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江舒言司泽全文阅读-小说江舒言司泽完整版阅读

小冰 2023-03-15 12:08:33 2
最新小说江舒言司泽全文阅读-小说江舒言司泽完整版阅读

她不再关注自己,江舒言也没有多做停留,只默默的背着自己的琴盒往房间走。

她和林君的房间就在司宅的一楼。

因为跟了司太太多年,且她或许真有几分“怜惜”江舒言,她倒是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只不过光线很差,平日里见不到多少阳光。

将琴放好后,江舒言便躺在了床上。

这次随同乐团演出,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过好觉,此时在这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中,她倒是很快睡了过去。

朦胧之际,她好像听见了外面热闹的声音——应该是这家的少爷回来了。

再然后,她枕头边的手机开始震动。

江舒言也没看来电显示,半眯着眼睛接起电话,“喂?”

她的声音嘶哑软糯,那边的人在微微一顿后,这才笑着说道,“上来。”

江舒言瞬间清醒了大半,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确定没错后,这才应了一声,起身穿上外套。

夜已经深了。

整个司宅都是静悄悄的,江舒言先去了林君那边,确定她已经睡着了后,这才蹑手蹑脚的上楼梯。

那人的房间就在三楼。

视野极好,光线应该也是好的。

江舒言不知道,因为她从来没在白天的时候来过。

她的脚步已经放的很轻了,但他就在楼梯处等着,所以此时江舒言刚一踏上地面,整个人就被他拽了过去。

温热的身躯压在她的前方,背后是冰冷的墙面。

江舒言想要说什么,但开口的瞬间男人的吻已经覆在她的唇上,一手紧扣着她的腰身,另一只手已经将她的外套脱下。

江舒言畏寒,衣服落地的瞬间忍不住往男人身上贴紧了几分,男人对此很是受用,轻笑了一声后,将她抱了起来,直接往他的房间走。

月光下,男人俊美的脸庞就在江舒言上方,那一双深邃的眼眸中清晰的映出江舒言的模样,明明体温极高,明明两人贴的很近,但在他的眼睛里,江舒言看不见半分的欲望。

只有平静,甚至冷漠。

江舒言的手轻轻贴上他的脸颊,唤了他一声,“司泽。”

男人满意的笑笑,低头吻她。








第2章般配

在天亮之前,江舒言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的手拨开,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一穿上后,轻轻下楼。

昨晚折腾的有些狠了,她也睡过了头,她几乎刚将房门关上便听见了外面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佣人们起床干活了。

其中也包括她的母亲。

江舒言重新躺在了床上,打开手机短信,最新一条是银行入账的信息——她这次的演出费。

江舒言盯着上面的数字看了很久后,终于接受了还差预期目标一大截的事实,默默将手机关屏,闭上眼睛。

后面她浑浑噩噩的又睡了过去,醒过来时已经过了九点。

她立即从床上起来,走到走廊最深处的佣人洗手间洗漱完了后,穿上外套出去。

今天天气不错,司太太正在花园里喝茶,她母亲就弯腰站在她身侧,在司太太需要有人说话的时候,时不时的附和两句。

江舒言看了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刚往外走了几步,管家钟叔的声音传来,“太太,戚小姐到了。”

听见这句话,司太太立即兴奋的将手上的茶杯放下,“快请人进来。”

钟叔应了一声后,很快领着人进来。

江舒言远远便看见了那一身高定的小洋装,精致的脸蛋和妆容。

“瑶瑶来了。”

司太太脸上是热情的笑容,说话间已经迎了上去,将那女人的手握住,“正好,我刚让人泡了一壶毛尖,你喜欢吗?”

“喜欢的阿姨。”

来人的声音矜持轻柔,司太太脸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深了几分。

江舒言没有再看,在两人说笑着走过去后,她这才背起了琴盒,低着头往外面走。

“有客人么?”

