师,录得很专业,角度非常好,江墨彦眼眸深了几分。

车子快抵达傅恒投资中秋晚会的现场。

陈叔轻轻地咦了一声。

江墨彦抬眼。

目光一凝,看到那穿着青蛇舞服赤脚走在台阶上的女人。

陈叔车子速度又放慢了些,他回头看向江墨彦,“闻先生,好像是时姝..”

江墨彦把平板放下,说道:“停下。”

陈叔立即轻轻地踩了刹车。

车子停下,黑色的奔驰车身敞亮,就停在树荫下,车窗很黑,窥探不到车里的场景。时姝赤脚在大剧院的台阶上走上走下,偶尔看着天上的星光,不远处的车门紧跟着推开,江墨彦长腿一跨,走了下来。

随后,他走上台阶。

在这秋风中,时姝隐约听见了脚步声,她回头一看,便看到了他。时姝抿了下唇,反射性地朝台阶上跑去。

江墨彦眉心微拧,几秒后,追了上去。在时姝脚要跨上最高那个台阶时,他手臂勾住她的腰,在她长腿踢蹬的时候,他微俯身,勾住她的脚弯,把人横抱了起来。

时姝:“你放开我。”

江墨彦大步地走下台阶,垂眸看她一眼,“放你?放你去哪儿?穿这样?”

时姝紧紧地盯着他的脸,他的眼。

江墨彦解释:“班机延误了,慢了一个多小时,又塞车,这才没赶上,不是故意的。”

时姝一声不吭。

他垂眸又看她一眼,“但我看了视频,跳得很好。”

时姝还是没应,只是勾着他脖颈的手紧了几分,他感知到,唇角勾了下,大步来到车旁,陈叔已经把门打开,江墨彦直接抱着她坐进车里。车门轻轻地关上,江墨彦抬手抚摸她的头发,眉眼细细地看着她。

时姝也盯着他。

看他的眼睛,神情。

大家都在喜庆过中秋,也有一些人出去玩儿,刷着刷着,她突然坐了起来,紧盯着手机屏幕。

夏情发了一张相片,是机票。

从巴黎回京市的。

秦丽子问道:夏情姐,你要回来了?

夏情回复秦丽子:嗯。

嗯。

她要回来了。

时姝指尖一紧。

作者有话说:

这章继续100个红包,明天依旧五点见,么么哒。感谢在2022-05-15 11:25:30~2022-05-16 16:42: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份饭、鹿搖瑶、^^、叶韵、苏好周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芯芷属 50瓶;心生欢喜 29瓶;龙猫 20瓶;姓边 18瓶;佳佳、盐味奶糖、mi、一份饭、小火柴shiee、沐若清晨、奶油小泡芙、?凌凌、NG 10瓶;橙子、狂恋chx 9瓶;烨叶 8瓶;41820121 6瓶;蝶澈、会飞的鸟、xy11-、大象小恐龙、雨梦 5瓶;suncaiwei-i7、HOOOOZKL、DDDD、forgettable、阿乐见到见到风了吗、又谢随风去 2瓶;dandelion、听南、二狗,你好、xyaxyaxya、牵一只蜗牛去散步、西兰花是花、筮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章

夜深,中秋佳节的余温剩下几分,别墅区不少房子依旧亮着灯,最中心的那套暗着,带了几分冷清。

黑色轿车停下,江墨彦从车里下来,对陈叔说了声,“早点休息。”

“哎。”陈叔点头。

继而跟上前,帮忙推开大门。江墨彦长腿一迈,走上台阶,进了门,屋里只有外面投射的淡淡路灯,餐桌也收拾干净了。

他解着袖口上楼,一路来到主卧室,卧室里飘着淡淡的檀香,他把外套搭在椅背上,走向中间的大床。

床头灯投射着,床上的女人已经睡了,侧身,半弓着,白皙的掌心还握着手机,眉心拧着,睡得并不安稳。

江墨彦解完袖口,抬了下巴解领口,随后指尖拨弄了下她湿润的长发。时姝是做噩梦了,梦里她被推下悬崖,崖上是江墨彦跟夏情的盛大婚礼,她大吸一口气,猛地睁眼,对上了高大男人的眼眸。

她眼神聚焦。

“你...”

“做噩梦了?”江墨彦轻声问道。

时姝愣愣地看着他,还没回神。江墨彦轻挑眉梢,拨开她的刘海,同时也掀开她的被子,俯身下去,堵住她的嘴唇。时姝仰了仰脖子,舌尖碰到他唇角的伤口,她猛地缩了回来,江墨彦轻笑一声,揪住她舌尖。

渐渐地开始加劲。

她的头发更湿。

粘在肌肤上,江墨彦拨开了就亲,后发现湿得太厉害了,干脆起身,把她抱了起来。时姝嘴唇一咬,紧紧地抓着他。江墨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还故意问她:“梦到了什么?嗯?”

时姝抬眼,眼里全是水珠,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没什么。”

江墨彦听罢,并没继续问,他也不过随口问问。进了浴室,门一关,被水珠晕染的墙面很快就被人给蹭掉了。

久久。

直到隔壁的别墅灯都灭了,他们这间主卧室的床头灯,浴室的灯以及水,一直亮着一直开着。将近凌晨三点半,时姝到了那种,稍微会推拒他的时候,江墨彦擦了擦头发,摸她头发被她抬手下意识地推拒着。

江墨彦挑眉。

俯身盯着她,“不擦头发怎么睡?”

时姝这才收回手,迷迷瞪瞪地坐起来。江墨彦笑着把人揽了过来,毛巾扔她头上,给她擦着,而床边的手机响起,他拿了过来,随意地翻着。时姝起初只是迷瞪,后来余光扫到他的屏幕。

她心跳加速,她想看看他的微信,看他的微信列表。

看他跟夏情有没有联系。

滴一声。

正在看邮件的男人点开了跳出来的信息条。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