在江舒言走到大门口时,三楼的人也下来了,声音低沉。

“少爷,是戚小姐来了。”钟叔回答。

“嗯。”

男人的声音平静,江舒言没有回头,脚步也没有停顿,自顾自的走了出去。

……

江舒言抵达培训班的时间刚好。

乐团的演出任务繁重,一般不让人接私活,但江舒言需要钱,而且这边一对一的教学花费不了她多少精力,所以团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江姐姐。”

看见她,小女孩儿兴奋的朝她招了招手。

她是江舒言的学生,今年八岁,嗯……也姓戚,戚禾。

江舒言在她对面坐下,“我们开始吧,从上周我让你练的曲子开始。”

四个小时过的飞快。

“嗯,刚才这个音符你拉错了,还有这里,你进的太早了……”

江舒言正认真的帮她做着辅导,戚禾眼珠一转,突然兴奋的站了起来,“姑姑!”

江舒言的声音戛然而止,抬起头时,正好和门口的那双男女对上。

小洋装,黑西服。

很般配。

江舒言站了起来,手扶着戚禾的琴,垂下眼睛。

“今天怎么是姑姑你来接我?”

戚禾紧抱着眼前人的腰。

戚瑶揉了揉她的头发,“我跟人在附近逛街,想到你正好下课就过来接你了,怎么,不开心?”

“当然不是!”戚禾还想说什么,眼睛却看向了戚瑶身侧的人,“姑姑,这位哥哥是?”

“嗯,我介绍一下,我朋友,司泽,你喊他……叔叔?”

“我知道了!不是叔叔,是姑父!”








第3章你想走?

戚禾的话让女人的脸顿时红了起来,男人倒是朝戚禾温和一笑,“你喊我叔叔就好。”

“那好吧,叔叔你好帅呀,我想吃冰淇淋,你能请我吃冰淇淋吗?”

男人笑,“我的荣幸。”

戚瑶红着脸看了看他们后,望向江舒言,“老师,戚禾可以走了吧?”

听见声音,江舒言这才抬起眼睛来,眸光掠过她身侧的男人,朝戚瑶一笑,“可以。”

说话间,她已经帮将戚禾的琴收了起来,在要递给她的时候,男人率先伸出了手,将琴盒接了过去。

他的指尖也轻轻划过了江舒言的指腹,她抿了一下嘴唇,随即抽回了手,跟戚禾道别。

三人很快离开。

那画面像极了一家三口,无比和谐。

江舒言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后才回琴房收拾东西。

入夜。

江舒言今天在排练室加练了两个小时,回司宅时已经过了晚上十点,整个宅子都是静悄悄的一片。

江舒言放轻了脚步,在转过客厅的时候,一道声音却突然传来,“怎么这么晚回来?”

她被吓了一跳,手下意识的抓紧了琴盒的背带,转身。

男人正站在楼梯口,眯着眼睛看她。

楼梯的感应灯亮起,清晰的映出男人那颀长的身影,俊逸的脸庞没有一丝表情。

“排练。”

江舒言轻声回答。

他嗯了一声,踱步走到她面前。

江舒言下意识的要往后退,但他的手却已经伸出,搂住她的腰。

下一刻,他吻已经落在她的脸颊上,呼吸灼热。

江舒言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要将他推开,“别在这儿……”

“就在这儿。”

说话间,他已经将她的琴盒丢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江舒言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眼睛更是瞪大,男人却是不管不顾的将身体压向她,将她挣扎的双手钳制住。

“少爷……”

她的声音压得很低,带了几分哭腔。

“叫我名字。”他呼吸就在她耳边,手将她的衣服一件件剥落在地,还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穿这么多做什么?”

“司泽,我们去楼上……”江舒言真的快哭出来了。

这里距离佣人的休息间那么近,外面还有巡逻的保安,只要有一个人发现……

昨日的玩笑归玩笑,真让司太太知道她和司泽扯上关系,她一定会将她弄死的!

司泽没管她的话,在发现江舒言还想开口时,他干脆低头吻住她的嘴唇,将她的话都堵了回去。

她的身体软下后,一切就顺利多了。

昏沉之际,江舒言听见了他那低沉的声音,“怎么去培训班上课了?缺钱?”

江舒言抿着嘴唇,声音很低,“嗯……”

“你要钱做什么?”他眯起眼睛看她,“为什么不跟我开口?”

江舒言不说话了。

司泽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后,轻笑一声,“你是不是想去留学?”

江舒言立即睁开眼睛,在对上他眼睛的瞬间,头脑连带着身体瞬间冷了下来。








第4章对不起

江舒言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眼前的人推开,但他却好像知道了她的动作一样,很快将她的肩膀扣紧,低头间更是直接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那牙尖刺破皮肤的痛觉让江舒言忍不住哼了一声,身体更是轻轻颤抖起来!

“你想走?”他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江舒言挣扎不过,干脆也放弃了,颤抖着闭上眼睛,“少爷,您要结婚了吧?”

和戚瑶。

“所以呢?你吃醋了?”他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商业联姻而已,算不上什么。”

“您有您的生活,我也想有我的。”

犹豫了许久,江舒言到底还是将自己的话说了出来,“我想带我妈一起走,以后我们就不要再……”

江舒言的话还没说完,他突然抓紧了她的手腕。

那骤然扣紧的力道让江舒言的脸色顿时变了,眼睛也睁开,“少爷……”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次。”

男人脸上依旧是温柔的笑容,但眼眸中却是一片阴戾!

江舒言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人人都说司家少爷温润如玉,谦逊随和,但只有江舒言知道,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嗜血暴戾,喜怒无常。

反复调整了呼吸后,江舒言嗫嚅着开口,“少爷……”

“叫我名字。”

“司……司泽。”

她的声音哽咽,湿漉漉的眼睛氤了一层水汽。

“嗯?”

“我错了,对不起……”

“乖。”他松开她的手,将她搂入怀中,“好了,没事,你看,我总是会轻易原谅你的,但你也不要惹我生气,知道吗?”

江舒言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炙热的拥抱过了许久后才松开了,他又低头吻了吻她的眼睛后,这才温柔地将帮她将衣服拉好,一边说道,“好了,去休息吧,晚安。”

……

江舒言的乐团第二次在姜城演出的时候,司泽过来看了她演出。

和戚瑶以及戚禾一起。

票是主办方送给司泽的,首席VIP的座位,江舒言一上台便看见了他们。

戚禾格外激动,小手热烈的鼓掌,不断的喊江姐姐。

看见她们后,他很快将烟掐灭,微微一笑,“献完花了?”

戚瑶笑着点点头,司泽也没再说什么,只伸手帮她们将车门拉开,手还绅士的撑在车顶,避免她撞伤。

戚瑶轻声道了谢后,红着脸和戚禾一起上了后座。

在司泽倒车的时候,戚瑶开口说道,“今天耽误你时间了吧?其实我自己带小禾过来也是可以的,你工作那么忙……”

“没关系,而且这音乐会也很不错。”

后视镜中,他俊逸的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

戚瑶看着忍不住红了脸,将眼睛转开后,又忍不住偷偷转回去看他。

旁边的戚禾倒是人小鬼大的,“姑姑,你干嘛偷看叔叔?”

这句话让戚瑶的脸立即烧了起来,“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胡说啊,姑姑你就是在偷看!”

小孩子的坦诚让大人很是难堪,戚瑶咬了咬嘴唇后,忍不住看了看前方开车的人。

他脸上还是淡然的笑容,仿佛根本没有被戚禾的话影响到。

戚瑶脸上不由又多了几分尴尬,正要教训戚禾的时候,她又头头是道的说道,“姑姑你不用害羞呀,叔叔这么帅,你喜欢看也很正常。”

“我说了我没有看……”

“我也喜欢看帅叔叔和漂亮姐姐啊,就好像江姐姐,我可喜欢看她了,唔,还有周哥哥也是,不过他和姑姑一样,总是喜欢偷偷看着江姐姐。”

司泽脸上的笑容瞬间淡了,突然开口,“周哥哥是谁?”

“是江姐姐的男朋友啊!就是晚上弹钢琴的那个哥哥,好几次我都看见他来接江姐姐,培训班的人都说他们是……”

戚禾的话还没说完,前方的人突然打了一下方向盘,车子猛地停住!

惯性让戚瑶和戚禾都往前晃了一下,戚禾甚至尖叫了一声!

“怎么了?”

将戚禾搂入自己怀中后,戚瑶有些震惊的看向眼前的人。

笑容已经完全从他脸上消失,那面无表情的一张脸依旧俊逸温雅,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和他的眼睛对上时,戚瑶的心头忍不住一跳!

但很快的,他脸上又展开了笑容,仿佛刚才那瞬间的阴鸷只是戚瑶的错觉。

“抱歉,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没办法送你们回去了。”

司泽面无表情的解释了一句后,直接拨了个电话。

“淮江路这边,你过来将戚小姐她们送回去。”

“司泽……”

戚瑶还想说什么,但那个时候,司泽已经直接开门下车,拦了一辆出租车后,扬长而去。

整个过程,他甚至都没再转过头来……看她一眼。

……

作为首席大提琴手,庆功宴江舒言是不可能缺席的。

司泽那边,江舒言只能发了一条言辞恳切的信给他,“我们团长要求团里的人都得参加,我就过去露个面,很快回去。”

一条过后,江舒言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那边的人始终没有回复。

江舒言正咬着指甲盯着手机看时,旁边的声音传来,“舒言,你在等谁的电话吗?男朋友?”








第7章三儿,过来

江舒言抬起头,周梓楷正微笑着看着她。

或许是刚才在洗手间听见的那些话,此时江舒言只不动声色的往旁边退了退,一边回答,“没有,家人。”

“哦,不过,你不热吗?都到室内了还戴着围巾?”

“我怕冷。”

江舒言尴尬的笑了笑,一边伸手将围巾往脖子里又掖了一下。

司泽在上面留的印记太明显了,刚才回后台时她都是一路捂着过去的,和戚瑶她们碰上时不小心放下了几秒钟,戚瑶看着自己的眼神当即就有些不对了。

虽然江舒言可以肯定她不会知道自己和司泽的关系,但那时她还是觉得脸烧了起来,连同自己的尊严和羞耻心一起。

“我有些话想要跟你说,我们出去外面吧?”

江舒言的思绪飘荡之际,周梓楷突然说道。

“什么话?”江舒言有些茫然。

周梓楷只笑了笑,然后,直接走了出去。

江舒言看了看周围的人,确定没有谁注意到他们这边后,这才跟着起身。

外面的走廊很安静,周梓楷就站在栏杆处等着她。

江舒言测量了一下距离,在他两米远的地方停下,“你有什么事吗?”

“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你至于这样吗?”周梓楷笑。

“抱歉,我……就是怕人误会。”

江舒言这句话足以表明她的态度。

周梓楷自然也听出来了,叹了口气,“你不用害怕,我就是想跟你说一下去米国的事情,听说你已经收到offer了?”

“嗯,但我现在还不能动身。”

“为什么?是学费的问题吗?”

江舒言顿了一下后,点点头。

确实,学费对她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的。”

“不用了,谢谢。”

话说完,江舒言转身就要走,但下一刻,周梓楷却突然几步上前,将她的手腕一把扣住!

她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随即要将自己的手抽出!

周梓楷却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只掐着她的手不放,“我为什么会进乐团你应该知道的吧?其实两年前我们毕业的时候我就已经收到米国学院的offer了,但我就是想等你一起,舒言,我喜……”

“啪嗒”,熟悉清脆的打火机开启声,将周梓楷的声音直接切断。

别人或许没有感觉,但江舒言的身体却是猛地一颤,转过头时,正好对上男人那面无表情的脸庞。

江舒言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手更是用力的抽了出来!

告白被打断,周梓楷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正要带江舒言去别的地方时,却见那男人慢悠悠的吐了个烟圈出来,然后开口,“江三儿,过来。”

江舒言是林君第三个孩子。

三儿这个乳名如今除了她,只有司泽会叫。

——在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

这是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叫她这个名字。

……

车门被锁上的瞬间,舒言的精神也紧绷到了极点。

司泽也不着急开车,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搭在了方向盘上,眼睛平静的看着前方。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愿意开口,“所以,你是想跟周梓楷一起出国是吗?”

舒言赶紧摇头,“不是,我不知道他也打算出国,这真的只是巧合!”

“哦?巧合?”司泽笑了一下,转头看向她,“同个国家,同个学院,那还真的是够巧的。”

“那学院是所有人都想去的地方,所以……很正常。”

舒言解释,但声音却是越发小了,眼睛也不敢再看他,慢慢垂下去时,他却又突然伸手将她的下巴扣住!








第8章算什么东西

他咬着牙笑,“正常?那你告诉我,他一直去培训班看你也正常?你们两个在台上眉来眼的也正常?”

一想到刚才两人对视的那一幕,司泽就恨不得直接将那姓周的眼珠子挖下来!

他算是个什么东西?

还敢觊觎、还敢碰他的人?

一个不入流的小丑,他连多看一眼都欠奉!

想着,司泽的眸光又落在了江舒言的手腕上。

——那是刚才周梓楷碰过的地方。

司泽冷笑一声,将手松开。

舒言立即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想也不想的将车上的消毒纸巾抽出,用力的擦着那里。

她用了狠劲,上面的皮很快就被她擦的通红,但她就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一样,用了好几张纸巾,几乎将那一截的皮肤擦褪下来后,她才看向他。

“明天你就从这乐团中退出吧,你想要拉琴,我可以给你铺路。”

江舒言原本是讨好的看着他的,在听见他这句话时,脸上的表情顿时消失。

“不要。”

她的声音很轻,但却无比的坚定。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直接沉下。

“我不退出乐团。”舒言咬着牙说道,“我和周梓楷之间什么都没有,而且……我也不需要你给我铺路。”

她的话说完,身边人的手瞬间攥紧了方向盘!

那手背突起的青筋让舒言心头一跳,身体也不动声色的往车门那边靠了靠,咬了咬嘴唇后,她又继续说道,“少爷,您之前说过,不会干涉我工作上的事情的。”

“我看是我给你的自由太多了。”司泽突然松开了方向盘,朝她一笑,“江三儿,你是不是觉得,你翅膀够硬了?”

“离了我,离了司家,你觉得你跟你妈还能去哪里?你是不是忘记你哥哥是怎么死的了?”

他的话让舒言脸上的表情瞬间消失!

司泽满意的笑笑后,悠然的抽出香烟咬住,“想想我也好久没有去看他了,不知道他一个人在那里寂不寂寞?”

舒言的眼泪突然砸了下来,身体也颤抖的越发厉害。

她想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哽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司泽的手掌很快覆在她脸上,重重的将她的眼泪擦掉后,说道,“三儿,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这个世界上也只有我能保护你,那姓周的算什么?一个玩意儿罢了,你还真想为了他,连你自己和你妈的命都不要?”

“不是……”舒言不断的摇头,“我跟他真的什么都没有……”

“好了,我相信你。”司泽低头吻了吻她脸上的泪水,“但我不喜欢那姓周的,以后不许再跟他联系,知道吗?”

江舒言只能点头。

司泽奖励式的啄了啄她的嘴唇,然后,直接将她的座位放平,身体压上她的,“时间已经晚了,我们做完了再回去。”

车内温度越来越高时,手机震动的声音传来。

看见上面显示的名字,舒言的脸色顿时变了,正要将他推开时,司泽却是掐紧了她的腰,然后,在舒言震惊的眼神下,他直接将电话接起。

“喂。”


相关Tags:女孩喜欢

2万+
1 点赞

相关阅读

精选微小说